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我和你不熟

作品:《大唐好伙计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孔若吓了跳,整个人呆在那里,连头都不敢回。

    纪渊缓缓走到她面前,冷着脸道:“说吧,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总不会是来游山玩水的吧?”

    孔若吞吞吐吐道:“我们……我们……”

    纪渊见孔若副很不情愿的样子,更加起疑道:“露宁呢?她是不是和你在起?”

    “没……没有!”孔若马上急忙否认道。

    “哼,你刚才自言自语的时候,明明提到她,你以为我耳朵聋了吗?”纪渊声色俱厉。

    孔若抬头看了看纪渊,见他脸色阴沉,哪里还有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更加慌张起来,断断续续道:“孙姐姐是和我……在起,只是……只是她……”

    “只是她怎么了?”纪渊急道。

    “只是她……生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孔若跺脚,终于脱口而出。

    “生病了?”纪渊大吃惊。

    孔若弱弱地说道:“嗯,她来到这里就突然病倒了,吃了好多药都没有好转,而且越来越严重。”

    “那你见到我们为什么躲着我们?”纪渊更加奇怪道。

    “因为……我怕你责怪我啊,这都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孙姐姐,所以见到你们我就故意躲起来,我……我是想等孙姐姐病好了再找你们,这样你们就不会怪我了。”孔若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样低着头,声音有点哽咽,看得出来她非常关心孙宁。

    纪渊哭笑不得,原来孔若故意躲着自己,竟然是这个原因,他慢慢走到孔若旁边,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道:“那要是露宁的病直不好,你是不是打算就直躲着我啊。”

    “嗯!”孔若乖巧地点了点头,但随即马上又反应过来,马上摇头道,“呸呸呸!孙姐姐不可能直不好的。”

    纪渊叹了口气,然后说道:“那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带我去见露宁?”

    孔若这才反应过来,马上在前面带路,引着纪渊进了徐朗的后院。

    徐朗的后院昨日纪渊也算来过次,但是只是匆匆瞥,当时的印象就觉得富丽堂皇,今日故地重游,却发现整个后院的布置还是很精致的,不论是花草树木,还是亭台水榭,都是非常考究,修剪的整整齐齐,打扫的干干净争。

    纪渊心冷笑,这徐朗对孔若和孙宁倒是很上心,看来还真有可能醉温之意不在酒,还好自己及时赶到,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二人很快便来到处雅间,孔若悄悄地推门而入,并回头轻声地对纪渊道:“孙姐姐已经睡着了。”

    纪渊跟着进去了,只见房间里面芙蓉暖帐,锦被玉床,装饰的雍容华贵,房间的窗台上摆放着各种鲜花,所以房间里还充斥着淡淡的花香。

    个檀木桌子上,放着个香炉,此时缕青烟,正袅袅升起。

    纪渊看这场景,跟新人的洞房似的,心更加不爽了,但是转眼便看到孙宁躺在柔软的床上,双目紧闭,呼吸均匀,显然是睡着了。

    纪渊走近,仔细打量孙宁,只是几日不见,孙宁的俏脸已经毫无血色,而且消瘦了许多,隐隐约约还透着股黑气。

    纪渊不禁大为怜惜,心也不禁奇怪,孙宁的医术已经很厉害了,究竟是什么怪病让她也束手无策。

    孔若原本在旁还忐忑不安,生怕纪渊怪罪她,但是当看到纪渊注视孙宁那专注的眼神,心突然升起股异样,她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反正就是觉得堵得慌。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个男人的声音道:“阁下什么人,深夜造访我徐宅不知有何贵干?”

    纪渊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徐朗,心暗想,这家伙还真会装,就是质问别人还这么彬彬有礼。

    徐朗这声质问,马上把孙宁给惊醒了,她马上睁开眼睛,但是映入眼帘的却是纪渊,不禁“啊”地声惊叫。

    徐朗在外面焦急地问道:“孙宁,你没事吧?”但是人却没敢闯进来。

    孙宁又惊又喜,刚想开口说话,纪渊却将手指放在唇边,轻轻嘘地声,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转身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道:“徐神医,露宁没事!”

    徐朗见出来的竟然是纪渊,不禁大为惊讶道:“咦,竟然是纪兄!”

    纪渊却不买账:“哎,不要和我称兄道弟的,我和你还没有那么熟。”

    徐朗只是笑了笑,却也不生气,随即说道:“那是在下鲁莽了,昨日我就跟纪公子说过,这后院是在下的家眷住的地方,纪公子为何还深夜擅自闯进来?”

    纪渊听就火大了:“哼,你还好意思说,这孔若和孙宁都是......我的人,怎么就成了你的家眷了?”

    “你的人?”徐朗更加惊讶道,“纪公子的意思是...…”

    这时房间里的孔若已经把孙宁扶着靠在床头,二人陡然听到纪渊这样说,不禁面面相觑,禁不住都俏脸红。

    纪渊冷哼了声,故意生气道:“没错,我是她们两个的老……老板,她们俩都是我开的酒楼的伙计。”

    孔若低声嘀咕道:“吹牛,明明自己也是个打工的。”

    孙宁会心笑,内心却很甜蜜。

    徐朗“哦”了声,见房间里的孔若和孙宁也没有出声否认,只得解释道:“那纪公子误会了,只是孙宁得了病,需要静养,不能被人打扰,便自作主张地说她是我的家眷了,而且我直把孔若孙宁当妹妹看待,等孙宁养好病,到时候再认作义妹,说是家眷也不为过吧。”

    “哎,免了!”纪渊心冷笑,竟然还搞认干妹妹的龌龊手段,这在当代都不新鲜了,“刚才我说了,她俩是我的人,认谁当哥哥,得我说了算。”

    “凭什么?”孔若撅着小嘴,不满地嘀咕道。

    徐朗接连被纪渊怼,仍旧好脾气地说道:“啊,那倒是徐某自作多情了。”

    “你知道就好!”纪渊得理不饶人。

    孔若低声跟孙宁说道:“这纪渊怎么回事?平时脾气不是很好吗?怎么今天对徐大哥这么不友好?”

    孙宁却眼神明亮,喃喃自语道:“他啊……可能是真生气了!”

    就在这时,徐宅的前院突然传来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传来老杨气急败坏的声音:“徐神医,不好了,不好了,四海镖局的人又疯了个,而且......还......还又咬了两个人。”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