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3章 石少坚变妖,百宝汤(求订阅!)

作品:《我师叔是林正英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出了命案,而且还是被吸干血而死,疑似是僵尸作案。

    不管这件事是否是石坚父子所为,张敬都要去看看。

    “尸体现在在哪里?”

    张敬问道。

    “衙门放着呢!”

    常威擦了把汗水。

    “走吧,去衙门看看!”

    张敬立即起身,和常威起朝着衙门赶去。

    然而等赶到的时候,发现九叔、蔗姑、才、秋生已经比张敬先步赶到了。

    因为这几具干尸是镇上居民在处偏僻的小巷子里发现的,所以已经在镇上造成了不小的轰动,搞得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甚至危机感意识强烈点的,现在都直奔米店、菜市场,开始抢购糯米、黑狗血之类预防僵尸的东西。

    九叔几人正在镇上逛街买东西,自然听到了消息。

    “师叔。”张敬上前打着招呼。

    “来了。”九叔点点头,随即看向阿威,问道:“队长,这些受害者的身份都是谁,你查清楚了没有?”

    “暂时还没有查清楚。这些人都不是咱们镇上的,没人认识。现在就在查,是不是从其他地方,路过咱们任家镇被僵尸害了。”常威解释道。

    “这些人不是被僵尸咬的。”九叔摇头道。

    “不是被僵尸咬的?难道还有人会吸食鲜血?”常威瞪大眼睛,十分震惊。

    九叔指了指几具尸体上的脑袋:“如果是僵尸咬人,你觉得它咬了后还会在尸体上画符咒吗?”

    “额……”常威被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几具尸体说起来的确是很古怪,死后他们竟然被画了脸的蓝色诡异符咒!

    常威他们开始也没多想,看见被吸血直接就想到了僵尸,没想太深。

    现在经过九叔这么提醒,才觉得事情不对劲。

    要是当初还不知道九叔厉害的常威,这时候为了维护他身为保安队队长的威严,就算不懂也要胡扯扯通,用他的歪理邪说来镇住众人。

    如果九叔还不识趣,他就该祸水东引,直接说这符咒只有你们这些修道之人才会画,这么说来这些人是九叔你杀的咯?来人,给我拿下!

    现在嘛……

    常威尴尬笑后,满脸心虚的请教道:“九叔,如果这些人不是僵尸所咬,那又会是谁杀的呢?”

    张敬看到现场情况,就已经能确定是怎么回事了。

    这些人果真不是死于僵尸口,而是死于石坚父子手。

    石坚为了救他的儿子,依然选择了邪修的办法,让他儿子吸人血,将其祭炼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任家镇没有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他就从其他地方找到了来救他儿子。

    不过张敬也没有直接公布,九叔现在赶上了,以九叔的见多识广,应该能大致猜到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九叔弯下身,仔细检查了尸体脸上的符。

    这些符他都没见过,但是他能肯定,这些符肯定不是道门正统所拥有的,而是邪修之符!

    这些符,及时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已经被施展过了,但若是凝神观察,却依然能从符看到股极致的邪恶气息!

    并且,九叔在符之,看出了这些人的生辰字!

    “这些人……全部都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九叔的字眉紧锁,沉声道:“恐怕,是有邪修在暗炼制魔物!”

    “炼制魔物?这是怎么回事啊?类似于培养僵尸吗?”阿威不懂就问。

    九叔沉声道:“这比炼制僵尸,更加惨绝人性,更恐怖!”

    常威闻言吓了个哆嗦,连忙道:“那么接下来,咱们任家镇岂不是又危险了?要笼罩在腥风血雨之?”

    九叔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担心。这背后的邪修既然所杀的,都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之人,那正常情况下,般人是不会有危险的。队长你只需要这几日安排士兵,巡逻勤点就可以了。”

    常威松了口大气。

    “不过这几具尸体,队长你还是安排尽快火化吧。虽然他们不是被僵尸所咬,身上尸气不重。可如果不火化土葬,也容易出事情。”

    九叔最后安排了句,便带着张敬等人离开了。

    虽然嘴上说着任家镇不会有什么乱子,但九叔脸上的表情却依然不轻松,显得颇为沉重。

    很显然,九叔对于这个‘邪修’的身份,有了定的猜想。

    而众人刚走没多远,忽然才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样,下就蹦到了张敬身边,像个树袋熊样抓住了张敬的手臂。

    “干嘛啊,才师兄!”张敬没好气地道。

    才紧张起来又有点结巴,指着前方不远处街道拐角,说道:“师……师弟,你快看!”

    众人都随着才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曾经被张敬和才‘杀死’的石少坚,又安然无恙的出现了,副心情愉悦的模样逛着街。

    才正是因为石少坚差不多是亲手死在他和张敬手里,现在看到石少坚有复活,所以才会吓大跳,像是见了鬼。

    蔗姑不明所以,惊讶地啧啧称奇道:“看来石坚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嘛。就算咱们没将棺材菌给他,他也想到了其他办法,把他儿子救活了。”

    九叔却是沉声道:“就怕事情没那么简单!石少坚的肉身,可是被野狗啃食得七零碎,几乎不成人样了。就算用棺材菌,他也得经过漫长的时间才有可能能恢复如初。这世上,没有什么灵丹妙药,能够让个人身体被毁坏成那副模样,在短短几天之内就恢复!”

