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敬君几杯酒

作品:《大唐好伙计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纪渊却依旧冷笑道:“我听说我不在的这几天,那易千行天天给你送礼物,你也不客气地都收下了,而且每天晚上都陪他吃饭,长安城好吃的地方都被你们吃遍了,呵呵……不但陪吃饭还起查案子,真是厉害啊……”

    纪渊越说越觉得恼怒,心里堵得慌,就好像自己心爱的东西突然被被人拿走样,他咬了咬牙继续道:“你放心,我不会像群芳楼的芸娘那样,不放你走,你想走随时都可以,毕竟在清风楼委屈你当了个伙计,到了春风得意楼应该就是老板娘了吧。”

    孔若脸色瞬间苍白,她紧要薄唇,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纪渊,脸的不敢置信:“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说着继续往杯子里倒茶,这茶可是她勤学苦练了好几天,每天缠着孙宁,专门学做的酸梅茶。

    纪渊冷哼声道:“什么人?不就是谁给你好吃的你就跟谁走吗?”

    孔若原本苍白的脸瞬间因为恼怒涨的通红,她愤怒地盯着纪渊,纪渊也不甘示弱地盯着她,二人就这样互相盯着对方。

    二人相持的时候,孔若倒茶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下来,茶水很快就已经漫了出来,她猛然发觉,把将茶壶重重地摔在桌子上,怒喝道:“纪渊,你就是这样想我的吗?我在你眼里直就是这样个人吗?”

    纪渊却突然把目光落在了孔若刚才倒满茶水的水杯上,情不自禁地“咦”了声。

    孔若见纪渊不否认,眼眶瞬间红了,她吸了吸鼻子,深吸了口气,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猛地回头,看着呆呆出神的纪渊丝毫没有挽留她的意思,脸哀怨道:“纪渊,你……你这个大坏蛋。”说着跺脚夺门而去。

    纪渊看着孔若哀伤的眼神,心突然痛,猛地惊醒过来,他“嚯”地站了起来,却没有追上去,而是愣在原地,然后突然拿起孔若刚才倒茶的水壶,继续往已经满了的水杯里倒茶,茶水便顺着杯沿溢了出来,纪渊眼神明亮,随即脸哀伤地重新坐了下来,看着眼前的那杯冰镇酸梅茶,喃喃自语道:“物极必反,原来如此!”说着端起那杯酸梅茶,饮而尽!

    三日之后,易千行在春风得意楼摆了桌酒席,为鹤立群践行。

    合欢的尸体已经火化,而鹤立群今日就要回洛阳柳家村了,所以他将合欢的骨灰带在了身边,打算带回故乡安葬。

    鹤立群算是衣锦还乡,所以大箱小箱的装了三辆马车,都停在春风得意楼的门口,打算酒席散场,就直接启程。

    孔若自然也是贵宾之,她也欣然出席了,只是闷闷不乐而已。

    这三天她都没有和纪渊说话,严格意义上说她都没有见到纪渊,因为纪渊这几天很忙碌,常常整天都不待在清风楼,她虽然好奇,但是却赌气不去问。

    她俞偷地把自己行李收拾起来,既然人家已经赶她走,她自然不会死皮赖脸地留在这里,她只等答应易千行的事情了,就回自己的门派去,自己这些天派青儿去送信,好像师父的恕火已经平息了,离开这么久,是应该回去趟了。

    眼看酒席已经到了尾声,鹤立群的些老朋友纷纷前来给鹤立群敬酒,为他践行。

    群芳楼的老鸨芸娘竟然也来了,她也凑上前准备给鹤立群敬杯,谁知道鹤立群见到她,顿时脸色难看起来,把酒杯放了下去,冷冷地说道:“你敬得酒我不会喝的,合欢被害你有半的责任,我没有追究你就不错了,你还有脸来送我?”

    芸娘顿时脸尴尬,下不了台。

    孔若心暗爽,这鹤胖子干得漂亮,本来如果这芸娘痛快答应了合欢的赎身,合欢说不定也不会死了。

    就在这时,门口阵骚动,只见纪渊林英铁无私等京兆府干人等走了进来。

    易千行皱了皱眉头,朝安伯示意了下,安伯马上上前拦人。

    纪渊却摆了摆手道:“我们前来就是敬鹤老板几杯酒,敬完就走,不知道鹤老板赏不赏脸?”

    鹤立群脸和气地笑了笑道:“来了都是客,自然可以!”

    纪渊走到鹤立群对面,重新拿了两个酒杯还有坛酒,放在桌子上,然后却突然说道:“孔若,来给你老板我倒酒!”

    “啊……好!”孔若本来直偷偷盯着纪渊,但是纪渊却没有看她,她以为纪渊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谁知道他竟然冷不防地喊了自己声,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竟然就习惯性地答应了。

    她答应之后才后悔莫及,但现在已经骑虎难下,只得在众目睽睽之下,撅着小嘴,慢慢来到纪渊身边,白了纪渊眼,然后端起酒坛子给纪渊斟满,接着又给鹤立群斟满。

    纪渊端起酒杯,却没有急着喝,而是缓缓说道:“鹤老板年轻的时候,家境贫困,差点饿死在外面,被路过的柳欢颜小姐遇到,心底善良的柳小姐收留了你,让你当了她家的个厨子,从此鹤老板对柳小姐死心塌地。柳小姐生辰宴会上,柳小姐身穿绿衣,独奏了曲《凤求凰》,技惊四座,艳压当场,在众人眼里,犹如仙女般的存在,那年柳小姐十六岁。所以这第杯酒敬柳小姐单纯善良,绝代芳华!”

    说着纪渊仰脖子将酒喝了下去。

    在座的众人虽然都是鹤立群的朋友,但是对他的过去却无所知,这时听纪渊突然提起,都好奇的围了上来。

    鹤立群脸柔和,嘴角带笑,显然是回想起了十年前的场景,半晌才猛地回过神来,情绪激动地端起酒杯:“好好好,纪公子说得好,敬柳小姐绝代芳华!”说着也口干了。

    孔若接着又给二人分别斟满酒。

    纪渊再次端起酒杯,然后又说道:“天有不测风云,柳小姐因为容貌太出众,后来被反王首领看上,她家人只得悄悄举家逃难。柳小姐走了之后,鹤老板却以为柳小姐被反王抓走,于是混入反王的阵营,伺机营救柳小姐。但是在帮反王打仗时,深受重伤,被敌对阵营俘虏,鹤老板忍气吞声,假意归顺敌方,后又乘机逃了出来,后来反王被灭,鹤老板仍旧不死心,路打听柳小姐家的下落,直来到长安城,那年鹤老板二十六岁。”

    鹤立群脸色微微变,脸讶异道:“这……这你怎么都知道?”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