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八十一章:凤驾

作品:《明朝败家子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看着自己曾孙儿死缠烂打的模样,太皇太后是点儿办法都没有。

    她似乎觉得不妥。

    似乎也能猜朱厚照打着什么主意。

    可朱厚照却是撒泼打滚般,令她心有些软了。

    “曾祖母,这车,是孙儿花费了几年功夫,废寝忘食弄出来的,人都说,富贵不还乡,便如锦衣夜行。孙臣也是如此啊。若不给太皇太后看看,花费了这么多苦心,还有个什么意思?孙儿就是想争口气,想要曾祖母知道,孙儿这几年,可不是在胡闹。”

    周氏有些心动,却不敢贸然答应,这是仁寿宫,自己是宫之主,举动,都是意义重大。

    朱厚照又道:“曾祖母不去,孙儿……孙儿往后就成日入宫,陪着曾祖母道听戏。”

    “胡说!”周氏板起脸来训斥他:“你还敢威胁哀家?”

    朱厚照便忙可怜巴巴的样子:“不敢,孙臣只是以后遭受了打击,从今以后,志气便被磨灭了,只好每日听戏自娱。”

    周氏冷冷道:“你说这样的话,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朱厚照便苦着脸:“曾祖母,你去吧,赶紧,再不去就真迟了。”

    拉着周氏的手,晃啊晃。

    周氏觉得自己的老胳膊,竟有些不是自己的了。

    “你都这么大的人了,竟还和孩子样!”

    “曾祖母……”朱厚照使劲的揉揉眼睛,总算有泪水挤出来,期期艾艾道:“说到了孩子,孙臣就想起了朱载墨那个混账……”

    周氏厉声道:“虎毒还不食子呢,载墨聪明伶俐,恭顺宽仁,你骂他做什么。”

    “曾祖母。”朱厚照继续哭。

    周氏叹了口气:“罢罢罢,便由着你吧。”

    朱厚照喜:“车驾已准备好了,就等您老人家去看看,这蒸汽机车,可比那听戏好看哪。”

    “来,孙臣背您出去坐车。”

    “哀家自己能走。”

    “您对孙臣这样的好,孙臣孝敬您,是理所应当的。”

    说着,嗷嗷叫的背起周氏,朝那身边脸懵逼的宦官们道:“还愣着做什么,走啊!”

    仁寿宫霎时间,鸡飞狗跳。

    这等事,最大的忌讳就是夜长梦多,朱厚照风风火火,车马准备妥当了,让周氏上了车,接着急躁的让车夫动身,溜烟儿,车驾出了仁寿宫……

    朱厚照心里感慨,四轮马车,真是伟大的发明啊,若不是有它,还像从前乘坐步撵,只怕还没出仁寿宫,便被劫了。

    ………………

    弘治皇帝如往常这般,和刘健等人,在奉天殿议事。

    弘治皇帝手里捏着的,乃是最新的求索期刊。

    期刊之,是西征讨逆檄。

    这篇章,读来倒是令人热血沸腾。

    本来,贸然出现了个征西,弘治皇帝还勃然大怒。

    他还以为,这又是朱厚照那个臭小子,又伪造了自己的圣旨,下诏西征。

    可细细读来,方才知道,原来并非是这么回事,这里的征西讨逆,是化上,并没有涉及到国家的大策,这是号召读书人们去西方,开疆拓土……

    “这是方卿家和王卿家的章?”

    “是。”刘健捋须,笑吟吟的道:“陛下……老臣以为,此举……没什么不妥。这么多将士,需登陆黄金洲,他们将奉陛下恩旨,卫戍极西,为我大明,开垦荒野,面对数不尽的险恶。方继藩此举,显然是想要号召读书人们同去。他的用心,倒是颇为良苦啊。陛下,我大明以德服人,以孝治天下,这德、孝,终究拖不开圣人大道,自孔子作春秋以来,这两千年来,历朝历代,无不以此为宗旨,这四书五经,圣人之学,乃我大明立国之根基,也是陛下广播仁义的基础,移民们披荆斩棘,远在万里之外,凭什么效忠朝廷,尽心王命吗?靠的,不就是忠义礼孝四字吗?让批读书人……前去……”

    刘健本是说的眉飞色舞。

    旁的李东阳和谢迁也听的连连点头,高兴的合不拢嘴,虽然他们觉得方继藩的章,像给人打鸡血般,似他们这等历经宦海的人,自然,眼就能看出章背后的用心。

    可是这不妨碍他们认为方继藩总算做了件好事。

    他们自己就是圣人门下,深信圣人之学,孔圣人,乃是至圣先师,他的学问,自是不会错的。传播圣学,这叫继往圣之绝学,是让人值得高兴的事,群丘,跑去了黄金洲,朝廷内部,是疑虑重重的,花费太大了,倘若这些人,怀有什么歹心,朝廷如何使其顺服呢。

