正文 第562章 天界来客!

作品:《长生界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道人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座关乎迈出最后步的太古魔城说送人就送人非常的干脆与果断。≧ ≤.≤﹤1≦Z≦W≤.<

    这不得不让萧晨沉思神图竟是如此重要吗?在死亡世界的强横生物眼似乎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怎么你不相信吗?”道人浑身被石甲所覆盖立身在天空而在其上方则是那座太古魔城数然矗立镇压在上周围铅云翻滚。

    “你先将冲击石人境界的秘法诉我。”萧晨站在虚空与道人对面而立。

    “你确信真的要知道这种秘法?”

    “有何不可?”萧晨问道。

    “不达到相应的境界若是贸然冲击石人境界恐怕将会有瞬间陨落的危险。”

    “我的自控力还没那么差。”萧晨虽然面色平静但心确实有丝好奇石人境界到底隐藏了怎样的秘密?

    道人看了看他道“我的石人路在此!”说话间他的双眸飞出两道黄芒向着萧晨那里激射而去。

    “。丁萧晨以把战剑拦截下两道虹芒而后指点在上面点点光晕荡涛而出像是水波般流淌进萧晨的心海他开始以神识炼化神秘而又恐怖的石人路慢慢展现在他的眼前。

    已经不能用九死生来形容石人路近乎可以称之为自毁之路当种种艰险与磨难如天堑般横断前方。

    简直没有前路可言!只有点微弱的光明在那迷蒙的天际尽头闪烁预示着有那里有种更高的境界。

    但是路在何方?几乎不可遥望。

    萧晨就记在心间也许并不能成为他的修炼典囊但却是种珍而又重的种参考因为纵观各界石人几乎不可见他们的修炼法门太宝贵了。

    “每个人都自己的道路我的石人路或许与旁人不同更可能完全不适合你。”天空的的道人在提醒萧晨。

    “我自然知道。”萧晨点了点头而后问道“可是我怎能确信这是真的石人法呢?”

    “我不会欺骗你如果想鉴别除非你现在就走土石人路。”

    “这是不可能的。”萧晨摇了摇头。

    石人路太艰难了前人的经验非常的重要萧晨想在真正达到那个境界前收集到足够的石人法门当然前提是法门正确误。

    “那就用这个来初体资下吧。”说到这里道人将手那杆石矛掷向萧晨。

    石矛古朴华但却在瞬间洞穿了虚空刹那出现在萧晨近前静静的悬在那里。

    “你以石人法催动此矛看看威力如何。不过我要提醒你不要过甚不然你可能会当场石化就此而绝灭生机。”

    这是次危险的尝试但是萧晨却并不惧怕他双手擎着古朴的战矛按照石人法微微震动神力。

    “轰”

    就在这时股滔天的气息以萧晨的躯体为心爆了开来这片死亡大地顿时出了咯嚓咯嚓的声响崩裂开道道恐怖的鸿沟。

    石矛出了朦胧的黄色光芒而萧晨的那双手臂也僵硬了双手表面出现层石皮即将石化。

    “砰萧晨震动双手点点黄色光华荡漾而出他的双手从僵硬状态解脱而出那石矛又古朴华了。

    “我现在想在加个条件因为我很难真正确定这石人法是真是假我想要这石矛来补偿。”萧晨提出了这样个要求。

    “你真是狮子大开口你想要冲击石人境界的方法我已经诉了你就连我湿巢的太古魔城都毫不犹豫的相赠于你你还不满足吗?”

    天空的道人沉下了脸。

    萧晨很沉静道“我与祖神开战就已经很勉强如果卷入到你们那种境界的纷争去岂不是九死生没有相应的诱惑难以让我犯险。(度吧)”

    “这是不可能的!”天空的道人面色阴沉了下来道“你的要求太过分了。”

    现在萧晨已经得到子石人法道人显然不可能就这样放他离去。

    头狈上方的太古魔城轰隆隆作响像是百万魔山镇在上方压顶的狂暴气息越的凌厉了。

    “你连太古魔城都舍得相送怎么会这样看重把石兵呢?”萧晨早已怀疑他觉得这石矛可能是完全成功迈出最后步的石人所留下的兵器不然不可能被死亡世界的强横生物如此看重。

    “目前它是我最强大的依仗了我不可能送给你。”道人沉着脸道“你可能已经猜测出来了这石矛来历非同寻常乃是完全圆满的石兵。”

