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处处透着蹊跷

作品:《大唐好伙计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纪渊话落,书房里面瞬间安静下来,莫策脸色难看之极,但是他却依旧不服气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的推断,而且更可笑的是,谢统领和家师是故交,家师根本没有杀人动机!”

    纪渊却冷笑道:“如果是粱乐章和你想要私吞这批黄金呢?”

    莫策神情更加激动起来:“你这是污蔑家师的人格。”

    纪渊哈哈大笑起来:“莫先生,梁乐章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还清楚,你就不要再义正言辞地假意维护他了。”

    莫策张了张嘴,还想再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来,而是选择了沉默。

    纪渊看了看云竹和吕夏,然后说道:“其实粱乐章的杀人动机除了这黄金之外,更多的是为了保命,亦或者说是为了立功。”

    众人再次面面相觑,只有莫策阴沉着脸。

    纪渊继续说道:“在座的各位可能还不知道,梁乐章已经叛变了,投靠了六扇门。”

    云竹等人知道内情,自然没有多少惊讶,但是徐参将和谢统领那些侍卫,却脸惊诧。

    纪渊继续道:“但是这件事情,在谢统领进凉州城的时候,就有人偷偷地告诉了他。”

    “粱乐章虽然是个书呆子,但我和他相处这么多年了,人品还算过得去,你说他叛变了就叛变了,可有证据?”徐参将显然不相信梁乐章已经投靠了六扇门。

    纪渊微微怔,心却犯难了,难道这个时候表明云竹的身份?

    “我可以作证!”个清脆的女声陡然响了起来。

    众人纷纷寻声望去,只见其个梁府的家丁缓缓地站了出来,她把戴着的帽子取了下来,露出头青丝,却是女扮男装的流风姑娘。

    想来她今晚早已趁着混乱潜入了粱府,大家聚集到这里的时候,她便也跟了过来。

    徐参将似乎并不认识流风姑娘,所以眯着眼睛问道:“这位姑娘……”

    何若秋却冷哼声道:“这位是流风苑的当家的。”

    徐参将恍然大悟道:“流风姑娘!”他虽然不认识流风姑娘,但是却久闻大名,而且也知道粱乐章和她的暖昧的关系。

    流风姑娘看着何若秋道:“原来粱夫人认识小女子。”

    何若秋冷笑道:“何止认识!”

    正宫遇到小三,向来火药味十足,徐参将却不耐烦地质问道:“流风姑娘,你说你能证明,你怎么证明?”

    流风姑娘不慌不忙地说道:“因为告诉谢统领粱乐章叛变的就是小女子。”

    徐参将眯着眼睛盯着流风姑娘,惊疑地问道:“你也是建成太子这边的人?”显然他并不知道流风姑娘和梁乐章的恩怨。

    流风姑娘却摇了摇头,依旧平静道:“不是,我是六扇门的人,而梁乐章就是受到我的蛊惑,投靠六扇门的。”

    流风姑娘此言出,徐参将等人又是大惊,时之间剑拔弩张起来,毕竟他们都是息王党,而六扇门的密探对他们来说就是死敌。

    徐参将脸戒备道:“你应该知道我们的身份,竟然还敢独自前来?”

    流风姑娘笑了笑,仍旧脸的波澜不惊:“五年前,粱乐章为了得到我,用卑鄙手段,拆开我和金衣侠,所以我恨他,恨之入骨,这次来这里,生死早已看淡,此行的目的就是揭发梁乐章的真面目,还有想见……”说着看了眼吕夏,却没有再说下去。

    虽然她没有说,纪渊却心里清楚,她想见金衣侠面,而且是非常想见。

    纪渊心不禁大为佩服流风姑娘的勇气,看来她为了金衣侠,真的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便接着说道:“流风姑娘向谢统领揭发了粱乐章之后,谢统领定是念及和梁乐章多年故交,不忍心处置他,只是质问了梁乐章,想重新给梁乐章个机会,但是梁乐章却利用这个机会,不做二不休,杀人灭口,而且这样,他还能以谢统领人头和这批黄金,作为投名状,好为自己将来的飞黄腾达铺路。”

    众人再次沉默下来,这样看来,梁乐章确实有杀了谢统领的动机。

    “你们唱和,说得倒是很精彩,可是有证据吗?”徐统领依旧不相信,沉声喝道。

    “证据就是那枚杀人凶器,也就是那个黄金镖。”纪渊答道。

    “笑话,那飞镖岳先生不是已经鉴定过了吗,不正是金衣侠的吗?不是恰恰证明,谢统领是金衣侠所杀,怎么反而成了梁乐章杀人的证据了?”徐统领脸的不屑道。

    纪渊没有直接回答,反而说道:“关于这个案子的证据我稍后再说,下面我就再为各位解开梁乐章失踪之谜。”

    众人听更加来了兴致,如果按照纪渊所说,前面杀死谢统领的就是粱乐章,那么梁乐章为何又被人绑架了呢?

    孔若悄悄地对旁边的孔萧说道:“怎么样师哥,他是不是很厉害。”

    孔萧双手环胸,斜睨了纪渊眼道:“倒是有点意思了,这热闹没有白凑。”

    纪渊继续说道:“根据各位的回忆,梁乐章是被金衣侠绑架的,而且金衣侠还要了赎金,粱夫人也先后去交了两次赎金,两次都是在城西的破庙里,第次是万两黄金,第二次是三万两黄金,但是第次的万两黄金却不翼而飞,第二次的三万两却完好无损地留在了那里,对不对?”

    何若秋和莫策很有默契地都没有出口,倒是徐参将哼了声道:“没错,救梁乐章这次我全程参与了,如果有人耍花招,我应该能发现。”

    纪渊似笑非笑地看着徐参将道:“其实这次的绑架案,处处透露着蹊跷或者是不合理的地方,难道各位没有发现吗?”

    徐参将瞬间被打脸,脸恼怒道:“少卖关子,有话就直说。”

    孔若在旁不服气道:“某些人恼羞成怒了吧!”

    纪渊自然毫不介意,继续道:“般的绑架案,绑匪自然是想要赎金,在这个案子里,刚开始的时候,绑匪还算正常,要了十万两的赎金,可是后面你们梁府已经明确表达短时间凑不齐的时候,正常的绑匪为了能拿到赎金,可能就会降低标准,但是这个案子的绑匪,不但没有这么做,反而还涨价到了二十万两,这就给人种感觉,绑匪并不真的是想要钱,而就是要故意为难你们,好给自己找个撕票的理由。”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