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锦马超

作品:《董氏王朝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激荡嘹亮的鼓号声,咚咚直响,振奋人心,让天地都为之震颤,双方鼓号手都牟足了气力各自为本方的兵将助威呐喊,西凉兵与皇甫嵩的大汉精锐彼此交织在起,随着奋勇登上城头的兵卒越来越多,渐渐陷入了惨烈的白刃战。

    庞德拎着鬼头刀健步如飞,眼看就要登上城楼,云梯被十几个守兵用长枪挑的立了起来,身旁的兵卒纷纷跌落城下,庞德咬牙虎吼声,愣是脚下用力,借力纵向临近的另个云梯,腾腾腾…阔步爬到城垛边,左手扒住城垛,庞德漂亮的个翻身,身子倒翻身稳稳的落在了城墙上。

    数十名守兵挥舞着刀枪齐齐的杀来,庞德瓷牙咧嘴,面露狰狞的大笑,迎着守兵轮刀杀入人群之,鬼头刀阵狂舞,刀锋过处,血肉飞溅,不少守兵愣是难以抵挡庞德的天生神力,纷纷被大刀将身子劈为两半。

    庞德强悍,勇不可挡,杀的守兵东倒西歪,惨叫声不绝,庞德乃马腾麾下有名的虎将,刀法精湛,本领不俗,可皇甫嵩的守兵,也都是悍不畏死的精壮悍卒,个倒下,两个倒下…气势丝毫不受影响,愣是凭着人多势众,将庞德死死的缠住,不让庞德前进半步。

    马岱纵马持枪领兵高举冲城锤不断的猛砸函谷关的城门,可是城门后,守兵拼命死守,城门虽然被砸的震天响,愣是依旧挺立不倒,众人头顶,羽箭雷石不住倾落,马岱统领的三千精兵,不到个时辰便伤亡过半,战斗愈胶着,西凉兵虽然勇猛,**登上城楼,又**被杀退,就算是庞德这样的猛将。面对密不透风的人海战术,时间长,身上也留下了很多伤口,鲜血染红了盔甲。庞德状如疯虎,不住的张嘴狂吼,砍倒的守兵尸体早已堆满地,脚下也是鲜血滚滚流淌,可。愣是无法前进步。

    “杀…”

    见庞德如此勇猛,皇甫郦亲自领兵杀了过来,冲到近前,拧枪直刺庞德前心,庞德挥刀抵挡,嘡啷啷…声巨响,震的四周兵卒纷纷后退,就连皇甫郦的长枪也被轻易的荡了出去,庞德刚要纵身前冲,十几个守兵齐齐的举枪刺来。愣是将庞德逼的不住后退,眼看再往后退,就是城墙边沿了,不少守兵咬牙怒吼声“兄弟们,上,把他推到城下摔死他。”

    这些守兵愣是不怕死再次冲了上来,个个杀气腾腾,脚下飞快的奔跑着,至于眼前就是城墙边,他们根本不在乎。庞德赶忙翻身闪到旁,两个守兵愣是止不住身形跌下了城墙,面对守兵如此悍不畏死的搏命气势,就算久经沙场的庞德。心也甚是敬服。

    不愧是皇甫嵩带出来的兵,皆是百战精锐,不愧为大汉朝的精锐之师!

    久攻不下,战斗不但惨烈,而且也陷入了僵持阶段,将近半日猛攻。西凉兵愣是无法夺取函谷关,伤亡却已经过万,兵卒们的士气,也开始颓丧低落了下来,加上长途跋涉,没有得到足够的歇息,激战这么久,兵将们终于露出了疲态,马无奈,只好下令撤兵。

    “众兵将,随我出城冲杀,务必给我擒下马小儿。”

    见马撤兵,皇甫嵩当即领兵追杀,众人气势如虹,杀气冲天,愣是路掩杀,将马的人马赶到了枫林坡,早早就埋伏在这里的候岚和薛豹,突然从左右两翼杀出,马的西凉兵顿时陷入了绝境。

    攻城的时候,马坐镇后方,指挥三军,没有登城参战,这次,西凉兵身陷重围,马,如野兽般,终于张开了嗜血的獠牙,露出了杀人狂魔的本性。

    马纵马持枪,径直杀向大将候岚,身前汉兵潮水般不断涌来,马目视前方,面沉似水,眼睛都不眨下,手银枪如暴风骤雨般不断刺出,四周左右如同瞬间交织成张无形的枪般,当真是碰上死,擦着伤,枪枪夺命,招招狠辣,悍勇无畏的大汉精兵,在马近前,如同纸糊的般,随着马纵马杀来,纷纷风吹麦浪般倒下,伯龙驹度丝毫不减,可马蹄声过后,马的身后,却是躺倒了地死尸。

    候岚身旁足足有数千精兵,愣是眼睁睁的瞅着马冲自己飞驰而来,没有个人挡得住不足十五岁的马。

    “快给我拦住他。放箭。”

    马越冲越近,越杀越猛,候岚吓的有些慌神,忙催促身旁的弓箭手放箭。

    “嗖嗖嗖…”

    弓弦声响过,轮箭雨漫天飞射直奔马而去,马天狼枪陡然加快,瞬间幻化出万千枪影,射来的雕翎,出阵叮铛的脆响,纷纷跌落在地上,连马的半根毫毛都伤不到,可眨眼之间,马的伯龙驹已经冲到了弓箭手的阵营前,声怒吼“挡我者死!”

