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93章 生死角逐(四千字大章)

作品:《极品帝王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战场,风云变幻,让人始料未及。??? ? ≠.≤≥1≤Z≤W≥.≤

    宋军按照宋起命令,有意让开通道,给燕军机会,闯进战车组建的防御。

    林枫,曹阿蛮,率军帐下燕骑,闯进战车,不等林石,林虎率军冲进来,战车缺口合拢,把两万燕骑,阻挡在外。

    “可恶!”林虎率兵在外,担心林枫与曹阿蛮,主动杀进宋军包围,羊入虎口,陷入危机。

    然而,战场央,林枫,曹阿蛮燕军闯进宋军故意留下豁口,他们留意到部分燕骑被阻挡在外。

    不敢耽搁,亦没有惊慌,仍旧按照林枫事先部署,兵分两路。

    向前方警惕的宋军冲杀过去,铁骑滚滚,溅起漫天尘埃。

    在林枫与曹阿蛮两名强人带领下,燕骑所过之处,鸡飞狗跳,血流成河。

    妄图阻挡燕骑的宋军,射出阵阵箭雨,却被移动,燕骑更为密集箭雨射杀。

    攻城车顶端,箭受伤或者惨死的宋军,惨叫着,自攻城车顶端跌落,在地面溅起阵阵尘埃。

    攻城车下方,宋军希冀凭借攻城车,作为掩护,与燕军互相对峙,然而,刀锋战士箭雨射出,射进攻城车上叮当作响,射进宋军身体,出闷声,血流如注。

    短短功夫,推动攻城车前行的宋军,遭遇燕骑沉重打击,伤亡严重。

    侥幸死里逃生者,也不敢在攻城车附近逗留,生怕遭受燕骑箭雨袭击,横死当场。

    不过,有少数倔强宋军,似乎当真打算与燕军对战时,血债血偿,重创燕骑。

    迅猛箭雨,他们照旧推动攻城车前行,在箭雨,不断有宋军倒下,藏在攻城车后方宋军,手持连弩,顽固抵抗。

    当燕骑抓着斩马刀,横冲直撞上来时,宋军主动放弃攻城车,挺身而出,持刀上前,与燕骑死战。

    或者冲向攻城车上方,占据有利位置,暗射杀燕骑。

    时,燕宋联军,好像两个巨大火球,在快移动,相互碰撞。撞击起时,火球火焰不但没有减少,相反火焰越来越旺盛。

    此刻,纵然燕骑对暴露外面的宋军,形成碾压之态,稳稳控制战场优势。然而,战车,不间断射出的长枪,却给移动的燕骑,带来不小威胁。

    小心谨慎激战,燕骑常常被暗箭所伤,长枪穿体而过,饱受痛苦惨死。又或被长枪射下战马,固定地面,重伤,被快赶来的宋军,持刀斩杀。

    林枫率军,亲眼目睹刀锋战士,被防不胜防的长枪威胁,扬刀狂喝:“不与宋军恋战,夺取攻城车,反攻宋军。”

    “夺取攻城车,反攻宋军!”

    征战,燕骑口口相传,手刀锋越迅。

    “夺取攻城车,反攻宋军!”

    “夺取攻城车,反攻宋军!”

    燕骑士气越强势,攻击越迅猛,凭借意志勉强阻挡宋军,目睹身边袍泽,在燕骑越凌厉猛攻,不时倒在血泊。

    步骑对战,步兵全然没有优势,惊慌,纷纷溃逃。

    战车,宋起神情严肃,密切留意战场,赫然察觉,眼前局面似乎与想象,完全不样。

    激战,燕骑快进快出,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清除宋军,强行占领攻城车。

    匆匆闯进攻城车内,对藏在战车内宋军,全部歼灭。

    外面宋军,被杀戮过半,余下宋军,仿佛树倒猢狲散,丢盔弃甲,匆匆逃离。

    宋起揪心,不敢大意,更不敢让燕骑肆意攻击。

    不然,凭借燕骑杀敌手段,势必会全歼外围宋军,旦冲进战车内,将会对战车内宋军,构成严重威胁。

    宋起拳头砸在甲板上,怒气冲冲,喝道:“白副将,吩咐部队,快合围燕骑,二层将士,凭借长枪与连弩,快斩杀燕骑。”

    “王爷放心。”白副将闻声,匆匆移步,站在指挥台上,挥动旗帜,向四面战车内宋军示意。

    各处战车内,宋军匆匆移动,向战车二层移动。

    咕噜,咕噜.....

