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8章 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作品:《长生界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若水是谁?”

    当萧晨平静的问出这句话后他感觉心阵剧痛个如水晶般晶莹剔透的雕像闪烁着梦幻般的光彩于刹那间在他心底最深处支离破碎化成点点凄迷的光彩渐渐淡去慢慢消失。≧ ≯≥ ≤.≦﹤1≤Z﹤W.

    同时间他仿佛看到了心底最深处血淋淋颗伤痕累累的心被撕裂了而后在瞬间重组心依然是那颗心但是却似乎多了些冷意与情。

    曾经不可磨灭的影迹……自他心间彻底的抹除了。

    陈放愤怒了他不能理解萧晨为何变成了这个样子怎能如此绝情怎能说忘记就忘记那样的话怎能说出口?!

    “你……”他颤抖着点指着萧晨道:“好绝情好情我看错你了!若是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当初我定不会选择远走定会与你竞争到底!”

    萧晨略显迷茫带着不解的神色道:“陈放你在说什么我……有些不明白。”

    “到了现在你还有必要如此吗?”陈放气的身躯都在颤抖副要与萧晨生死相向的架势。

    “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说到这里萧晨露出丝疑惑的神色道:“我似乎想起了些什么但是在那些画面总觉得缺少了个人。”

    “你……很好!”陈放怒极而笑道:“失踪了整整年回来后句简简单单的忘记就摆脱了曾经的切今日我要与你决战!”

    旁边那个并不算漂亮但却可以让人心灵宁静的三眼女子竖眼射出点点柔和的光辉制止了陈放道:“不要怪他了他并没有在撒谎。”

    “清韵仙子你……在说什么?”陈放强压着怒火。道:“你不知道他地过去。他……怎么能这样呢!”

    “请相信我地他心通。这门神通不会欺骗我。虽然这个男人很强大。我难以看到他地内心世界。但是我却可以判断出他并没有说谎。我隐约地看到。他方才曾经斩灭了心地道影迹。斩掉地也许是你说地那个若水。但是受伤地却是他自己那颗滴血地心。”

    “清韵仙子你在说什么。我为何听不懂?”陈放惊异地看着眼前地女子。而后又怒瞪向萧晨。

    “我是说你地这位朋友也许有不得已地苦衷。他以常人难以想象地大毅力生生自心间斩灭了过去地些人与事。”清韵仙子正在细细地打量着萧晨。

    “为什么会这样?你竟然自心间斩去了若水?”陈放露出不可思议地神色。定定地看着萧晨。而后吼道:“你好狠地心。好绝情!”

    “我这样做了吗?”萧晨露出思索地神色。“你做了。你是个混蛋!”陈放把揪住了萧晨地衣领。

    清韵仙子还有旁边的几个年轻男女急忙分开了他们将陈放按坐在座位上。

    陈放望着窗外。不再理会萧晨而其他几人也不好说什么时间陷入沉默。好长时间后萧晨才对陈放道:“说说我和她的事情吧。”

    “既然你已经选择斩灭过去何必再问呢!”陈放冷言相对。

    “是啊确实不应再问。”萧晨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陈放恨不得拳轰过去但最终却缓缓的、力的收起了拳头自顾的说了起来。

    “她本是个不会女红的女子但为了某个混蛋不知道被银针多少次刺破手指最后某个混蛋身上的得体衣服都是出自她的手。”

    “她本是个极其聪慧的女子。但是有次却做了件傻事某个混蛋重伤垂死她傻傻的竟然用禁忌之法将自己地生命精元度给了那个混蛋结果那个混蛋如生龙活虎般好了过来她却险些如那花儿般凋零……”每件事都是寥寥数语但是却点出了那是怎样的个女孩。

    “她本是个极其活泼的女子但是在某个混蛋消失后她却变得沉默寡言。每日郁郁不欢从此再笑语傻傻的等了很多年。”

    说完这些陈放不说话了。

    “真的是个好女孩……我被感动了。”故事本身并没有触动萧晨但是他内心最深处却不知道为何阵悸动让他的眼角有晶莹在闪烁他擦了擦眼角道:“很奇怪的感觉居然让我流泪了。很难得啊!”

    “***。你就是事件的那个混蛋说地就是你们的事情啊!”陈放愤怒了。

    “哦。我忘记了这不是故事这是真实的往事。”说完这些话萧晨平静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真的很冷血与绝情。”陈放攥紧了拳头眼喷出怒火盯着萧晨道:“如果当年我竞争到底多好纵然是争不过你也应该把你赶走你根本配不上若水!”

    “哦我想起来了我们似乎争过什么。”萧晨点了点头道:“最后你黯然离去了但我们的友谊却并没有因此而毁掉。”

    “你知道就好!”陈放死死的握着拳头上面的青筋在根根跳动。

    再次陷入了沉默这里非常的安静过了很久陈放才认真而又郑重地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萧晨沉默良久思索了很长时间才道:“百样人有百样地酸甜苦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奈。人生没有回头路我们需要前进而不是凝望过去。既然已经错过何必让自己深陷往事斩灭过去开启新地生活刹那的残酷是对自己、对她最好的选择。”

    “你冷静的近乎残酷从前的你……不是这样的!”

