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5章出其不意下

作品:《极品帝王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杀虎口没有设防倒也问题不大,关键而今夜已深,整个营盘夜里除少数巡营兵外,大部份人已经早早收拢兵器,栓好战马,转入各自被窝了。√Wくw W★.★く1く W.

    而今面对这猝不提防的袭击,睡意朦胧的士兵,根本无法迅集结,更不要说寻找兵器和战马了。

    看着被残杀的士兵,塔丰心像刀子样,下下被割下来。

    痛心东胡勇士的枉死,悔恨自己的大意,轻敌,让林枫转了空子。

    那些昔日东胡勇士,在陷入惊慌之,表现的惊慌失措,无助迷茫,主将索朗在遇袭时,不能临战组织士兵反击,相反,像缩头乌龟样,躲在马槽下,这幅幅场景,塔丰看在眼里,暗骂用人不当,轻信索朗这个纨绔子弟。

    应了那句不怕神样的对手,就怕猪样的队友。此情此景,面对群狼袭击,束手无策的东胡勇士,塔丰大脑片空白,有那么刻,他浑身无力,有种窒息感。

    就在整个大营乱成团时,大营东面传来哒哒马蹄声,塔丰清楚来人是马哈苏的队伍,仿佛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样,心阵欣喜。

    这马哈苏果然老辣,在大营四处被袭,东胡骑兵根本建立不起有效防御情况下,还能迅集结部队,有心前来救就自己,塔丰心升起丝欣慰,对自己晚上设宴时,对马哈苏的态度,表示深深忏悔。

    可是仔细听,塔丰立刻觉的事情不对头,马哈苏的确带兵前来,骑兵数量还不少,在千余人左右。然而,马哈苏的部队,喊出响亮口号,却是血债血偿,给先祖报仇,为族人报仇,生擒塔丰的口号。

    声音嘹亮,混乱大营内,不少马哈苏部下快集结,朝军主账围拢过来,丝毫没有阻击燕军的意思。

    “混蛋!”站在大帐门口,塔丰手紧紧攥着弯刀,望着乱成团遭的大营,急忙冲向混乱大军,阻止东胡人反击。

    当马哈苏带着千余骑兵,在乱军出现时,塔丰心里就懂了。

    马哈苏,肯定是马哈苏这畜生在夜宴时,察觉自己心思,暗勾结燕军,悄悄引入燕军过虎跳涧铁索桥。

    然而,塔丰又很快否定这个想法,守卫在北面铁索桥的小将,是自己亲信,他由部落里带过来的,绝对值得信任,况且,眼下铁索桥旁正在混战,北岸骑兵仅有少数冲过来。

    事已至此,塔丰思绪万千,这究竟怎么回事,马哈苏铁了心思准备趁乱杀了自己,燕军又悄无声息溜过浑河,两者似乎没有互相勾结,却又似乎有联系。

    这会,塔丰彻底凌乱了,饶他手段不错,思绪敏捷,却也想不出,在他铁桶式布防下,对手怎么出现的杀虎口。

    杀虎口大营内,冲杀声,呐喊声,惨叫声,顷刻间混在起,响成片,整个大营血流成河,巡营士兵仓促跨上战马,来不及冲出,对面冲出人,举刀砍下马腿,又对他动袭击,这种情形大营四面比比皆是,更多来不及穿衣跨上战马的人,只能抓着兵器,与袭击者对抗,可他们这些天生的骑手,又怎么能挡住这些训练有素,上马为骑,下马为步,燕军无与伦比的翘楚呢?

    任何抵抗,都是多余的,毫无成效的,平添杀戮和死亡而已。

    完了!完了,全忘了,塔丰不敢直视眼前这幕,收拢着数十残兵,开始向南突围。

    不是他放任十万东胡人性命于不顾,而是对手战斗力实在太强悍,杀人像切西瓜似地,更重要的,林枫身先士卒,直接点爆燕军士气,仿佛群偷匪,闯进了手无缚鸡之力的良民之家。

    更可怕是燕军攻势从开始就占据上峰,这时,浑河对面数万骑兵,正在快通过,局势面倒的倾向于燕军,继续留下去,连他也会落的被生擒的局面。

    看着大营内林枫提着斩马刀,像个跳骚似地,四处乱窜,带着股刀锋战士,大声狂笑:“弟兄们,杀啊!”

