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作品:《盛唐不遗憾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夏州城的大老虎太多了,老郭是带兵的人,按道理是没有资格处理这些事情的,李安的职位也同样不是干这事的,按照规定,应该将这些信件交给夏州专门负责吏治的官员,可这些专门负责吏治的官员,并不定是可靠的,万他们本身也有份,那岂不是很糟糕。

    所以,李安打算把这些缴获的信件打包带走,直接当做战利品交给皇帝,让皇帝亲自下令处理此事,如此,下面的人想要瞒天过海就很难做得到了,夏州的蛀虫便可以得到清理。

    当然了,若是仅仅只带回信件,就显得非常不好了,从马贼巢穴缴获的值钱财宝也要并带回去,此时的缴获不多,接下来肯定会有不少缴获的。

    “这么点小事,居然要让陛下亲自过问,这是不是有些太过了。”

    老郭开口说道。

    “那又能如何呢?我实在信不过吏部的那些家伙,就怕这些信件到了他们的手里,这事儿就石沉大海了,还是交给陛下看眼比较稳妥,哪怕只看封,吏部的那些家伙也不敢不赶紧处理。”

    李安开口说道。

    老郭点了点头道:“说的有道理,不过,就是要辛苦陛下了,这些蛀虫,我会看着的,绝对不会让他们跑掉。”

    “王刺史,夏州刺史不就是姓王么,他也有份。”

    李安看到信件的内容开口说道。

    老郭很是重视,连忙拿去看了看,开口道:“这也不能证明与王刺史有关啊!写信的人让马贼首领放心,王刺史肯定帮忙,仅凭这个消息也不能给王刺史定罪,不过,嫌疑还是有的。”

    “是啊!这些蛀虫都很小心,应该都是让心腹与马贼联络的,不过,从这几年的情况看,应该与这些家伙脱不了干系,若是没有这些蛀虫的帮忙,马贼怎么可能每次都能准备的避开朝廷兵马的围剿和设伏,尤其是老郭你来这里之前,当地的官兵每次都是扑空,简直就是做做样子,丝毫的伤亡都没有,甚至,都没与马贼照过面。”

    李安开口说道。

    这种情况在古代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官匪很多时候都是家人,也就是所谓的官匪家,他们互相配合各取所需,能够很好的获得双赢,而吃亏的就是商人和老百姓了。

    官匪家,养贼自重已经成了古代边关大佬的潜规则了,好多自私自利的家伙,都会采取这种办法来巩固自己的地位,而这对于朝廷和百姓来说,那就是非常不好的事情了。

    对于这种行为,李安是极为痛恨的,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可耻的行为。

    老郭对于李安的分析很是认可,不过,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还是不能给人家定罪,这些都不是他个将领该考虑的事情了,这个糟心事儿推给朝廷就是了。

    在距离夏州不远的处隐蔽之地,千兵马悄悄的驻扎在这里,这是从京城调来的兵马,虽然人数不多,不过,都是装备最好的武器,战斗力极为强悍,用来对付马贼是绰绰有余的。

    “将军,昨夜夏州城外的兵马似乎有调动的迹象,今日早,更有两千精锐奔袭西北方向的契吴山,看来似乎有大仗要打。”

    名士兵开口说道。

    陈玄礼开口说道:“都歇了好几天了,这算怎么回事,别人去打仗,把我们丢在这里,不行,我军也要去西北凑热闹,既然来趟,总不能白来吧!”

