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一滴泪水

作品:《长生界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萧晨知道,没有奇迹生,自己必死。 <.﹤≦1≤Z≦W.

    他毕竟不过二十岁而已,即便天资凡,但在岁月面前也是不堪击。时间可以磨灭切,也可以造就切,老辈高手经过岁月的洗礼,修为不是他这个青年高手所能够比拟的。

    四方已经被封锁,天空已经被围困,半神高手就不下六位,他如何能够逃离?

    “我将屠你两魂七魄,独留魂,永镇白虎墓前!”虎奴已经降落在地,步步向着萧晨走来,脸上的阴寒如万载寒冰般不可化解,语音像似来自九幽地府般森寒:“在死前你有什么可说的吗?”

    “没什么可说的。”对面死亡,萧晨很平静。

    四周***通明,照亮了整条大街,海家上百高手围困这里,远处各大家族还有更多的人在暗观望。

    海云天身处阴影,看不出喜怒哀乐,冷漠近乎麻木,海云雪自始至终恬静从容,仿似在看场于己无关的戏剧。

    老妪虎奴阴冷的笑道:“你很可悲,到头来这样死去,连点留恋这个世界的话语都没有!”

    “明知必死,何需多说。你是想让我求你吗,满足你变态的心理?恐怕让你失望了。”萧晨表现的云淡风轻,仿佛将死的人并不似自己。“我已经很满足了。父母赐予我生命,让我快乐长大,在过去地二十年我很幸福。除了有父母的关爱。还有许多真正的朋友,更有个喜欢我地女孩。人生在世,亲情、友情、爱情我都有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并不是个贪婪的人,如此简单平淡,足矣。当然,对于你们来说这些太过平凡了,你们这里的每个人无不想登临高位。俯视天下,甚至想横扫世间高手,你们永远不会懂得这种简单快乐。”

    海云雪轻笑了起来,在皎洁的月光下,如广寒仙子降临凡尘般,说不出的飘渺灵动。“直我都觉得你是个果断而又可怕的人,没有想到还有如天真可爱的面,想象着将来你可能是我地劲敌……没有想到啊!只是可惜了,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喜欢你的女子,永远不可能与你相见了。”

    对面这切,萧晨并不悲伤,话语平淡无比,道:“在这个世间谁能够拥有永远?重要的是在我生命终结的刹那,我依然能够感觉到满足。父母自有朋友帮我照料,真挚的友情即便因我而逝,也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化。我曾经喜欢过的女子,即便永远的错过,不再属于我。在我死前也并不感觉遗憾了,曾经地情谊会永远沉淀在我心间。“那你就去死吧!”虎奴向前逼去,没有看到求饶的画面,反倒看到了萧晨的从容与平静。这让老妪非常的失望。

    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萧晨并没有选择自杀,而是将长刀横在了身前。

    “哈哈……你还想与我斗?未免太过自不量力了。”

    “无论做什么,未到最后刻,我都不回放弃。凭你想让我自杀?那是对我的侮辱!我萧晨只能战死,不会懦弱的自裁而死。”

    平淡而又恬静的气质已经收敛,现在的萧晨展现出了另面,属于男人的强势览无余。眸子神光湛湛。即便是面对个半神,也没有丝毫地惧意。

    被萧晨如此轻视。老妪心头火起,恨不得巴掌将萧晨拍成肉泥,但是她又改变了想法,如此结果萧晨性命太便宜他了,要将他慢慢折磨致死。

    在原地留下道残影,老妪瞬间出现在萧晨身前,形如鬼爪般的手爪猛的撕裂而下,快的出了众人地想象,许多人都难以捕捉到她移动的影迹。

    萧晨举刀格挡,“喀嚓”声,长刀崩碎,像是颗颗流星划过长空般,洒落出道道绚烂的光辉。

    第二爪撕裂而来,萧晨手无刀,但心刀意甚烈,整个人仿佛化成了把天刀,璀璨刀芒划破夜空,斩向老妪。

    “砰”

    掌刀切在老妪的鬼爪之上,出沉闷的声响,萧晨被震的倒飞了出去,老妪纹丝未动,冷笑着向前逼去。

    擦干嘴角的血迹,萧晨冷冷面对,方才熔兵炼体之神通虽然化解了大半涌动而来的强绝力量,但是终究无法抵抗老妪那如滔滔大河般地狂猛爪力。

    哧哧

    破空之响传来,老妪双手划动间,空几道乌黑地光爪仿佛撕裂了虚空,划出道道可怕的轨迹,而后又在刹那间禁锢了这片空间,将萧晨封锁在了片场域。

    “我刀刀刮了你!”