    现在,让批热血的读书人去,对他们而言,是最好的结果,既可广播仁义,又可使移民归心,举两得。

    可刘健的话,说到了半,却说不下去了。

    因为此前还连连点头的弘治皇帝,却好像了魔怔般,眼睛看向东北角的方向。

    这奉天殿采取的三面落地大窗的格局,

    再加上奉天殿乃是前殿最大的主殿之,下头的地基,夯的格外的高些,因而,从弘治皇帝这里看去,便可将这前殿附近的景物,收眼底。

    弘治皇帝看着东北角方向,队车驾急匆匆的朝着午门方向去。

    他有点懵了。

    朕……下过旨意,让谁车驾入宫吗?

    今日……好像没有吧。

    可是……那车……哪里来的?

    他下子,心不在焉,眼睛依旧直勾勾的看着那远去的车马,徐徐的朝东北角踱步,到了巨幅的落地玻璃之下,驻足,他很费解啊。

    刘健等人也察觉到了异状,纷纷的围拢上去,他们也是有点……懵逼的。

    “陛下……这是……何人车驾?”

    弘治皇帝:“……”

    良久,弘治皇帝回首,看了眼萧敬。

    萧敬也懵了。

    宫行车,这是严厉禁止的。

    除了两宫,也就是太皇太后和张皇后,便是陛下可以行车了。

    哪怕是太子,都得乖乖的步行,其他的臣子,除非陛下有专门的旨意……否则……

    可问题就在于……

    萧敬看着脸狐疑的弘治皇帝,颤,拜下:“奴婢……奴婢不知!”

    弘治皇帝额上青筋暴出。

    他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刚要厉声道:“查!”

    却有宦官匆匆而来:“陛下,陛下……不妙了,不妙了!”

    这不妙二字,实是画龙点睛。

    下子将弘治皇帝的忧虑,彻底的点破。

    弘治皇帝朝那宦官阴沉沉的看了眼。

    宦官道:“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出宫去了。说是在新城,有个通车的典礼,是太子殿下,亲自主持,就是这两日,京师里,盛传的,那什么会动的车……太皇太后娘娘,她走的急…”

    弘治皇帝如遭雷击。

    担忧的事,说发生就发生了。

    他睁大眼睛,死死的看着那宦官:“为何没有人阻拦?”

    “没人敢拦啊,太皇太后和太子殿下,谁敢拦着!”

    弘治皇帝便恶狠狠的看向萧敬。

    萧敬噗通下跪倒。

    心里说,这关咱啥事啊,咱无妄之灾啊。

    他忙道;“是听说了有这么回事,昨日,突然盛传,新城和旧城的铁轨,要通什么车,奴婢……奴婢没往心里去……”

    弘治皇帝死死的盯着,那几乎已经变成了小黑点的车驾队伍……

    他深吸口气。

    要平和,不要动怒。

    要坚强的活下去,若是气死了,这倒好,那个孽畜,就更加无人管束了。

    “是太子劫了太皇太后的车驾出宫?”

    “不,不……是太皇太后自愿去的,说是曾孙有出息,还能弄出会动的车,做曾祖母的,怎么也要去看看。”

    弘治皇帝气急,厉声道:“还不是样,都愣着做什么,都在这里愣着做什么,预备车驾,预备车驾!带上朕的鞭子,不,带金瓜去,带金瓜……”

    “陛下啊,太子殿下,他还是个孩子啊……”

    这下子,所有人都吓坏了。

    金瓜是啥,用后世的眼光去看,那就是个超级大的棒槌,头部如瓜状,用手柄连接。

    弘治皇帝拂袖:“快!”

    ………………

    始发站这里。

    所有的商贾,都受邀而来。

    不只如此,还有方继藩下了帖子,请来的许多勋臣。

    当然,绝大多数公爷、侯爷,是不会凑这个热闹的。

    不过方家的面子,还是要给,更何况,这是太子殿下亲自主持的典礼,既然自己不能来,那么往往,会让个子侄代替自己来。

    人们纷纷聚拢在这巨大的车站,人声鼎沸,他们看到个庞然大物,此刻安静的卧在铁轨上。

    方继藩却显得很是焦急,朱厚照怎么还没来呢,这小子,不会坏事了吧,这可不妙,别招供自己出来啊……

    不过细细想来,小朱秀才还是颇有几分义气的,理应……不会……不会坑自己吧。

    王金元急的满头是汗:“少爷,少爷,吉时到了,要不要发车,耽误了吉时……”

    “吉个屁,那龙泉观的李真人,便是老子的师侄,我说什么时候是吉时,那才是吉时,谁敢和本少爷说眼下是吉时试试?”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