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解开真相

作品:《大唐好伙计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孔若心动,连忙问道:“你是不是有新发现?”

    纪渊却苦笑了声:“没有,应该是我想多了。”

    就在这时,破庙外面突然传来声“咦”的声,纪渊二人连忙向外看去,就看到顾从之撑着把油纸伞站在破庙的院子里。

    顾从之看了看纪渊,又看了看孔若,脸尴尬道:“二位这是在这里.....我是不是打扰二位了?”

    纪渊和孔若对望了眼,二人恍然大悟,此时纪渊外衣已经脱了,可谓衣衫不整,而孔若却穿着纪渊的衣服,而且荒郊野外,孤男寡女,不让人想歪才怪。

    孔若顿时羞得满脸通红,连忙不停摆手道:“啊,顾公子,你不要误会,我的衣服被雨淋湿了,只是暂借这个家伙的穿下而已。”

    顾从之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是随即却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孔若更加懊恼,狠狠地瞪了纪渊眼,虽然没有说话,纪渊心也明白,孔若肯定想这都是我的锅。

    纪渊故意岔开话题道:“顾兄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顾从之笑了笑道:“我家就在这附近,我只是刚好路过,听到庙里有人声,就好奇地进来看了看。”

    当顾从之知道纪渊二人还没有吃午饭,便邀请二人前去他家吃饭。

    纪渊和孔若早就饥肠辘辘,正求之不得,便欣然答应了。

    顾从之匆忙跑回家,然后又多拿了两把油纸伞,随后便领着纪渊二人往自己家里走去。

    顾从之的家果然离这破庙没有多远,只有里地左右。当然他家只是普通的农家院子,和宋府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属于老城区里的穷人。但是虽然是普通的小院子,却也被收拾的井井有条,可见这个家里女主人的贤惠。

    三人走进顾从之的小院子,就发现有个巨大的风箱和个铁炉,打听才知道顾从之的爹原本是个铁匠,但是现在年纪大了,而顾从之又没有子承父业,所以便关火熄炉,安享天年了。

    好在顾从之现在在鸿儒书院里名气很大,书院很看好他,有望成为下届科举的状元郎,便免了他读书的费用,而平时顾从之靠卖些字画,经济收入尚可,足够养活家人了。

    院子里还堆了不少废铁,顾从之指着这些废铁道:“原本更多,多亏了小荷,帮我们联系了长安城其他打铁的师傅,所以卖出去好多了。”

    纪渊心动:“都是小荷帮你们卖的吗?”

    顾从之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我平时忙着读书,我爹娘又年纪大了,平时这些都是小荷帮忙的,就连这院子也是小荷经常前来帮忙收拾的。”

    纪渊和孔若又互相交流了下眼神,二人都没有想到,小荷和顾从之的关系竟然已经这么亲密了,小荷竟然经常造访顾从之的家里。

    顾从之的父母很热情,看都是老实巴交的本分人,他们听说孔若纪渊二人是小荷的朋友,就格外的热情了。

    来得路上,顾从之已经交代过了,二老还不知道小荷被抓事,所以希望纪渊二人帮他暂时保守这个秘密。

    顾家二老见孔若穿着纪渊的衣服,误以为二人是情侣关系,直夸纪渊懂事贴心,知道心疼人,又夸孔若可爱漂亮,有好福气。

    孔若连忙和二老解释,并撇清关系。

    说到小荷,二老也是赞不绝口,都说小荷是个好姑娘,漂亮懂事,人又勤快,是个难得的好儿媳妇。

    不过顾母却颇有微词道:“小荷这姑娘好是好,但是就有样不好。”

    “哪里不好?”孔若微微不悦道。

    顾母脸嫌弃道:“再怎么说,小荷终究只是宋府的个丫鬟,是个奴婢,而从之将来是要当状元郎的,如果从之娶了他,那是要被人笑话的。”

    孔若心已经开始冷笑起来:“伯母你的意思是小荷不配你儿子了?”

    顾母微微不好意思起来:“伯母不是那个意思,小荷其实还是可以给我家从之当个小妾的。”

    纪渊心冷笑,这还叫不是那个意思,这分明就是这个意思,而且看顾母的语气,小荷就是当个小妾也算是高攀顾从之了。

    顾从之马上呵斥道:“娘,你说什么呢?小荷哪里不配我了,应该是我不配她才是。”

    顾母却瞪了他眼:“我看你是被小荷迷昏了头了。”

    顾从之苦笑了下,也不反驳,而是拉着纪渊去了自己的房间,打算找件自己的衣服给纪渊穿。

    顾从之的房间也是他的书房,房间除了张床,到处都堆满了书,当然这些书也都被摆放的井井有条,看起来可能也是出自小荷之手。

    乘着顾从之去找衣服的空闲,纪渊不自觉地在房间里溜达起来,他慢慢地踱到顾从之的书桌前,不经意间地瞄了眼桌子上的废纸,谁知突然身体震,呆呆的愣在那里。

    纪渊上前几步,来到顾从之的书桌前,马上拿起沓放在桌子上的纸,惊声地问道:“顾兄,这纸上的字都是你写得吗?”

    顾从之这时正拿着件外套走过来,他把外套递给纪渊,并接过来纪渊手的那沓纸,爱惜地摩挲着,犹如拿着珍宝般,竟然不好意思地说道:“这自然不是我写得,这其实是……小荷写得。”

    “小荷写得?”纪渊正在穿衣服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因为那沓纸上的字,歪歪扭扭,犹如刚学写字的人写得样,而那个字迹,和写给洪波字条上的模样。

    顾从之似乎没有觉察到纪渊的异样,反而依旧沉浸在自己的甜蜜回忆里:“小荷从小没有读过书,更不会写字,她每次来我家的时候,都会缠着我,让我教她学写字,而这些就是她写下来的,虽然幼稚了点,但是她已经写得很认真了。”

    纪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脸的悲伤,失魂落魄地走出了顾从之的房间。

    在外面等候的孔若,见纪渊这个样子走了出来,不禁关切地问道:“纪渊,你……你怎么了?”

    纪渊呆呆地盯着孔若道:“所有真相都解开了,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