    现实就是如此,萧晨虽然在青年代少有敌手,但是与半神相比,差距实在太大了,根本无法抗衡。

    艰难地震动着手指,萧晨口溢出丝血迹,无比痛苦的推出了崩裂式,光华照耀十方,场域传出阵阵能量波动。老妪轻咦了声,扯开场域,走了进去。

    轰

    像是狂暴的火山喷般,绚烂光芒让整片夜空都片通明,萧晨连连震动双手,崩裂式、镇魔式、逆乱式、戮神式四大散手全力出击,不管结果任何,他努力过了。

    光芒耀眼,璀璨夺目,像是亿万星光倾泻而下,照亮了整条街道。老妪被生生震退了半步,但是萧晨自己却已经浑身是血,全身的毛细血管都崩裂了。

    不过神光并未就此熄灭。反而更加地炽烈,仿佛熊熊天火在燃烧,冲上了云霄。=整片天空都在战栗,整片大地都在颤抖。

    整条街道都崩碎毁灭了,周围那些荒败的古老宅院,瞬间化成了沙尘。

    萧晨战意冲天,尽管知道必死,但是依然在不屈不服的抗争,他想将心地那股怒火彻底爆出去,以燃烧生命的代价硬撼老妪。更是在硬撼命运。

    在绚烂的生命神光,这片区域彻底崩碎、毁灭,久无人居住的荒败房屋彻底的灰飞烟灭,仿似这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完全的碾平、压碎。

    生命之火暗淡,萧晨败的很彻底,但是眼的那分不屈是不加掩饰地,高大的身影静静站在那里,眸光像是天刀之芒,冷冷的看着前方所有的敌人。

    死。并不可怕,不过是生命形式的种转换,萧晨感觉灵魂仿佛将要飘离出躯体,他并无遗憾,不管结果如何,他曾经努力奋争过了。

    远方,缕笛音传来,凄美悠咽,仿佛地狱招魂曲,指引萧晨的灵魂远去。

    场面很冷清。所有人都目睹了方才的切,如果不是个半神强者上前应战,恐怕就是识藏境界的修者都会饮恨,那不灭的生命神火、那不屈的高昂战意。足以让每个人内心战栗,连老妪都被击退了,多半截衣袖灰飞烟灭。

    “死,我不怕!”萧晨怒视着苍穹,刀锋般地眸光在渐渐暗淡。

    不知道为何,虽然杀死的不过是名识藏境界的青年,但是所有人都感觉心沉甸甸,即便萧晨被杀死。他们也感觉有些凉意。名识藏境界的高手竟然会带给他们这样的感觉,让不少人心惊肉跳与压抑。幸好这名青年真的将被彻底杀死!

    “哈哈……”远处传来大笑声,观望的大家族几名青年大步走来。

    老妪并未阻止他们靠近,她正在默默思量戮神、逆乱、镇魔、崩裂四式,总感觉似乎有些不妥,她难以想象萧晨为何会练成了传说的残功。

    “萧晨你也有今日!”霍夫曼大笑着第个走来,身后跟着诸葛坤、李东波、罗古奥等帮世家子弟。

    似乎像是听到了他们的嘲讽,萧晨那本已暗淡下去的眸子刹间射出两道犀利地光芒,像是两道闪电般直逼霍夫曼等人而去。

    “没死……”

    “怎么还活着……”

    霍夫曼与诸葛坤惊的连连后退,后面有两个公子哥更是不堪,直接软倒在了地上。

    “哈哈……原来是回光返照。”霍夫曼看到是虚惊场,自感觉有些丢人,平稳了下情绪,向着旁边的虎奴深深施了礼,道:“前辈可否容晚辈上前出口气,稍后在戮他三魂七魄?”

    虎奴无声的点了点头。霍夫曼、诸葛坤等人慢慢向前逼去,看着眸光渐渐淡淡下去地萧晨,他们肆无忌惮的笑着。

    “萧晨你凭什么和我们斗?”

    “你不过是来自人间界的个小小修者而已,敢与我等争锋?”

    “今日,死,我都不要让你安生!”霍夫曼恶毒而又疯狂的笑着:“你到头来终究还是被我踩在了脚下!”

    诸葛坤仗着胆子轻轻推,萧晨便倒在了血泊,霍夫曼等人大笑走上前来。

    霍夫曼脚踏在萧晨的胸膛上,恶声问道:“我踩你于脚下,你能如何?”

    诸葛坤也重重踹了脚,道:“我早就过誓,将来定百倍偿还给你!”