    四面分散战车,收到白副将示意,驾驶战车快移动,自四面方杀上来。

    对包围得燕骑,进行全面包围,长枪,箭雨,自战车内,仿佛泄洪似得,直愣愣冲出来。

    长枪自战车半人高地方射出,好似穿云箭,在地面上方,雷霆之势移动。

    战车二层,列阵宋军,手端连弩,瞄准战场移动燕骑,扣动连弩,不断射击。

    战场,燕骑箭,不过,连弩射出的断箭,对燕军没有生命威胁。

    倒是快穿梭长枪,对燕骑威胁极大,不仅造成战马重伤,而且使得马背燕骑,时刻有生命威胁。

    疾行,被包围燕骑,不少在移动被长枪射,人仰马翻,长枪穿梭,地死尸。

    “可恶!”

    宋军外围,林虎与林石调兵遣将,察觉宋军战车移动,他们很难冲进宋军,与林枫,曹阿蛮率领的军队,失去联系。

    战场央,枪林箭雨,凶险万分,皇上身系大燕安危,不容有失。

    这会儿,他们必须想方设法杀进战车内,解救皇上于危难。

    林虎,林石,不敢犹豫,彼此双方对望眼,林石斩钉截铁道:“林虎,你亲自率军在外围猛攻宋军,我带领少数军队,前去央帅帐附近,把军营储存的火料全转移过来,万万不能让皇上陷入危机。”

    “你放心,赶紧去吧!”林虎挥刀示意,催促林石快行动。

    林石不做逗留,挥动斩马刀,示意就近想数千刀锋战士,与他撤出战场,向帅帐附近而去。

    林虎目送林石率军离开,转身向四面燕骑吩咐道:“皇上身陷危机,迅把军营燃起的火焰,投放宋军战车,给老子烧掉这些大家伙。”

    “是!”

    燕骑闻声,策马快行动,前行,斩马刀挑起地面燃烧的军帐,撩拨向宋军战车。

    时,地面烟雾腾飞,火星四溅,大量燃烧火焰,抛向宋军战车上。

    烟火弥漫,敷在战车表面,快燃烧。

    天空,宁武目睹地面战况,看到林枫与曹阿蛮率军征战,宋军凭借战车,使燕骑处境非常凶险。

    宁武冷喝道:“通知所有兄弟,猛攻宋军战车,给我狠狠的打!”

    侍卫闻声,挥动彩色旗帜,各个热气球,互相通知。

    很快热气球上燕军,快行动起来,举着火把,点燃火团,迅向宋军战车丢下。

    这时,宁武冷语对侍卫吩咐道:“降低高度,把所有燃料,分成五分,给本将拿过来。”

    “将军,降低热气球,有可能非常危险。”侍卫商议提醒。

    宁武冷脸喝道:“少废话,降低高度,皇上安危重要,还是你我安危重要?”

    侍卫颔,不敢犹豫,向旁边燕军招手,示意集火料,他亲自上前,操控热气球。

    天空上,漂浮数百热气球,宁武乘坐的热气球,穿梭央,快降低。

    此刻,宁武手抓着火把,手抓着木盆大火料,全神贯注盯着战场央,宋起说出战车。

    随着热气球不断降低,宁武死死盯着战车顶端,宋军出入的缺口,时刻准备投放。

    战车,有宋军自上方,匆匆跑下来,向宋起汇报道:“王爷,天空,有热气球靠近。”

    “燕骑靠近,难道不会射下来?”宋起闻声,怒喝。

    闻声,信使匆匆转身离开。

    天空,宁武乘坐的热气球,不断降低高度,战车上,宋军射出的箭雨,嗖嗖自热气球四面穿过。

    “这群王蛋!”宁武低吼,热气球高度将至十余丈时,宁武抓紧时机,快把手里火料点燃,毫不犹豫向宋军战车抛下去。

    火料燃烧,迎风呼呼作响,宁武伸手,毫不犹豫道:“再来,再来,把所有的燃料全拿过来。”

    战车上,阻击的宋军,目睹空火料呼呼燃烧,从天而降,快向战车而来。

    嘶!

    战车顶端宋军目睹,仓皇逃离。

    砰!