    “果然如此。”萧晨知道纵然相逼对方也不可能妥协且非常有可能会向他动手他凝视着第。座太古魔城道“你说这是第。座用来涅磐的古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既然可以成功分化出部分神念自然可以重塑十新我夺得某些垂死石人的古城。”道人的回答很平静似乎在说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萧晨却相当的吃惊这岂不是拥有了第。条生命石人路希望渺茫如此做的话等若让自己有了另个根基。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很遗憾的诉你想要冲击最后步必须所有神念归才有成功的点滴机会。我如此做不过是为了可以掌控外界的切不至于让自己万古懵懵不知道天地的变化。道人的话语破灭了萧晨心的那点希望。

    “生存在世只要未达圆满境界日都不可忽略天地的变化不然就是仅仅差了线最终也可能会化成接黄土。”道人像是有所感触说的很随意。

    “我得了你的石人法但你却不肯将石矛给予我我若走了之确实对你不住。但我却不想过早的卷入你们的纷争太早陷入进去恐怕我随时会灰飞烟灭。我可以答应与你合作但是要等我达到祖神九重天方可与你联手。”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你现在出手。”道人说到这里又摇了摇头道“但我不可能等到你达到祖神九重天我想你达到六重天境界时就可以撼动九重天的高手了。”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顿时凌厉了起来似乎想要看穿萧晨的切。

    “但是我们要面对的是石人不达到九重天我不会出手!”萧晨非常的坚决他不想将自己置于死地。

    “七重天我只能等你到七重天!”道人的口气非常的鉴定。“我退步重天不达到重天我是决不可能出手的。”萧晨没有将眼前这名道人当作善类不可能会平白成全他对方绝对不是个善茬儿将来可能会随时反目。

    “好就重天我等你!”道人似乎非常的笃定目光凌厉方匹道“想来不久后你们的世界将不复存在了你就是想躲避也不可能只能归入这死者的世界!”

    “废话少说拿太古魔城来吧!”萧晨直视道人与那天空的巨城。

    “三千年后给你!”道人这样说道。

    “不可能你这个境界的人难道也像凡夫俗子般付价还价吗?”

    萧晨面带嗤色。

    “好我给你!”道人的气势陡然凌厉了起来道“如果你以为拿到好处后就可以走了之从此与我关那纠错了。

    你若是背弃今日之约不要怪我出手浮情但凡与你有关联的人我都会从这个世界抹杀去!”

    “轰隆”

    太古魔城震颤从道人的头狈上方降落在大地上而后股冲天的黄色光芒下子将这方世界淹没了。

    太古魔城剧烈颤动当的生命精华像是大瀑布般倒流而上向着那个道人凝聚而去。

    “我可不想要座废城!”涛晨在远处喝道。

    “放心我只拿走属于我自己的东西原城的切都会保留下来。”道人被尽黄色的光华笼罩像是口黑洞般不断级取那些生命力量。

    “轰”

    最后声巨响太古魔城停止了摇动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道人周围的黄色光华缓缓汇入他的身体整个人的气势更加的迫人了他向着下方的巨城结出道手印。

    “隆隆”

    太古魔城内个破败的石人被拘禁了出来不过其生命之火早已近乎磨灭此刹似乎依然在长睡不醒。躯体破败不堪仅仅有。段腿骨以及头盖骨石化了其他部分近乎腐朽血肉溃烂在白骨上。

    “这就是原古城的主人不过其生命之火已经维系不了几年了。道人向萧晨证明他并没有动属于太古魔城原本的切而后将那已经不能复苏的石人送回了城。

    “昔日代天骄而今竟落到如此境地”萧晨颇有感慨能够走出石人路的怎么可能会是平庸之辈当年必然是睥睨天下、傲视群雄的盖世高手。

    但结果如又何呢?想百尺竿头更进步最终却落得腐朽而归于尘土。

    本是敌的盖世英杰但最终却像是给人拎死狗般随便拘禁出来真是可怜复可叹。

    难怪异界三大上祖神宁可如磐石般寂静不动守护在永旦未知处也不愿走上那石人路眼前这个昔日的盖代高手下场实在太凄凉了。

    天空的道人双手不断结印展现出了萧晨从未见过的玄法道道黄色光华打向太古魔城。

    “昔日我已经炼化过此城如今将它转赠于你想来你应该很容易接掌。”