    萧晨神智已经模糊,人间界幅幅温馨的画面,重现在他的心间。

    他看到了白苍苍的父母,看到了群儿时地伙伴,更看到了那个永远错过了地女孩……他觉得眼角有丝晶莹的泪滴将要夺眶而出,不能哭啊,从来不哭,怎能如此呢?

    “我以为长生界是个出尘地世界,我以为长生界是片众仙普洒光辉的祥和净土……可是,那只是我理想国度啊,梦想永远不可能在现实显现。”萧晨生命无多之际。思绪很混乱。

    残酷地长生界比之人间的江湖还要险恶与现实,实力、背景代表着这切,最后的刹那间萧晨想到了小倔龙与珂珂。在这个世界总地来说他是孤独的,唯有这两头小兽与他风雨同济,陪他路走来。

    兰诺、柳暮、真、牛仁、柳如烟等人自龙岛别,如今身在何方?这个世界曾经生死与共的朋友,还未来得及相处,便永远没有机会了。

    “哈哈……这个家伙感觉到痛了吗?”霍夫曼大笑着,猛力抓住萧晨的衣领,将他从血泊揪起。嘲讽道:“将死之际,左眼角居然有滴泪珠流淌而出,哈哈……”

    远处,海云天漠然。海云雪闻言关注,他们知道萧晨肯定不是因为几个恶少羞辱而流泪,这个连死都不怕的男人到底因何在最后关头留下滴泪水呢?

    “咿呀……”悲凄的呜咽声在远方响起,道白光像是道闪电般,在天空不断幻灭、闪烁,头雪白的小兽在穿越空间而来。

    “呜呜……”凄凄悲鸣,像是地狱黄昏的悲歌般。让人闻之都跟着心伤。珂珂从南荒最深处逃了回来。

    在被抓走前它就知道了萧晨地处境,最终珂珂不顾切的闯出南荒,冲向天帝城。头小兽如此重情重义,观望的些人深受触动。

    “呜呜……”

    看到了倒在血泊的萧晨,珂珂化成道神光出现在场,猛然挥动小兽爪,七彩霞光绽放而出,将霍夫曼、诸葛坤等人全部扫飞了出去。

    “咿呀……呜呜……”雪白小兽惶恐的叫着,用力摇动着萧晨的头颅,七彩霞光道接着道打入萧晨的身体。它竭尽所能,想要挽救这条即将安息的生命。

    从来都是顽皮淘气的小兽,此刻竟然呜咽着哭泣了起来,第次流露出这样惶恐与害怕的神色。生怕萧晨就此死去。

    “很好,本来就想灭杀你这个小东西,现在自动送上门来了!”虎奴冰冷地笑着。

    半神高手齐动,封困四方,挡住了所有的逃生之路。

    “呜呜……”小兽呜呜的哭着,使劲的摇晃着萧晨。

    在七彩霞光照耀下,萧晨睁开了双眼,咳出小半口鲜血。静静扫视了遍四方。用沾满血迹的手掌溺爱的拍了拍珂珂的头,虚弱的道:“快走吧……你救不了我……等你有实力了……再回来……”

    “咿呀……呜呜……”珂珂倔强的摇头哭泣。双原本充满灵气的大眼,早已蕴含满了泪光,以七彩神光禁锢萧晨,小兽以弱小地躯体背着萧晨冲天而起。

    但是,砰的声又被道神光重重砸落了下来。

    四方禁锢,六名半神高手,封绝了所有退路。

    “放下我……赶紧逃走,将来我为报仇,你要记住这里所有人的面孔……”说到这里,萧晨顿住了,而这里所有人都阵寒,雪白小兽的潜力那是有目共睹地,如果被它记住,以后……不敢想象。

    萧晨停住了,是因为想到了另外个问题,雪白小兽实在太幼小了,如果现在就让它背负血海深仇,很难想象它长大后会是什么样子。他尽管想杀死今天所有围杀他的人,但是为了小兽的将来着想,他又生生打住了,叹道:“我不希望……可爱的小凶兽变成变态的杀人凶魔……不想仇恨蒙蔽你的灵智……将来把这里的两名老人……还有那几个年轻人……替我杀死……不要多造杀孽……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

    珂珂还很幼小,不可能明白萧晨临死前还在关心其将来,用心可谓良苦,但是旁观地人却多少看出了丝端倪。

    “呜呜……”珂珂哭泣着用力地摇头,背着萧晨再次冲天而起,穿越空间,突兀的在另方显现。但是,六位半神封困十方,依然准确无误地判断出了它的行动方向,神光扫落而下,将它们重重击落在地。

    “放开……记住我的话……”

    虎奴森然冷笑:“你们两个都不可能逃离这里,全都要死去!”

    “逃走,你定要逃出去!”

    ( )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