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料事如神

作品:《明朝败家子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方继藩心里想,倘若危大有还活着,想来,已经百三十多岁了吧。

    肯定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使自己拿他出来吹牛,丁点压力都没有,所以方继藩就笑吟吟地看着弘治皇帝,不发言。

    弘治皇帝沉吟道:“既是得道之人,朝廷该有所礼遇,过些日子,朕和太皇太后商议着,给你的恩师加封天师吧,毕竟这是活神仙嘛。”

    “……”

    天师……

    方继藩心里就想,正道,连天师府的张家,也只是受封真人哪,这若是受封了天师,岂不是比张家还厉害了?

    这可不得了。

    不过他没做声,此等追封的事,好像跟自己没啥关系。

    “朕正好还有事想要问问你,前些时日,有鞑靼人小规模的突袭了大同,你如何看?”

    弘治皇帝突然问起,显然,已经认可了方继藩是个有能力的人。

    方继藩大抵回忆了片刻历史,摇摇头道:“这些年,天降异象,不但我大明受了雪灾之苦,这鞑靼人,亦是受灾严重,这鞑靼所在的,乃是困苦的大漠,听说他们那儿,夏天竟降下了雹子,打死了许多牲畜,眼看着这就要入冬了,怕是他们储备的粮食,不足以过冬。”

    “所以……”方继藩深深地看了弘治皇帝眼,历史上,那位号称‘小王子’的鞑靼人,会率领鞑靼大军突袭大明边镇,当然,他们起初是佯攻大同,也就是后世的山西线,可实际上,这不过是掩人耳目的把戏罢了,这样做的目的,是寄希望于朝廷将目光移在山西大同方向,而鞑靼主力,则千里奔袭,居然越过了朵颜三卫的领地,直取辽东。

    而这次突然的洗劫,造成了辽东惨重的损失。

    弘治皇帝不问还好,方继藩听事关到了辽东,便滔滔不绝地道:“既然是粮食不足以过冬,那么鞑靼人袭击大同就没有道理了。大同乃是关塞,护着关内,而在关外,除了些要塞之外,并没有太多的粮食囤积,他们想要夺取粮食,就必须破大同关,而大同关乃是坚城,要破,哪里有这般容易突破,他们若当真能突破大同的防线,我大明早已震动了。”

    “所以,臣认为,他们的目标,绝不是大同,而该是辽东,辽东遍布着大量的村落和集镇,他们即便不攻下锦州,也足以在辽东掠夺足够的粮食,这城外的千里沃土,也足以供他们烧杀劫掠,因而大同只需加强戒备即可,而辽东线,陛下要早作筹谋,坚壁清野,以备不测。”

    弘治皇帝微微愣,他其实直忧心的都是大同。

    毕竟旦鞑靼人猛攻大同,对于大明而言,关系极大,旦突破了雄关,这鞑靼人就可深入关内,甚至威慑到北京城了。

    反而是辽东……他不甚关注,毕竟靠着辽东那儿,是朵颜三卫的牧场,而且辽东有锦州等重要的城池,鞑靼人即便狂攻,明军也有足够的时间和鞑靼人进行反复的拉锯。

    说穿了,辽东隶属于关外,是大明在关外最重要的力量,而大同,却是保护关内的关防力量,两者的分量不同。

    方继藩口咬定,鞑靼人会奇袭辽东,理由是大同他们攻不下关隘,粒粮食都夺不走,而辽东却不同了,那儿可有大量的汉人敷衍,旦鞑靼人突袭,那里就成了鞑靼人的打谷场了。

    弘治皇帝沉思了下,道:“朕知道了,你的意见与兵部不同,不过朕会下旨意,让辽东线有所防备。”

    方继藩心里松了口气,既然弘治皇帝已经这么说了,他倒是不适合再多说什么了,便作揖道:“那么,臣告退了。”

    个人,若是能知道明天发生什么,确实是件可怕的事啊,只这三言两语,又不知可拯救多少人了。

    当然,这切的前提是自己能取信于弘治皇帝,这次,方继藩相信,弘治皇帝对自己,已有足够的信心了。

    只是……弘治皇帝也只是说会提醒辽东的守军,这……似乎还不够吧。而且还提到了兵部……

    兵部显然是更侧重于大同的,毕竟大同和山海关样,都是拱卫京师的关隘,这两个关头失去了另个,京师就完蛋了,当初土木堡之变,瓦剌入关,包围京师,就是从大同进来的。

    失去大同,就等于失去切。

    兵部肯定会选取最稳妥的方案,因为对他们而言,家老小可都在京师,出事了,他们就是千古罪臣。而辽东即便是遭遇了袭击,那也没什么妨碍,只要保住锦州线不失,就不会有太大问题。