    “将军,可我们并没有接到任何的命令,若是没有命令就贸然前往,只怕李侍郎会怪罪的。”

    部下开口说道。

    “怪罪,我还要怪他呢?大老远的来趟,把我们扔在这里算怎么回事,没事儿,听本将的,全军立即开拔,前往契吴山。”

    陈玄礼不高兴了,开口下令道。

    部下没辙,只好让大军尽快收拾行装,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奔向契吴山。

    在契吴山的某处,独眼与十几名小马贼正在休息,他带着十几名小马贼准备去投靠马贼首领,因为没有马匹,所以,他们行动起来很是缓慢,走了好长时间也没有走到巢穴的位置,毕竟,人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根本就没法与马匹的速度相提并论。

    “大家吃点咸肉喝点水,休息下再走。”

    独眼也是真的走不动了,喘了几口粗气,开口说道。

    十几名小马贼都很是疲累,他们这才走了二十多里,就已经有些受不了了,毕竟,山路不是那么好走的,在山路上走十里,与平地路面走十里路是有很大差距的,两者根本就没啥可比性。

    “累死了,这还要走多久啊!”

    名小马贼开口抱怨道。

    “临走的时候,也没给匹马,若是有马的话,估计这会儿早就到了。”

    又名马贼骂骂咧咧的说道。

    “能顺利的离开就算不错了,你还想要马,真是痴心妄想。”

    名马贼反驳。

    “独眼兄,还要多久才能到啊!”

    小马驹发泄似的攀折树枝,开口问道。

    独眼马贼开口安抚众人道:“诸位,都打起精神,还有十余里路,现在我们已经走了六成的路了,还剩下四成,今日傍晚之前肯定能够走到的。”

    说完警惕的看向身后的远处,他非常担心官兵会派人跟踪他们,若是如此,马贼巢穴就暴露了,他就成了马贼群体的罪人了。

    他直盯着后面看,过了许久都没有发现有人跟踪,这才放心的闭目小憩。

    “还有十余里,哎,好像躺在马背上啊!”

    “若是有马车就更好了,可以美美的睡觉,我可是两天夜没睡了,真的是困的要死。”

    “就你没睡,我们可都是夜没睡,我们都很困啊!”

    “要不睡觉再走吧!实在是太累了。”

    小马贼们从昨夜被俘虏开始,就没有睡觉,个个的都非常的疲乏,都很想立刻躺在地上睡觉,好好的休息下,然后再上路。

    “这荒郊野岭的,小心被狼崽子给叼了,还是回去再休息吧!再休息刻就出发。”

    独眼马贼开口说道。

    在十几里外的马贼隐蔽巢**,马贼首领的精神显得非常不好,他是夜都没有休息,因为根本就睡不着,原本打算给官兵个教训,结果却把自己的主力给断送了,就连苦心经营多年的巢穴,也丢了大半,各种粮食物资更是损失殆尽。

    被抢救出来的就只有三四百的兵马,还有两个月的余粮了,不过,财宝损失不大,最值钱的东西基本都带出来了,并没有留给官兵,这点是唯让马贼首领感到欣慰的,若是连这些也丢了,那他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主要力量损失惨重,这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剩下马贼的信心被官兵打没了,个个的都犹如丧家之犬般,显得很是没有精神,而对未来的恐惧是最要命的,粮食所剩不多,虽然能维持两个多月,可时间过得是非常快的,两个月也就是眨眼的功夫,若是官兵持续封锁契吴山,他们就会被活活饿死,最主要是活的不够潇洒了,不是想干啥就能干啥的了。

    在老郭来夏州之前,这里的马贼日子是非常舒坦的,不但好吃好喝的享受着,而且,还经常三五成群的乔装去夏州城内闲逛,去酒楼买醉,去青楼寻找意的姑娘,这日子过的如此惬意,帝王也不过如此,可现在却被困死在山,这日子简直没发过。

    眼前困难重重,这让马贼首领打起了退堂鼓,他的打算就是逃离契吴山,带着麾下的马贼去别的大山里发展,日后有机会再回来,可如此开这个口倒是难倒马贼首领了。

    现在他的二弟和众多心腹都被朝廷的兵马歼灭了,这算得上是不共戴天之仇了,若是不能给兄弟们报仇,而是灰溜溜的逃离契吴山,他的威信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手下的这些马贼,很有可能会不服他,如此来,他的统治地位就要受到很大的威胁了。

