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藏宝图下落

作品:《大唐好伙计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李世民和李崇义二人互相交换了下眼神,看梁玉的样子并不像是撒谎,李崇义马上又试探道:“你确定你没有从我身上拿走任何东西?”

    梁玉呵呵冷笑道:“小王爷,你觉得我现在还有撒谎的必要吗?”

    纪渊也不禁阵懊恼,没有想到现在案子破了,那藏宝图竟然还是没有找到。

    侯君集轻声问李孝恭道:“王爷,你这传家宝到底是什么?”

    李孝恭瞪眼道:“都说了是传家宝了,哪能轻易告诉你。”

    侯君集自讨了个没趣,便也不再说话。

    李世民颇感失望,正准备离开,纪渊突然惊叫道:“等下!”

    众人不解,齐齐看向纪渊。

    纪渊却马上来到花月容面前,低声耳语了几句,期间花月容忍不住惊叫了声,但随即又脸委屈。

    纪渊问完话之后,神色古怪,似乎在竭力地忍着笑道:“小王爷,我知道你的传家宝在哪里了?”

    李世民神情微微震,而李崇义更是惊喜万分:“快说,在哪里?”

    纪渊却笑道:“不过要找回来,却需要小王爷帮我件事。”

    “什么事?”李崇义已经迫不及待。

    “赎回清风楼!”纪渊吐出这句话。

    李崇义微微愣,而李世民却嘴角含笑,谁知道河间郡王李孝恭却哈哈大笑道:“这有何难,既然你能帮本王找回传家宝,这酒楼本王自然帮你讨回来。”

    显然他这是感激纪渊破了此案,还他个人情而已。

    于是纪渊便附在李崇义耳边,悄声说了几句,李崇义脸惊讶,并且看了花月容眼。说完之后,纪渊转头盯着罗雀悄咪咪地笑道:“小王爷可以麻烦罗雀姑娘跑趟!”

    李崇义心神领会,罗雀的轻功很厉害,让她去可以速去速回,免得节外生枝,于是当即吩咐罗雀去取,罗雀脸狐疑地看了眼纪渊,还是照办了。

    这边案子已经真相大白,花月容自然当庭释放,而孔若毒太深,并且失血过多,时半会还没有醒过来,好在有孙宁照料,应该也无大碍了。

    等所有人都散去,李世民却单独召见纪渊等人。

    纪渊把孔若暂时安顿在大理寺的个偏房里面,临走之前,还不放心地看了看她的伤情,此时她的毒已经解了,只是失血过多的俏脸还有些苍白,但是已经呼吸均匀,像是睡着了般。

    纪渊稍微安心,转身刚要走,孙宁却轻声喊了下:“纪哥哥!”

    “怎么,有事?”纪渊转身回头。

    孙宁脸局促,犹豫了片刻才说道:“纪哥哥,我……我求你件事。”

    “什么事?”纪渊有点好奇,还没有见过孙宁这样的表情。

    孙宁说道:“待会你见到皇上,提到你们被袭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提孙家?”

    纪渊微微愣,马上明白过来,从吐谷浑三皇子案子开始,孙家就总是出现在案子当,虽然不是主谋,但是总是扮演着推波助澜的角色,原本纪渊就怀疑孙家别有用心,经过这次案子之后,纪渊现在几乎可以断定,孙家很可能是李建成的余党。

    这次自己和孔若都差点被那些黑衣人所杀,虽然那些人身份不明,但想来是李建成的余党的可能性极大。

    纪渊极其愤怒,他原本打算会儿见到李世民的时候,便如实禀报,好让那帮人付出代价。

    见纪渊沉思不语,孙宁慌忙解释道:“我知道孙家现在非常可疑,而且这次把小若伤得这么重,你定很生气,但是毕竟是爷爷手创建出来的,而且现在我们也没有查清,孙家有几人参与了,如果现在就让皇上知道,那皇上定龙颜大怒,孙家恐怕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所以我想能不能让我先查查,等有了确切证据,再禀报皇上……”说到这里,孙宁已经声若蚊丝。

    纪渊心明白,玄武门之变直是李世民的禁忌,当年李世民为了斩草除根,可是把李建成的孩子,也就是自己的侄子全部杀了,这些年来,李世民对李建成余党向来不会手软,所以只要纪渊指出是孙家,即使没有真凭实据,孙家必然也会遭殃。

    孙宁虽然被孙家赶了出来,但是很明显,她对孙家还是有感情的,自然不会让孙家就这么被灭门了。

    孙宁说完之后,脸希冀地看着纪渊,谁知纪渊却轻轻地摇了摇头,孙宁不禁神色黯。

    “你个人去查当然不行,怎么也得叫上我这个长安第神探吧。”纪渊戏谑地看着孙宁,显然他是答应

    孙宁不禁大喜,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大理寺的个密室里面,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端坐其,旁边站着罗雀,而李崇义在另边落座。

    纪渊和花月容应召走了进来。

    此时花月容已经换了身衣服,又精心打扮了番,自然容光焕发,光彩照人。

    二人施礼完毕,长孙皇后仔细打量了番花月容,呵呵笑道:“果然是个美人儿,难怪能把崇义迷得神魂颠倒,这段日子,倒是委屈你了。”

    花月容却神色拘谨,似乎有点紧张,忙笑道:“不委屈……不委屈!”

    纪渊心暗笑,这应该是大实话,她天天在牢里吃好喝好,是点儿也不委屈。

    这时,罗雀却突然怒气冲冲道:“纪渊,这就是你说得藏宝图吗?”说着把个手帕扔在了地上。

    纪渊笑而不语道:“罗雀姑娘动作好快,看来已经把藏宝图取回来了。”

    李崇义马上解释道:“纪渊,你是不是搞错了,罗雀去你说的花月容姑娘的闺房,只拿到这个手帕,并没有你说的藏宝图。”

    纪渊脸不好意思道:“是我搞错了。”说着转身看向花月容,“花月容,你说说,那藏宝图到底在哪里?”

    花月容弱弱地说道:“事发当天,我帮小王爷包扎伤口的时候,用了我的手帕,后来小王爷不见了,我在他原来躺着的地方,发现个满是血污的手帕,我以为是自己的,就随手拿回去了,可是回到家之后,我把手帕洗了,发现并不是我的那个,那个上面绣了密密麻麻的东西,我也没有的当回事,后来我想这也手帕留着也没用,我就……我就……”说着花月容偷看了眼李崇义,“我……我就把它交给店里的伙计,当……当抹布用了。”

    所有人都脸黑线,原来事发当天,那藏宝图掉落在梨香园,而正巧被花月容捡了去。

    这个藏宝图,惊动了多方势力,大理寺,六扇门,李建成余党,甚至当朝皇上,结果却被花月容拿错了,然后就直在清风楼里面当抹布使用,众人都憋的脸忧伤,最终长孙皇后率先忍不住,笑了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林英却突然出现了,他微微有些气喘,行了礼之后,马上将手的块手帕毕恭毕地递了上去:“启禀皇上,微臣按照纪渊的指示,拿到了这藏宝图。”

    李世民示意李崇义,李崇义接了过去,端详番,情绪激动道:“真的!”

    好半晌,罗雀却突然反应过来,指着纪渊道:“你明明早就知道了,为何还让我去跑趟错的地方?你……”说到这里,罗雀脸色变,“你.....在试探我?”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