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这是一场局

作品:《大唐好伙计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这下不光纪渊,其他人也都始料未及,也就是说李崇义竟然喜欢花月容,所以才去给花月容做了假证。

    李崇义急忙分辨道:“我没有见异思迁,这其有误会而已,其实我和花月容姑娘是清白的。”

    李孝恭瞪眼道:“能有什么误会,你天天往清风楼跑,还夜不归宿,别人不误会才怪,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定是你见那花月容长得美貌,比宋灵襄姑娘好看,就看不上人家了。”

    谁知那李崇义竟然不反对,反而附和道:“可是花月容姑娘确实很好看啊!”

    李孝恭气急败坏道:“你看,你这逆子已经完全被那花月容给迷住了,你肯定给人家承诺要明媒正娶,要她当郡王妃,才让那花月容有了幻想,结果才动了杀机杀了宋灵襄姑娘,打算取而代之。”

    李崇义却激动道:“花月容姑娘不是那种人!”

    李孝恭却不以为然:“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哪个姑娘,不垂涎你这郡王妃这个位置的。”

    纪渊听不下去了,冷冷地说道:“王爷,你让我来,不会就是想让我听你如何诋毁我表姐的吧。”

    李孝恭转头看向纪渊,板起脸来:“哦,难道你认为人不是你表姐杀的?”

    “正是!”纪渊毫不犹豫地答道。

    李孝恭却不动声色地继续说道:“可是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想王爷也不会叫我过来了。”纪渊自信地说道。

    李孝恭终于又再次眯起眼睛,爽快地笑了起来:“果然是聪明人,好吧,我就不绕弯子了。”

    纪渊马上冷冷地打断他道:“刚才王爷好像也说了不饶弯子了。”

    纪渊显然是提醒李孝恭,不要再试探他了。

    李孝恭笑容顿敛,神情严肃起来:“实话不瞒你,从案发之后,短短的四五天,大理寺就已经捉拿到了花月容姑娘,而且人证物证俱在,杀人动机也成立,但是这都快过去个多月了,这个案子却直没有结案,你知道为什么吗?”

    纪渊心动道:“他们认为我表姐不是主谋?”

    李孝恭赞赏地点了点头:“没错,因为他们直怀疑是我家义儿和你表姐花月容合谋杀了宋灵襄姑娘,更有甚者,认为是义儿指使或者利用你表姐花月容杀了宋灵襄姑娘。”

    纪渊想了想,以花月容的智商,她被利用去杀人,倒是真有可能的事情。

    孔若却终于忍不住说道:“既然小王爷也被怀疑,为何现在还好好的待在这里,而花姐姐却被关在大牢里。”

    李孝恭冷哼了声道:“他们直没有动这个逆子,自然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而且到目前为止,他们也没有找到确实的证据,证明义儿参与了。”

    “那你找纪渊来到底是干什么,总不能就是来听你这个老王爷讲故事的吧。”孔若没好气道。

    李孝恭却叹了口气道:“虽然大理寺暂时没有找到证据,但是他们却迟迟不肯结案,这说明背后有股力量在纵容他们,而且现在人言可畏,人人都盛传义儿指使他人杀人,时间长了,就是假的也成真的了,到时候我郡王府,反而成了故意包庇。”

    “所以王爷招我们来就是帮你查清此案,还小王爷个清白?”纪渊推测道。

    “嘿嘿,年轻人,如果事情都像你想得那么简单就好了。”李孝恭意味深长地说道。

    纪渊眉头紧皱,脸不解。

    李孝恭意有所指地说道:“你不觉得这是个局吗?”

    纪渊心大吃惊:“王爷的意思是指,是有人故意杀害郡王妃,来嫁祸给小王爷?”

    李孝恭却仍旧摇了摇头:“年轻人,你想得似乎还不够远?”

    纪渊怔了怔,不知道李孝恭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

    李孝恭这时猛地抬头,眼光锐利,扫刚才嘻嘻哈哈的神情,气势摄人,冷冷地说道:“我说得这个局,是从最初义儿和那宋灵襄姑娘相识就已经开始了。”

    这次不光纪渊,众人皆大吃惊,就连李崇义也脸色大变。

    李孝恭嘿嘿冷笑声道:“崇义长年不在京城,直在边关御敌,这才回长安几天,就在听戏的时候,遭遇大火,还深受重伤,还恰巧有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舍身相救……”

    “父王……你是不是想多了?”李崇义半信半疑道。

    李孝恭却挥了挥手,示意李崇义不要打断他:“而且这姑娘最后成功地俘获了崇义的心,让崇义娶了她,时之间这事竟然轰动长安城,搞得家喻户晓,这本来也是好事,可是偏偏在崇义要完婚的时候,竟然就碰到了花月容姑娘,这个不争气的家伙,便又动了心,后悔了这门婚事,接下来更是戏剧性,花月容姑娘和宋灵襄姑娘,因为崇义争风吃醋,导致反目,两个女人互相残杀,最终闹得满城风雨,而崇义也背上了见异思迁,薄情寡义的罪名。”

    孔若在旁边小声嘀咕道:“你儿子本来就是,还需要背?”

    李孝恭接着说道:“而且花月容被关在大理寺大牢里,竟然有人敢公然劫狱,最后无功而返,虽然据说是清风楼里的余众自发组织的,但是我调查过,那些人个个身手了得,劫狱失败之后,竟然全身而退,根本不像是个酒楼的乌合之众,倒像是训练有素的组织。”

    李崇义这时也马上补充道:“那些人不是我派去的,但是现场却留下了我郡王府特有的兵器,我们只好说是被人偷盜而去的,不过我的嫌疑反而更大了。”

    众人都怔住了,如果这些都如李孝恭猜想的那样,那这设局陷害李崇义的人,可谓深谋远虑,用心良苦。

    纪渊看着李孝恭侃侃而谈的样子,突然发现自己开始就看错了这个河间郡王,原本以为这个家伙只是酒色之徒或者玩世不恭,现在看来,他不但深藏不露而且还老谋深算。

    看来史书上记载他晚年醉心酒色,也不过是他的韬光养晦之策而已。

    谁知这时,李孝恭去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你们不要这么严肃,刚才嘛只是本王的些胡乱猜测,这也是为什么本王叫你来的原因,你帮我查查这后面,是不是有人在搞鬼。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人老了就容易胡思乱想,当然,如果真有的话......哼......”说到这里,李孝恭锋芒再次毕露,“虽然我郡王府不复先皇在位时的鼎盛,整天只能龟缩在这郡王府里,但是想要欺负到本王头上,那也得付出代价!”

    孔若沉不住气地问道:“那花姐姐怎么办?”

    李孝恭转头看了看纪渊:“至于花月容,如果她没有参与,只是被人利用了,并不知情,那我会放她马,甚至保他她命,但是她如果参与了,那就莫怪本王无情了。”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