    火料跌落通道内,沿着台阶,路火星四溅,向战车内部滚落。

    四散火料,溅落战车内各处,下子,战车内,呼呼燃烧,引起四面大火,冒起浓烟。

    四散宋军,冲进战车底层,向宋起道:“王爷,战车内部起火,快点撤离。”

    “怎么回事?”宋起着急询问。

    “燕军把火料丢进战车内,引起大火。”

    宋起闻声,不敢马虎,急忙亲自向战车上方走去,刚刚抵达二层,噗声,个火料包落进战车内,四处分散,燃起的火焰,直扑宋起,逼得宋起急忙退后。

    在侍卫保护,宋起躲进底层,不久,战车上方,咚咚咚,连续响起三声,战车上方,火焰越来越大。

    “赶紧灭火,赶紧灭火。”宋起仓皇吩咐,战车起火,若不快扑灭,全军唯有冲出战车,与气势汹汹燕骑近身搏击,宋军没有优势。

    旦冲出战车,近百宋军,转眼,会全惨死燕骑战刀下。

    战场央,林枫率领军队,快斩杀四面宋军,为快登上宋军战车,很多刀锋战士,干脆跃下战马,提刀步战。

    激战,肃清战车附近宋军,他们会快推动攻城车前行,向战车靠近。

    偶尔有宋军顽固抵抗,会被身披铁甲的燕军,提刀杀上攻城车上。

    不过,激战,燕军处境不是很好,相反,变得越来越糟糕,随着宋军战车合拢,把燕军死死围在央,枪雨不断自战车内射出,

    尽管燕军征战,已经非常小心谨慎,但是,密集枪雨射来,燕军依然猝不提防。

    在宛若游龙,好像毒蛇的枪雨攻击,伤亡严重,许多燕军遭遇无妄之灾,被长枪射,倒在血泊。

    战场央,林枫亲自指挥战斗,察觉四支燕军队伍,仅有曹阿蛮率领骑兵,与他并肩作战。

    在宋军箭雨,不少燕骑遭遇长枪袭击,要么当场惨死,要么苟延残喘,生不如死。

    林枫惊慌,举着战马刀,向四面燕骑喝道:“夺取的攻城车的燕军,快推动攻城车,向宋军战车靠近,争取杀进战车内,全歼宋军”

    只要把宋军外面防御的战车毁坏,就好像乌龟失去龟壳,刺猬失去身上的长刺,宋军优势会快消减。

    旦双方近身肉搏,宋军休想在燕军身上讨到丁点好处。

    征战燕军,听到林枫传递的命令,快行动起来,肃清四面宋军,推动攻城车前行。

    顷刻之间,宋军有七驾攻城车易主,彻底被燕军完全占领。

    在混乱战场,向宋军战车靠近。

    战车内,宋起率军急于扑灭火焰,战车失去操控,禁止原地,打破战车形成的屏障,外面林虎率军猛攻,不少燕骑跃马爬山战车顶端。

    战车内火焰扑灭,道出冒烟,宋起目睹燕骑逐渐扭转局势,面色铁青,怒不可遏道:“可恶。”

    燕军想凭借攻城车,阻挡战车攻击,痴心妄想。

    不过,宋起尚未留意到,战车外围燕骑跃上战车,正提刀66续续闯进战车内。

    宋起急于消灭包围的燕骑,面色冷峻,向白副将吩咐道:“白副将,吩咐上层宋军,利用连弩,全面射杀燕军,若燕骑靠近,本将唯你是问。”

    “王爷,燕军身披铁甲,铠甲防御不弱,连弩射出箭雨,无法有效斩杀燕骑。”白副将双目盯向外面,注意战场燕军举动,听闻宋起吩咐,急忙建议。

    “连弩无法重创燕军,加快长枪攻击,不要给燕军机会,争取更可能多重创。”经过观察,宋起察觉面前燕军,乃燕军最精锐的刀锋战士,心不禁大喜。

    这会儿,燕军仅有两万余人,若有效歼灭这两万刀锋战士,对燕军打击,会非常大。

    今后与燕骑作战,宋军气势会快飙升。

    白副将不敢犹豫,匆匆移步,抵达战场二层,四面仍旧冒着淡淡火焰,站在指挥台上,向四方战车宋军下命令。

    不久,战场箭雨攻击,明显强大两三分,度更快,来势更猛,杀伤面积更强大。

    宋起窃喜,看着外面倒在血泊燕军,连续被袭击,心产生怒火,渐渐退去。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