    毕竟,他之所以能够稳坐首领的位置,就是因为麾下的几个兄弟直挺他,有这些起家大兄弟的支持,他的地位才能稳固,而此刻,直挺他的兄弟,基本上全都挂了,而这次损失惨重,也是他亲自指挥的,威信和支持者同时失去,他的地位自然是风雨飘摇的。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若是他表现的很软弱,不能够给死去的兄弟讨个公道,不能让麾下的兄弟们满意,那么,难保不会冒出个有野心的家伙,通过各种手段将他顶替,甚至,利用马贼们的不满戾气,将其杀了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此刻的马贼首领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他现在对自己麾下的人都有些恐惧,这种恐惧甚至超过了对官兵的恐惧。

    官兵虽然很强大,但他只要躲的远远的就行了,完全有能力应对,而手底下的人就不同了,这些人直就待在自己的身边,万有了异心的话,分分钟都能要了他的小命。

    看着这些麾下的马贼们三五成群的聚在起谈话,马贼首领就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他根本就听不到这些人在谈论什么,会不会是谈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呢?若是如此的话,自己的项上人头还能保存多久,总之,在多数心腹身死之后,他已经变得疑神疑鬼起来了,他此刻是谁都不信,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首领,该吃饭了。”

    名小马贼,面无表情的把饭菜端上来了。

    “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马贼首领胆气已经没了,对待个小人物,也变得客气起来了。

    这倒是让直伺候他的小马贼有些不太适应。

    “首领,您太客气了,慢用。”

    小马贼说了句,然后缓缓的退下。

    不过,此刻的马贼首领真的是没啥胃口,看到任何东西都不想吃,他就静静的看着这些食物,觉得很是难以下咽。

    “大哥,还没吃呢?”

    名瘦了吧唧的马贼小头目走了进来,他看上去也是脸色不佳。

    “哎!七个生死兄弟,现在就剩你我了,这都怪我啊!二弟他们且不说,若不是我贪恋财物,也不会让独眼兄弟冒险回去,结果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差不多是被官兵给抓了,这都是我的过错啊!”

    马贼首领懊悔的说道。

    “大哥,现在说这些也没啥用,我们还是想想今后怎么办吧!”

    瘦马贼开口说道。

    马贼首领看着自己的兄弟,酝酿了好久,开口说道:“瘦猴兄弟啊!这次损失惨重都是我的过错,只怕兄弟们也不会再服我了,我这个首领算是做到头了,不如你来做首领,带着兄弟们走出困境,大哥永远支持你。”

    这是明摆着的试探,是马贼首领觉得自己威信没了,而他若是倒台了,他的这个兄弟就是最佳的继承人了,做首领这么多年,除了七个兄弟之外,他与绝大多数下面的人都没啥大的接触,精锐马贼也都是几个兄弟分别统领,如此来,各个小头目互相牵制,他的位置才能越来越稳固,而此刻,小头目几乎全都葬送了,就剩下这个瘦猴了,而这个瘦猴麾下足有百余人,其余的二百多马贼都是其它兄弟的人马,而随着这些兄弟的身死,二百多人已经成了盘散沙,最大的团体也就十几个人,二三百人足有二三十个团体,这些盘散沙如何能够对抗瘦猴团结的百人马,所以,这个兄弟若是有异心的话,马贼首领就完蛋了。

    同样的,若这个兄弟能够挺他,那么,他的地位就会稳固,二三十个小团体也就掀不起什么风浪了,渐渐的就可以走出危机了。

    “大哥说的是哪里话,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我们兄弟要互相扶持才是,大哥只管放心,只要有我瘦猴在,就没有人敢不服大哥,大哥永远都是我们的首领。”

    瘦猴贼精贼精的,他不是不想当首领,实在是心里没底,万这帐篷里埋伏刀斧手的话,他的唐突决定就有可能会让自己丢掉小命。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