    随着黄色光华不断打下太古魔城在快的缩小后来竟然如方大印般悬在虚空。

    最终太古魔城被道人炼化到了只有巴掌大小被他托在掌央。

    “你以神图炼化此城顺便我要看看神图是否有变。”道人将那巴掌大小的太古魔城向着萧晨打去。

    阵阵雾气翻涌太古魔城虽然很小了但是气势不减依然给人沉重破礴的感觉压的人心神不宁。

    萧晨祭出神图缓缓旋转镇压这座古城开始炼化。

    迷蒙的雾气在涌动这里神力澎湃如惊涛拍岸似乱石穿空撼动了诸天。

    时间流逝整整持续了三天萧晨完全的接掌了这座太古魔城。

    “将来如果你想走石人路有了这样座现成的古城你会省下很多的生命精力。”道人如此说道。

    “不是自己以生命凝结出的神城恐怕终将是沙堡座吧。”萧晨冷笑。

    届被炼化后的太古魔城被他收进了神图当光芒闪神图与战剑力起没入了他的体内。

    “嗯?!”就在这时道人似乎惊喝道“等等将神图与战剑召唤出来。”

    萧晨凝望着他道“怎么你后悔了不成?”

    “与我关事关你的安危。”道人喝道“战剑有问题!”

    闻听此话萧晨顿时惊十七年前他离开九州时人魔戈乾让他修复神城回来后打碎古城冲出三把战剑被他收起炼化掉了。关于这件事情他心始终有很大的疑惑不知道戈乾是在故意成全他还是想图谋什么。

    局萧晨在第时间就祭出了战剑三十三把战剑悬浮虚空每把都光芒灿灿照耀出让日月山河都失色的神辉。

    天空的道人手持石矛刹那就来到近前点指当三把战剑道“这三把有问题!”萧晨心顿时就是沉正是人魔戈乾的那三把战剑。

    “你将其他战剑收起我来细看。”道人露出丝凝重之色。

    “锵锵”

    萧晨收起其他战剑后退而神图自始至终防御在前方对于这个道人他始终要防范。

    “有人在这三把战剑上留下了印记“道人以石矛压住了那三把战剑神色凝重道“这个人不简单可以说非常的不简单!”不可能!”萧晨不相信道“我早检杳与炼化过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的印记?”

    “这个人很强大他已经模拟出了战剑的神力规则将那十分微弱的印记刻印在战剑神力内其自身也是这种神力规则的部分。真的很难被察觉到这个人的神识力量很可怕。道人对人魔戈乾做出了这样高的评价。

    萧晨的脸色很不好看没有想到险些被戈乾蒙混过去真可谓瞒天过海他沉声道“他这样做是否可以随时反噬我?”

    “那道不至于。毕竟是微弱的印记只要被你觉便随时会被抹杀。”说到这里道人凝声道“这个人果真很不简单他是想模拟战剑的切与战剑同化慢慢壮大神念最终以神念尽悉战剑的切甚至想最终强行模拟出神图。不过他恐怕不知道神图是不可能被人模拟的他图谋不到。说到最后道人看向萧晨道“想不到竟这样的人物盯住了你这个人很不简单是个难缠的人实力很容观。”他只石化了条手臂而已。”萧晨用手划虚空顿时浮现出了人魔戈乾的身影那条石壁尤其醒目。

    道人仅仅淡淡的看了眼道“石化完成的多与少并不能绝对判断出个人的战力。有些人离最后步仅仅差了线看似终极强大横扫时间敌手。但他终究是失败者他耗费的生命精血过多未必敌得过精血与生命力充沛而自动走出太古魔城的个别人。”什么?!”萧晨大吃惊他还是第次知道石人路竟有如此秘闻石化的多少并不是战力唯的评判标准。

    那个人魔戈乾他似乎是自己走出神城的因为他曾经说过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生命之火不熄最终精血旺盛存活了下来。

    是他自己离开了神城!

    萧晨心蓦然惊道“有这些印记在他是否可以窥测出我所在的位置甚至以强绝的神力打穿死亡世界的屏蔽穿越而来。”

    “那到不至于。”道人冷笑道“死亡世界承披了太多的秘密怎么可能如其他世界那般容易降临呢。不过”说到这里道人微微蹙了下眉头道“如果有数位这个级数的高手那就很难说了。萧晨顿时惊出身合汗刹那间出手以神图笼罩那三把战剑仔细感应到那模拟成战剑神力的印记瞬间磨灭!

