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一切都是安排

作品:《大唐好伙计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孙宁见花月容沉默不语,当即也不再多问,而是小心翼翼地将花月容肩膀上的血布条解下来,然后就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伤口。

    伤口约莫有七寸长,显然已经被上了金疮药,但是由于路奔波,伤口又崩裂了,依旧可以看到血肉模糊的景象,而且伤口呈黑紫色,孙宁明白过来,花月容不是被人下毒了,而是得这刀上面抹了毒。

    孙宁重新给伤口消了毒,然后又上了孙家特制的金疮药,并用新的白布重新包扎了番,全程花月容都没有哼声,只是秀眉微蹙,孙宁对她倒是多了几分敬佩。

    孙宁处理完伤口之后,看着脸色苍白的花月容,然后说道:“你这毒好多天了,再不解毒,你可能活不了几天了。”

    花月容瞥了她眼道:“这个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

    孙宁犹豫了半晌,最后还是叹了口气道:“我尽量帮你想办法,只是你打算瞒着纪哥哥到什么时候?”

    花月容眯着她好看的秋水眸子,似笑非笑道:“只要你不说,我是不会让他知道的,他知道了,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

    孙宁沉默不语,然后转身下楼:“你气血太弱,我给你熬点补血的汤。”

    花月容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嗯,我还真有点饿了。”

    等孙宁走出房间,关上门,花月容轻轻地叹了口气,脸疲惫。

    孙宁回到自己的房间,打算找些补血的药材。她的房间里有半的空间腾出来,充当药房。

    谁知她进房间,就看到桌子上有张小纸条,她警惕地环顾了四周,确认没有人之后,才拿起那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着:去清风楼后门,有辆马车在那里等你!——罗雀。

    孙宁知道罗雀是六扇门的人,自己自然不敢违拗,便将纸条收了起来,然后开始给花月容熬汤,约莫半个时辰过去之后,她将熬好的汤给花月容送去之后,才个人出了清风楼。

    果然清风楼的后门停着辆马车,赶车的是个精瘦的老头子,见到孙宁,马上客气道:“孙姑娘,请!别让我家主子等太久!”

    老头子说话嗓音很尖,孙宁再熟悉不过了,她小时候跟着爷爷去过几次宫里,知道这人应该就是宫里的太监,所以孙宁也明白,这马车的目的地应该就是宫里了。

    果然,马车很快便驶入了皇城。孙宁下了车之后,便看到了巍峨的皇宫。

    这不是孙宁第次进宫了,所以她并没有多少好奇,当然真正让她好奇的是,谁要见她,因为什么要见她。

    很快,在那位公公的带领下,孙宁见到了个气度雍容华贵的女人,这个女人孙宁自然认识,她小的时候跟着爷爷去给她看过病,那个时候这个女人还不在宫里,而是在秦王府,所以孙宁终于明白过来,要见自己的是当今的皇后娘娘。

    孙宁不敢怠慢,赶忙行礼。

    长孙皇后却格格娇笑着,上前拉住孙宁的手道:“露宁啊,你跟本宫就不用这么客气了,说来我的半条命还是孙老神医救回来的。”

    孙宁只是微微笑,她心里很清楚,这是客气话。

    爷爷孙思邈原本是隋朝太医院之首,后来隋朝灭亡之后,孙思邈闭门不出,不愿出任大唐的太医。太子李建成却很看重孙家,多次上门拜访,于是孙思邈便成了太子府的御医,这期间长孙皇后有次得了重病,还是秦王的李世民,不顾面子,多次上i门拜访孙家,才让孙思邈出手。

    但是后来玄武门之变的时候,孙思邈和孙家又再次立,不偏向任何方。等切尘埃落定,身为皇帝的李世民亲自上门拜访,才让孙思邈再次成为太医院之首。

    所以当花月容说出孙家是三姓家奴的时候,孙宁就知道花月容的身份,不是隋朝遗民就是息王党。

    长孙皇后仔细打量了番露宁,频频点头道:“真是女大十变,上次见你这个丫头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姑娘,没想到这才几年没见,竟然已经出落出个美人了。”

    露宁自然要谦逊几句,长孙皇后却混不在意,而是接着说道:“听说你被孙家赶出来了,现在就呆在清风楼里。”

    孙宁乖巧地点了点头。

    长孙皇后冷哼声道:“孙将离真是老眼昏花了,竟然将你这么块璞玉弃置路边,我已经狠狠地训过他了,所以过些时日,你就可以重回孙家了。”

    孙将离是孙思邈的大儿子,也是现在孙家的当家的,当年孙宁就是被他赶出孙家的。

    孙宁心惊,马上拜谢道:“有劳娘娘费心了,不过露宁现在在清风楼里待着也蛮好的。”

    长孙皇后却摇了摇头道:“酒楼那种地方,毕竟三教九流,人员太杂,而你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待在那里终归不好,再说了,你这身继承了孙老神医的医术,待在那里岂不可惜了。”

    孙宁不知该如何拒绝,谁知长孙皇后却突然话锋转道:“你觉得当今皇上陛下这个人怎么样?”

    孙宁马上诚惶诚恐道:“露宁哪里敢妄论皇上!”

    长孙皇后又咯咯娇笑起来:“我是让你说说,陛下作为个男人,你觉得怎么样?”

    孙宁何等地冰雪聪明,从她见到长孙皇后的那刻,就已经模模糊糊猜到皇后召她来的目的,现在听皇后这样说,自然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

    她心乱如麻,措辞了半晌,才说出两个字:“很好!”

    长孙皇后笑得更加开心了,随即说道:“傻丫头,陛下的好,等你和他相处久了自然就知道了。你小的时候,本宫就很喜欢,本宫最近身体直不好,不如你就进宫来,陪陪本宫如何?”

    孙宁心蹦蹦直跳,她想口回绝,可是面前这个女人是皇后娘娘啊,而且是当今皇上最宠幸的女人,她的话和皇命有何区别?

    孙宁沉默了半晌,突然咬牙,轻声说道:“娘娘,事发太突然,能否容露宁再好好想想?”

    长孙皇后脸深意地看了看她,笑了笑道:“是该给你时间考虑考虑,你想好了,告诉罗雀。”

    接着,长孙皇后也没有再提这件事,只是和孙宁聊些家常,眼看已经午,长孙皇后要留孙宁吃饭,孙宁担心花月容,自然没有答应。

    出了长孙皇后的寝宫之后,孙宁刚悄悄地松了口气,就碰到了迎面而来的罗雀。

    罗雀似乎已经知道此事,见到孙宁直接开门见山道:“你没有答应?”

    孙宁诚恳地点了点头。

    二人擦肩而过,孙宁身后突然再次响起罗雀的声音:“你还是早点答应的好。”

    孙宁身体微微顿,接着往前走。

    身后的罗雀继续说道:“你不要指望别人,尤其是纪渊,他明日就会去西域查案,你如果想上他平安回来,就不要他知道!”

    孙宁猛地停了下来,转身看向罗雀,“这都是你们安排好的?”

    罗雀点了点头,随即轻柔地叹了口气:“当皇妃有什么不好,很多人求都求不来,就算是为他好,你也要早点答应下来。”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