    塔丰心别提有多么苦涩了,但他心暗暗告诉自己,今日之战,仅是开始,饶是你林枫带军渡过浑河,来日在浑河三郡,在真刀真枪再过招。

    而在林枫眼,眼下杀虎口,就是块肥肉,只等自己吃到口。

    旦侯铭封带大军渡过浑河,将是困龙升天,谁也挡不住他征伐东胡的脚步。

    “杀,杀,杀!”更大声音从浑河北岸传来,铁索桥上,已经冲下来骑兵,后面远远不断燕国骑兵正在快南下。

    “哈哈哈,我老侯又活过来了。”侯铭封带着部队,冲过铁索桥,踏在浑河郡土地时,忍不住放声大笑。

    骑兵出现,簇簇密密麻麻箭雨自北面天空射下来,塔丰岂敢在逗留,他知道,眼下杀虎口大势已去,今天自己彻底败了,败得不明不白,败得体无完肤。

    随着数万骑兵渡河来到杀虎口,已经有不少士兵,经受不起战争折磨开始丢下兵器投降,尤其看到大将军索朗,主动缴械投降,时间,拜拜如山倒,缴械投降的人更多了。

    索朗部落乃杀虎口主力,仅次索朗部落的马哈苏部又叛敌投降,这场在塔丰看来,本不该出现的战意,出现的莫名其妙,更是败的莫名其妙。

    营盘内,敌手在增加,战火在快蔓延,他心绝望之情亦无以复加。

    燕军狂妄的笑声是那么刺耳,战马嘶鸣声,是那么令人绝望,东胡人个个倒下,个个死掉,成群结队投降。塔丰知道,这刻,二哥部署的计划已经被破坏了,围堵林枫的计划,至少在杀虎口是彻底流产了。

    他这个东胡第勇士,今日之后,将会成为东胡人的笑柄,塔丰不甘,不甘心就此离去,他要凭借昔日荣耀,在往后战场上扭转东胡溃败局面。

    手攥着弯刀,出声悲悯咆哮,骑在战马上,转头冲出营盘内。

    东胡王派他来浑河三郡,就是为保证浑河三郡万无失,而今却丢失了杀虎口,对他而言,失去的是荣耀,对二哥而言,失去的是信任,东胡王对他能力的怀疑。

    无论怎样,这次莫名其妙的战役,都把他钉在了耻辱柱上。

    来不及冲出营盘,前面马蹄声响,保护着塔丰的侍卫,定神愣,队千余人骑兵,出现在面前。

    嗖嗖嗖,凌乱箭雨射在仓皇逃跑的骑兵和战马身上,苏马哈带着上千骑兵,堵在塔丰面前,喋喋的笑道:“王爷,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马。哈。苏!”塔丰几乎咬碎牙齿吼出这三个字,什么叫落井下石,马哈苏举动,就是不折不扣的落井下石。

    这混蛋明明阻止上千骑兵,能挡住燕军时,为后面骑兵争取时间,却可恶至极用来对付自己。

    他恨,恨没有早日铲除马哈苏这个败类,让他小人之心得逞。

    马哈苏手拿着柄弯刀,身边上千名骑兵长弓搭箭,齐刷刷对准塔丰及数十名仓皇逃离侍卫。

    看着塔丰狼狈的样子,马哈苏哈哈大笑,什么东胡第勇士,什么五王子,什么素有谋略,狗屁,统统是狗屁,若非你出身王室,若非你有东胡王扶持,也不过是茫茫众生个凡人。

    同样会害怕,同样会怕死!

    “塔丰,我知道你很生气,生气就对了,说明今夜之事触及到你的痛处了。”马哈苏不介意趁机讽刺,讽刺这个无论先前,还是现在都对自己有杀心的年轻人。

    “马哈苏,你不得好死!”塔丰被气的不行,直高高在上,今日落下神坛,连马哈苏这等货色也奚落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塔丰举刀,准备动手:“我杀了你!”

    “塔丰小儿,我承认你有匹夫之勇,可眼下,你还当自己有万夫不当之勇么,你来杀我啊,信不信老子让你与你七弟酒泉相会。”马哈苏有些小人得志,塔丰刚策马向前,波箭雨射下,塔丰身边数十名护卫全部倒在血泊里,偌大包围圈里,仅留下塔丰人骑。

    这三十年来,马哈苏每日每夜都活在仇恨,活在惊慌之下,战战兢兢经营着部落,无不期盼有朝日报仇雪恨。

    而今,塔丰兵败,形单影孤,他有需要向燕帝缴纳投名状,所以,于公于私,塔丰今日别想逃离。

    大营侧,侯铭封正带兵肃清少数残敌,憋了数天怒火,今晚战可算痛快了,先前他带领麾下部队,对东胡骑兵展开暴风雨式攻击,以摧枯拉朽之势,冲上东胡人临时组建的两拨防御,奠定了杀虎口夜袭的最终胜利。

    在他的身后,大营营帐陷入火海,那些被打怕的东胡人,全部投降,正被圈在个极小范围内。

    杀虎口军大帐内,俨然已经换了主人,林枫躺在胡床上,美美喘了口气,这几日来四处逃窜,哪有休息机会,哪有现在这般放松,无论是他,还是全军上下,都要好好休息晚。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