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好基友一辈子

作品:《大唐好伙计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林英吩咐京兆府的捕快,部分继续守在前门,和群众对峙,而他则带着另部分捕快,从京兆府的后门溜了出去,根据告示上的记录,先是抓住了涉案的京兆府捕快和大理寺捕头,盐铁司官员,至于再往上级别的官员,林英没有轻举妄动。

    紧接着,林英又带着捕快,迅速赶到陈玉存藏匿私盐的地方,把那些地方全都查封,缴获了大量的私盐。

    不过他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原本以为会有点阻挠,但是却发现那些看守仓库的侍卫,竟然都已经被人制服,还个个被五花大绑。

    林英心清楚,这显然也是出自那所谓的暴雨的手笔。

    面对长安城的这场动乱,李世民自然反应也够快,金吾卫羽林军迅速出动,将聚集的人群驱散,当然所有的涉案人员也全部被控制起来。

    于是场动荡不可避免,朝廷的工部和盐铁司,几乎大换血,原来所有的官员不是被抓就是被撤职,甚至有几个还被砍了头,这场风波也终于平息下来。

    好在林英有先见之明,将大部分人提前抓了起来,还缴获私盐有功,所以京兆府功过相抵,并没有受到牵连。

    对此,铁无私还是愤愤不平:“明明是我们直盯着那陈玉存的,而且秦远的案子破,陈玉存那份名单自然就会落到我们手里,这本来是大功件,他娘的,却没有想到被这个叫什么暴雨的抢了先。”

    纪渊心明白,如果这份名单落到京兆府手里,自然会上报给李世民,李世民虽然奖罚分明,但是对待和自己起起家的功臣,向来会开面,最多让工部尚书告老还乡,至少保留世英名。

    所以……暴雨此举,就是营造大势,逼着李世民不能心慈手软,尤其对工部尚书这样的高官。

    切也果然如暴雨所料,工部尚书被徹职法办,没过几天,就传来工部尚书在大理寺监牢里自杀身亡的消息。

    暴雨因为此案,战成名,被长安城的居民津津乐道,广泛传播,当然,朝廷里马上道密旨下发,要求无论是京兆府还是大理寺,甚至六扇门,都要全力缉拿这个叫暴雨的人。

    关于秦远案,京兆府在孔若的指引下,在那片竹林里,果然发现了陈玉存的尸体。

    经过勘验,陈玉存是剑而死,被人剑封喉,连孔若看了都说是高手所为。不过看他剑的伤口,是被把极其轻薄的利刃所伤,而京兆府搜遍了寒梅的住所,也没有找到那把凶器。

    不过在寒梅的住处,倒是搜到把做工精良的短剑,剑柄刻有“白虹”二字,而且从造型上看,和传说的名剑“白虹”模样,所以严格来说,这把短剑是名剑白虹的模型,寒梅将这把短剑视若珍宝,保存的极为珍惜,纪渊就觉得这把“白虹”剑必然大有章。

    但是现在寒梅已死,所有谜团就不得而解了,不过秦远案,也算破了,而且暴雨这么闹,大理寺,工部,盐铁司都遭了秧,唯有京兆府避过劫,当晚林英便请众人在清风楼大吃了顿。

    这次林英又喝了不少酒,纪渊只得再次送他回家。

    夜色渐浓,灯火朦我。

    纪渊边走着,边看着手里这把白虹短剑,脸肃穆道:“先前我只是以为这寒梅还有帮手,现在想想,我还是低估了他们,我感觉寒梅的帮手,应该不止个,而是个组织。”

    林英驻步,脸疑惑地看着他。

    纪渊顿了顿,然后接着道:“既然没有在寒梅这里找到杀死陈玉存的凶器,那么就说明陈玉存是被另外个人所杀,那个人就是寒梅的帮手之,而且是个高手。”

    “那你怎么确定寒梅还有其他帮手?”林英问道。

    纪渊脸玩味地看着林英道:“寒梅的另个帮手,其实就在你们京兆府里。”

    林英脸惊愕。

    纪渊解释道:“寒梅被尔们关押期间,我让露宁处理她伤口的时候,将她里里外外搜了个遍,就是怕她会自杀,所有东西都拿走了,所以她身上是没有毒药的,而最后她却吞毒而死,这说明她在你们京兆府被看守期间,有人偷偷地给她塞了毒药,而那段时间能接触到寒梅的人,只能是你们京兆府的捕快。”

    林英眸色深沉:“好,这个叛徒我会去查。”

    纪渊低头沉思,因为还有件事情他没有告诉林英,那就是这次寒梅自杀用的毒,孙宁已经悄悄告诉了他,果然还是出自孙家,也就是说,孙家也算是寒梅这次的帮手之。

    林英这时突然问道:“纪渊,你对这突然冒出来的暴雨怎么看?”

    纪渊看着远处无尽的黑暗,然后说道:“他不是突然冒出来的,还记得合欢案吗?他那个时候已经参与了,鹤立群死的时候,手里拿得那张纸条,应该就是他留下来的,这个人早已预谋已久,我现在怀疑,合欢案里鹤立群还有芸娘都有可能是被他杀的。”

    林英却叹了口气道:“目前为止,这个人还算规矩,至少没有作恶,只不过我们还是得抓他,这就叫皇命难违。”

    纪渊歪着头看着林英道:“怎么,你有点舍不得?你难道以为那个暴雨是个美女吗?”

    “滚!”林英摇了摇头道:“这两次案子他都参与了,至少也算是救过孔若,我们和他的关系最多就是……非敌亦非友!”

    “应该是亦敌亦友!”纪渊狡黠地说道。

    林英微微愣,随即和纪渊相视笑。

    林英转过身去,接着向前走去,边走边轻声问道:“纪渊,你现在是六扇门的密探,我是京兆府的捕头,你觉得我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嗯……”纪渊沉思片刻,马上脱口而出:“好基友啊!”

    “好基友?”林英马上停步,情不自禁地回头,他自然不知道这种现代词汇的意思。

    纪渊哈哈大笑起来,随即笑着解释道:“这是我家乡的种说法,正所谓好基友辈子,就是形容我们两个大男人的感情相当的好啊。”

    林英又转过身去,继续向前行去,眼神明亮,嘴里喃喃自语道:“辈子啊……”

    纪渊却紧赶两步,脸坏笑道:“你可不要误会啊,这个被子是我们睡觉盖的那种“被子”,意思就是我们俩好到睡觉都是盖床被子,说直白点,就因为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才被称为基友,要是我们两个是男女,就会被称为夫妻了。”

    林英猛地停了下来,但是这次却没有回头,他仿佛瞬间被人施了定身术般,整个人站在那里,犹如尊雕像,动也不动。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