    与此同时九州海外叶扁舟上个有些顾废有点忧郁、有点飘渺气质极为复杂的年人蓦地抬起了头双目射出两道比犀利的光芒正在弹奏古筝的手指”叮‘的声划断了神弦茫茫大海上顿时浪涛冲天直接将天空的云朵都击散了。

    “唉”他轻轻叹了口气正是那人魔戈乾。

    死亡世界道人离去了萧晨在原地静静修炼了三个月有余彻底掌控了得到的太古魔城且将戈乾那碎裂的神城的石屑完全熔炼进太古魔城使两者凝结为体。

    “不知道九州如何了”萧晨决定回到九州去看看。

    在萧晨做出这个决定时九州海外片祥云与瑞彩缭绕四位异界祖祖神带路将名神秘修士引领到了戈乾所在的海域。

    戈乾盘坐在叶扁舟之上恬静如莲气质出尘他淡淡的扫了眼天空的神秘修士道“天界来客真是好手段七魔图封困天路你们竟还有办法下来。”

    祥云与瑞彩上的人是位年女子很端庄秀美有着。股出尘的圣洁气质缓缓降落而下道“我下界只为传道令谕。”

    “令谕?”戈乾淡淡的笑了起来道“天界真的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吗?”

    端庄圣洁的年女子神色不变降临到海面上距离扁舟不过百丈远。

    戈乾嘴角露出丝讥笑道“你所代表的司派还是异派亦或是九州派呢?”我自始至终都处在立的立场。”

    “哈哈”戈乾大笑近乎狂态非常不敬甚至很放肆道“立派墙头草而已!那边强大便倒向哪边。”

    “你”年美妇神色冷寒声道你有何脸面羞辱别人自己不过亦不过是个叛徒而已!”你在说什么?!”戈乾神色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

    年美妇抖手将道信函掷向戈乾而后冷声道“做过还怕别人说吗?”说完她腾空而起驾取瑞彩与祥云就要离开这里。

    戈乾看完信函面色平静的盯着天空将要离去的年美妇话语森寒如冰窟的魔音在整片海外回荡。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话语非常的简单但却像是有着股可怕的魔力撼动祖神级强者的灵魂。“你想对我动手?!”年美妇蓦地转过了身躯道“你想与天界开战“”

    “唉………””

    戈乾轻叹了口气根本没有望向天空静静的盘坐在扁绮上像是有点失神。

    年美妇冷冷的向下扫了眼而后再次转身就要飞去。

    “我让你走了吗?”戈乾那森寒的声音再次响起。

    周围的四名异界祖神心剧震每个人都涌起股深深的恨意看得出他们很怵人魔戈乾但还是提醒道“大人她是而天空那端庄秀丽的年女子则也止住了脚步回身冷冷的凝望着他。

    “我知道她是天界的那又如何?!”戈乾话语冰寒冷漠情道“方才我想到了些往事心理很不舒服”

    旁边四位异界祖神顿时头冒冷汗戈乾这种话语不是第次说在异界些强者有过传言若是他说出这样的话几位宗祖都要为难很长时间。

    果然戈乾的气质在刹那司大变样像是口出鞘的屠刀般虽血淋淋的景象但是这方世界却已经比修罗场还要阴森恐怖!

    “你真的要出手?”年美妇神色凝彻底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错是我要杀你!”戈乾神色骤变刹那旬变得比的凶狂。虽然还未动左臂的衣袖却突然崩碎了周围的天地都刹那粉碎了口竟是那条石壁虽然古朴华但是却透出了令祖神级强者都感觉惊惧的气息封住了这片海域。

    “你在惹大祸!年美妇边打出汪洋般的神力边准备突围而去。

    “大祸吗?我直以为我就是个大祸如果还有尽管来好了!”

    戈乾长身而起石壁暴涨挥动而出口喝道“死!”庞大的手臂在第时间便化成了山岭般粗大横贯天空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旁边四位异界祖神都余波震翻了出去。

    石壁破灭切摧枯拉朽!

    年美妇吃惊的觉她根本法阻挡这实在太恐怖了她防身的神盾以及几件至宝都在第时旬粉碎了司时护身的生命神光也被打破了。

    “砰石拳直接将年美妇的头颅洞穿!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