    声音还在耳边久久回荡,不少弓箭手却已经随着急促的马蹄声不甘心的倒了下去,众人胸前心窝处,都多了个血淋淋的血洞,位置不偏不倚,正心口,马虎入羊群般,长枪如龙,攻势如潮,枪急马快,无人能挡,候岚刚要催马向旁溜走,身后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那清脆的马蹄声,如爆豆般急促,震的候岚的心尖突突狂跳,夺命的死神,瞬间笼罩在候岚的心头。

    “狗贼,受死吧。”

    声冰冷入骨的冷喝,马突然起身双脚在马背上轻轻点,身如惊虹般飞快的拧枪冲向候岚,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出,候岚的胸前便瞬间多出了柄沾满鲜血的银枪。

    马的长枪,与众不同,不但枪头带有血槽,更多了五个夺命的暗勾,乍看,跟寻常的长枪类似,可是五把银钩旦亮出,那绝对非常恐怖,用力回抽银枪,五个银勾飞快的射出,生生的将候岚的心脏搅割的粉碎,候岚在马身前,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枪夺命,当马挥剑将候岚的人头砍落的时候,候岚率领的兵将,全都阵目瞪口呆。

    将候岚的人头不屑的挂在马脖子上,马根本不满足,再次催马拧枪杀向了薛豹。

    不多时,薛豹也步了候岚的后尘,连折损两员大将,马雄威大振,马让马岱庞德率兵先走,孤身人,横枪立马,为三军将士殿后。

    个三军主将,居然甘愿为将士们孤身殿后,无论胆魄,还是本领,马都让人敬服。

    西凉儿郎个个感动,纷纷不舍的回头看了马眼,马长枪在手,冷冷的扫视着面前再次聚拢过来的汉末精锐,不屑的咧嘴狂笑。

    “杀…”

    皇甫郦振臂高喊声,上万名兵卒纷纷高喊着再次杀向马,马临危不惧,孤身迎敌,纵马冲入汉兵,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愣是直到西凉兵全部撤离,马才身血染的勒马撤走,这战,虽然西凉兵伤亡惨重,可马的名字,却深深的刻在了皇甫嵩的心头。

    ………………

    董羿的太守府,只是最为寻常的处六进的庭院,看起来,并不起眼,可是太守府门前,却挺身持剑,伫立着十几名神色冷峻杀气惊人的守卫,凡是门前路过的行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快步走过,谁也不敢在此多停留半步,大军悉数奔赴前线,对家蔡琰等人的保卫工作,董羿丝毫不敢大意,明面上,不但派有重兵护卫,暗处锦衣卫也四处巡视,没人敢前来滋事,更不会扰乱这里的清净。

    后院凉亭之,已身为人妇的蔡琰,身素白的衣裙,脸上薄施粉黛,乌黑亮丽的头青丝也只是随意的挽起简单的髻插了根玉簪,虽不施点缀,可蔡琰仍旧难掩迷人的天姿国色,如静静绽放的初荷,娴静而不失娇美。

    董羿虽然行事果断,却并不高调,不但住处非常寻常,就连府内的摆设也很简单,院除了栽种了不少盆栽花卉,派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春意,并没有丝毫奢华巍峨的气度,蔡琰虽是大户千金,出身大儒之家,倒生性恬淡,并不喜奢华锦绣,闲暇弹琴抚曲,绣些刺绣,做些针织,倒很少出府,如今身边多了个可爱活泼的侄女,蔡琰又多了分工作,那就是教授董白琴棋书画,看似温柔恬静的蔡琰,严厉的模样,倒让小董白委屈的直撅嘴。

    “婶娘,好累啊,整天不是写字,就是练琴,好无趣啊,咱们出去玩会吧。”刚临摹了几个字,董白就皱着眉头,开始撅嘴撒娇。

    如果换做董羿在旁的话,指定大手挥,然后笑着回道“成,走起。”然后大小两人就会溜溜达达的走到大街上肆意游玩番。

    “白儿,听话,你小叔现在正在前线领兵杀敌,你…就不想让他回来开心下吗,到时候,若知道白儿这些时日识了这么多字,还会弹琴作画,你小叔定然欢喜的紧,你说呢?”

    “可是,真的好累啊。”董白皱着眉头,拖着香腮,小脑袋里做了番激烈的挣扎,脸为难的嘟囔道。(。)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