    这样想,切都清楚了。

    辽东可以出意外,但大同不能,因而兵部必定是侧重大同,那么他们所有的章程和计划,都将围绕着加强大同的防护为优先。

    不会出事吧……

    倘若到时候敷衍点,即便是提出了预警,可最后,就算皇帝提醒了辽东的守军,可这兵部和辽东,都不将其当做回事,那可糟了。

    这可是数万人的性命,可能这次洗劫,不会给予大明任何的撼动,毕竟鞑靼人,甚至可能连大宁、锦州都拿不下,可城外的军民百姓,却都遭殃了。

    方继藩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出宫,却见朱厚照竟在宫外头候着自己。

    朱厚照美滋滋的上前道:“老方,如何?”

    “不错。”方继藩心里还在操心着方才的事,不过还是扯出了点笑容,鼓励他道:“殿下果然令陛下刮目相看了回。”

    朱厚照便笑了:“这是自然的,王先生教的好。”

    接着似乎觉得还不够:“当然,也是老方教王先生教的好。本宫在等你呢,咱们起去西山,下午还有许多地要耕呢。”

    方继藩摇摇头,道:“殿下,最近的邸报看了吗?关于大同的事。”

    朱厚照撇撇嘴,带着几分不屑道:“才派这点兵马来,那小王子,怕只是想骚扰大同罢了,这点儿兵马,塞牙缝都不够,本宫对他们没兴趣。”

    方继藩沉声道:“若他们的目标不是大同呢?”

    “……”这下,朱厚照沉默起来了。

    他对边镇的事太熟悉了,似是在想什么,顿了下,眼睛突的亮,紧紧地盯着方继藩道:“你的意思是,声东击西?不对吧,他们为何要攻辽东?听说他们遭了灾,死了许多马匹,要攻打辽东,又需越过大宁,大宁那儿,可是有朵颜三卫在,何况,即便突破了大宁,不是还有锦州吗?锦州乃是坚城,他们情急之下,肯定破不了城,那鞑靼的小王子,本宫早有耳闻,他不会这样愚蠢。”

    方继藩和朱厚照并肩而行,却是不疾不徐地道:“可是殿下难道没有想过件事,倘若他们的目的,根本不是攻城,而只是单纯的洗劫呢?殿下也说了,他们遭了灾,而且,即将要入冬了,他们没有足够的粮食,怎么熬得过这个漫漫长冬?”

    “……”朱厚照再次沉默了。

    猛地,他拍方继藩的肩。

    方继藩觉得肩头沉,人顿时矮了截,还有点痛,不由龇牙咧嘴起来,你大爷,身的蛮劲啊。

    朱厚照则是目光炯炯地看着方继藩道:“不错,不错,老方,本宫最佩服的就是你这点,总是料事如神,走,我们进宫去……去见父皇……”

    “臣已禀明陛下了。”方继藩摇摇头:“陛下还算关注,也答应了下旨,令辽东有所戒备,只不过……臣的担心是,兵部和九边的将士们,怕更关注的乃是大同,即便陛下下了旨意,他们也只认为这是常例,多半也只是做做样子,可旦鞑靼人来袭,到时可是要吃大亏了。”

    朱厚照点头道:“说的有道理。”

    方继藩深深地看了朱厚照眼:“太子殿下既然已经知道了百姓的疾苦,那么想想看,比起西山的农户而言,更可怜的,是在关外的军民百姓,那关外,天寒地冻,他们本就缺衣少食,旦遭遇了鞑靼人的袭击,更是妻离子散,死无葬身之地啊。”

    朱厚照听着,眉头不禁深深地拧了起来,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颔首点头。

    本欣赏而言,朱厚照不算是个坏人,虽有些顽劣,可只是从前不太懂事罢了。

    而如今,听方继藩煽情,他带着几分担忧道:“这可如何是好?”

    “示警!”方继藩当机立断,他接着道:“必须要让辽东上下都戒备起来,让整个辽东,坚壁清野,绝不给鞑靼人丝毫的机会!”

    朱厚照咬咬牙:“本宫明白了,可是想做到这点,怕是不容易吧。”

    方继藩道:“问题就在这里,就如那江河边的百姓样,每个百姓都知道江河随时可能泛滥,会冲垮他们的家园,甚至会令他们丧命,可要他们立即放下切,带着自己的财产,远涉百里之外,去躲避洪水,却是很难。所以,眼下只有个办法……”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