    “因为这已经不是从前她……应该有了新的开始。否则我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她已经走了要开始新地生活自此以后所有人都没有再见到过她。”说到这里陈放痛苦的揪住了自己的长道:“我为什么没有寸步不离的守护她啊?!”

    “哦。这样啊。如此我们只需在远方默默祝福她就可以了不要打扰她的新生活。如果真能够再相逢如果她需要帮助我们竭尽所能帮助她。”

    “你冷静的……让我感觉害怕!”陈放盯着萧晨道:“如果我有你地大毅力与能力定会在心间斩掉你我不想有你这样的朋友!”

    萧晨笑了笑道:“不要说气话了。我们当初是朋友现在是朋友今后是朋友。永远是朋友。”他举杯向陈放道:“为了我们的重逢干杯!”

    桌旁其他几人也举起了杯子跟着圆场为两人化解方才的不快。陈放用力跟萧晨碰杯而后饮而尽他定定的看着萧晨道:“你如今斩了若水有朝日会不会也要斩掉我们这些朋友甚至是亲人呢?七情六欲斩净!”

    “不会的。我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不会断七情六欲我斩灭的只是曾经的恋人。”

    “作为朋友我希望你不要走上条法回头地魔路。”陈放认真的看着萧晨。

    “不会!”

    旁边的清韵仙子道:“刹那地残酷也许并不是真正的本心在那刻我确实看到了颗滴血的心纵然后来重组、愈合归于冷寂但是我依然相信他不会绝情绝性。”

    萧晨很平静。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放下!

    舍得!

    这几个月来他完成了次蜕变武体更加强横到了现在纵是不展神通他的实力也足够强大了“武”全面追上了神通他期待变得更强。

    在场几人巧妙的揭过了方才的话题陈放为萧晨介绍了在场的几名年轻男女。除却九州年轻代的杰出人物外。那三眼女子还有两人竟然是来自海外的散修。

    传说九州之外地大海深处。岛屿星罗棋布有些散仙便隐居在茫茫碧波间的仙岛上实力极其强大。史上九州的许多绝顶高手在打遍天下敌手后都会选择出海去海外会仙。

    “失敬原来是海外的不世高手。”萧晨笑着向清韵仙子等人抱拳。

    “海外散修几字担当不起如果称呼我师傅他们那代人还差不多。”清韵仙子笑了笑道:“和萧兄比起来我们算什么倒是萧兄实力深不可揣测。”

    “萧晨你这些年去了哪里?”陈放对这件事情始终耿耿于怀。

    “言难尽啊……”萧晨真的很感慨长生界的事情还没有向人提起过呢太过光怪6离了连他的父母都不知道。

    “没有关系这些朋友都不是外人。”陈放解释道。

    “我去了长生界。”

    “什么?”

    “什么!”

    立时引起几声惊呼这几名年轻男女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听着萧晨慢慢道来几人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龙岛、死城、禁忌之海、南荒、天帝城、浩瀚垠的国度、魔鬼平原、古神荒漠……

    还有那龙族、凤凰族、蛮族、战族……

    切都如梦似幻般不可思议。

    恍若梦雪白小兽珂珂、小倔龙、三具骷髅、清清……仿佛就在眼前般萧晨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他们。虽然萧晨只是简要地说了说因为有些事情注定只能永远埋在心里当纵然是这样众人听完后也是久久未语太过震惊了!

    最后清韵仙子打破了宁静询问萧晨道:“你是不是在御空境界?”

    “你怎么知道长生界的境界划分标准?”

    “因为传说我们海外散修的境界划分标准与长生界般

    萧晨疑惑的看着她道:“该不会是有些人曾经从长生界成功归来隐在海外吧?”

    可以想象海外散修实力足够强大也许不比长生界的人弱。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不过海外确实有很多强大的修者。”清韵仙子点了点头道:“九州灵气近乎枯竭了。修炼之人在九州很难有所成就。而海外就不同了还有很多的仙山、神脉蕴集着尽灵气依然是修炼的圣地。”

    说到这里清韵仙子有些感慨道:“不得不说。有些人真的不愧为千古人杰之称兰诺神女在九州如此恶劣地环境下都能够破碎虚空而去实在让人钦佩。如果她是在海外地话我想她似乎十几岁就可以破碎虚空了!”

    陈放也颇为感慨以前他不比萧晨差多少但现在……差距越来越大了。

    陈放、清韵仙子等人聚在起有个共同目的将去华山参加场盛会华山论剑。

    这些日子以来。人间界地修者极其振奋。前有神秘人士在黄河岸边大战修真者火烧祖龙台、通天死桥等后有海外散修进入九州。终于让被压制的人间修者看到了丝希望。

    “我与你们起去。”萧晨决定去华山论剑这是古之以来的修者盛会在那遥远的过去乃是巅峰强者地聚会不过现在……人间还有巅峰强者吗?

    由于时间足够宽裕他们并没有急着赶路直至二十几天后才到达华山脚下。

    华山雄伟奇险而且山势峻峭壁立千仞。群峰挺秀以险峻称雄于世自古以来就有“华山天下险”、“奇险天下第山”的说法。

    已经临近大会的召开日期因此山脚下来了很多人更有许多人自备吃食提前上山。

    清韵仙子道:“修真者如此强势现在人间修者还要在华山论剑恐怕九州真的有不世高手出世了这次恐怕会是修真者与人间修者的第次大碰撞。”

    对此论是陈放还是萧晨都表示认同。

    不得不说。有些生意人头脑很灵活雇佣了很多擅于攀岩者将食物与水还有帐篷等日用品源源不断的向着华山上运去这样令许多修者开始提前登山。

    当萧晨他们上来时现华山之上早已热闹非凡不仅来了众多的修者更是有很多叫卖叫卖的商人。

    满山都是人影绝巅之上更是早已竖起了杆大旗。上面书写着四个大字:华山论剑。

    那绝对是人间修者看到就要激动的四个字。在那遥远地过去那四个字代表的意义太过非同寻常了。乃是真正敌的巅峰强者地碰撞大会。

    可是如今……被修真者压制想想便觉得耻辱。

    华山上修者数人声鼎沸。

    就在这个时候远空传来破空之响六道人影驾驭飞剑而来隔着很远就大笑道:“真是可笑啊还真以为是当年的五绝争霸的巅峰时代吗?没落的人间界举办这样的盛会只能徒增笑柄。”

    “三天后才是正日子今天就来了这么多人来这里是为了期盼还是追忆过去呢?”

    刷刷

    人影连续闪动六道人影出现在华山绝巅他们轻蔑的扫视着在场众人道:“我劝你们还是早早散去吧不然不要说这里的人就是整座华山都可能会崩碎的。”

    “走开这里不欢迎你们!”

    面对修真者许多的人间修者都大喊了起来。

    “哦是你在叫我们滚吗?”名修真者指向人群看到有些人退缩了他立刻大笑了起来。但是紧接着他又沉下了脸因为位略显稚气地少年上前了步大声道:“走开这里不欢迎你们!”

    旁边的人露出羞愧的神色全都跟进。

    “有些胆量”那名修真者沉声道:“就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那样的实力?”说到这里道剑光自他口喷出如惊天长虹般斩向众人。当然第个目标就是那名略显稚气的少年血色的剑光如匹练般飞来眼看就触碰到了少年的颈项仿佛间已经看到有血水溅出。

    “咳!”

    但就在这个时候声重重的咳嗽声传来不远处个邋邋遢遢的老疯子自山坡上爬起喷出口浓痰“当”地声重重的击在了血色飞剑之上顿时令飞剑坠地。

    那名修真者如遭雷击口喷出口鲜血脸色阵苍白勉强收回飞剑仔细观看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巴掌长的血色飞剑之上出现个触目惊心的“孔”坚不摧的飞剑竟然被口浓痰洞穿了这是何等的力量啊!

    六名修真者顿时将那个邋遢不堪、头乱糟糟、衣服上满是补丁的老疯子给包围了。

    “好!”

    “老英雄好样的!”群情振奋全都叫好众人知道这肯定是个强大到难以想象地隐士。

    “你是什么人?”六名修真者盯着老疯子如临大敌。

    “我忘了……呵呵……”老疯子傻呵呵地笑着浑浊不堪的老眼看着几人身上光亮地衣服露出了羡慕的神色而后居然百聊赖的在自己脏兮兮的衣服上捉起了虱子。

    “动手!”六名修真者人喝道。

    六把飞剑顿时如闪电般劈来像是六道星光划破了长空气势迫人!

    让所有人目瞪口呆老疯子竟然没有躲避直接从自己那黑乎乎的身上搓下团脏泥揉了下快弹了出去。

    “当当当……”空金属颤音不绝于耳六把飞剑全部被震断。

    老疯子身上搓下的脏泥震断了六把飞剑!

    “好老英雄好样的!”

    “神技打的好!”

    观战者纷纷叫好。

    “我想起来了当年我祖父的祖父的祖父来华山论剑时就碰到过这样个老疯子难道是同个人?”

    “那他活到现在得多大年纪了?”

    人们议论纷纷。

    六名修真者面如土色难以接受眼前这个事实。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排卖小吃的小商贩前个白白嫩嫩的孩童咬着串冰糖葫芦走了过来看起来不过**岁的样子冲着老疯子皱眉道:“就知道瞎闹。”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邋遢的老疯子顿时跪了下来叫道:“师傅我错了……”而后跳起来就跑了。

    满场哗然。

    六名修真者脸色惨白言不冲天而起逃遁而去。

    直至到了数十里之外他们才停下来心有余悸的议论:

    “你们能确定……我们是在人间界?!”

    “让人严重怀疑刚才我们是不是产生了幻觉。”

    就在这个时候六人听到下方有人打喷嚏紧接着他们感觉股狂风吹来刹那间他们被股带有口臭味道的大风吹飞了隐约间他们看到下方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在嘀嘀咕咕似乎是在说又感冒了。

    六名修真者又惊又怒但最后句话也没有说真是惊惧到了极点灰溜溜的向着远方逃去。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