    蔗姑之前是不知道石少坚当初的伤情。

    现在知道后,再加上九叔这么说,顿时回过神来,不敢置信地道:“师兄,你的意思是说,刚才那些尸体……”

    蔗姑也早就对石坚失望,没有再将其当做大师兄来看待。

    但是,她也只是觉得石坚这个人自私自利,做人失败,人品不好而已。

    她可从来没有想过,石坚会成为邪修啊!

    若这是真的,那石坚可就是彻底走上了邪路,是足以让整个茅山派都为之蒙羞的!

    九叔却是点了点头。

    蔗姑脸上表情惊呆了,说:“他怎么……怎么能这样?他可是我们茅山派弟子,而且还是大师兄!他怎么能……修炼邪功,成为邪修!”

    才和秋生这时候也终于明白了,两人对视眼,低呼道:“石坚是邪修?刚才衙门那些人,都是他杀的!”

    “嘘!”

    九叔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瞪了眼两个徒弟,说道:“现在还只是猜测,并没有确定。”

    秋生囔囔道:“这还用确定吗?我看就是了!除了石坚,咱们任家镇上哪里还有什么邪修嘛。”

    九叔摇了摇头,沉声道:“咱们不能凭空无人清白,万石少坚是真的用正当手段恢复的呢?”

    说着,九叔便从包里逃出来根被特殊祭炼过,三尺多长的银针,对秋生道:“秋生,你用这根银针偷偷去刺下石少坚,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秋生身手矫健,是武林高手。

    不让他单枪匹马去捉鬼除妖,只是暗偷袭刺下人,对他来说是没有难度的。

    这时候街上正热闹,人声鼎沸,行人如织,秋生抓着银针尾随在石少坚后面,很快就在处拥挤的地方找到了机会,下手点也不留情,用银针狠狠朝着石少坚腰部刺过去。

    噗嗤!

    银针入体,本来秋生觉得石少坚肯定会疼得大喊大叫,他只需要迅速抽出银针躲入人群就行。

    可是哪知道,他针刺入大半,石少坚竟然完全没有反应,似乎根本就不会痛样!

    “靠,这家伙神经错乱了吗?”

    秋生愣了半拍,才赶紧把银针抽出来。

    不抽不知道,抽吓跳。

    银针抽出来后,上面附着的不是鲜血,而是黑乎乎犹如呕吐物般的粘稠状东西,散发着恶臭味。

    “靠!怎么这么臭?”

    “谁啊?谁放了个臭屁,臭死人了!是放的猪猪神屁吗?”

    附近人群当即有不少人嚷嚷吵起来,纷纷捂着鼻子。

    而那石少坚,却好像也闻不到臭味,已然双手背负在身后,副心情美妙的样子向前走去。

    秋生也没有多逗留,手拿着银针手捂着鼻子迅速往回跑,道:“师傅,师傅!石少坚果真有古怪!”

    九叔接过银针看了眼,脸色彻底沉了下来,说道:“不是有古怪,而是他已经变成妖了!”

    看着银针上黑乎乎的东西,九叔想到了当初他和张敬联手铲除的黑龙山邪修。

    那群土匪的三个头子,也是修炼的邪功将肉身变得和正常人类大相庭径。

    现在的石少坚,便已经有了那三个邪修的几分雏形了。

    看来,石坚的确是早就已经和邪修相互勾结,早就已经在暗修炼邪功了!

    想到此处,九叔心就忍不住有些痛心。

    秋生闷声闷气地道:“人变成妖?人妖?”

    九叔摇头,眼神凌冽地道:“是尸妖!衙门那些人,果真是他们父子两人所杀!而且,他这样的尸妖,如果想要保持原样,那就得继续不断杀人!”

    张敬听到这里,不再犹豫,站出来说道:“师叔,不用再等了吧?咱们今晚就将这父子二人通通解决了吧?我的大宝剑,已经饥渴难耐了!”

    “大宝剑,饥渴难耐?”秋生对张敬的说法感到新奇,道:“师弟,你说话可真有水平!我的拳头也已经饥渴难耐了!”

    才想了想,附庸风雅道:“我……我全身都饥渴难耐了!”

    九叔没理会两个徒弟的活宝,眼神几经挣扎纠结,最终还是道:“我想再等等……”

    张敬本来想劝说,结果不等他开口,蔗姑就站到了九叔面前,严肃地道:“师兄,不能等了!石坚已经走上了邪路,这是证据确凿的事情,咱们何必再估计同门之情!要是不及时动手,可就又要死人了!师兄,我希望你不要妇人之仁!”

    因为心愤怒,蔗姑都没称呼九叔为相公,直接称呼师兄了。

    语气也是很少这么严肃。

    九叔叹了口气,摇头道:“我不是妇人之仁,我是想再给他个机会。我会想个办法破掉石少坚的邪功,让他现出原形,没办法再伪装成尸妖!然后,再当面戳破石坚的阴谋。如果他不肯悔改,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会立即代替师傅清理门户!”

    九叔终究还是个十分念旧情的人。

    要是般人,被石坚几次三番为难,早就对其恨之入骨,恨不得先杀之而后快了。

    但九叔现在,只是不再把石坚当做大师兄,不会再尊敬他,却是没有恨他。

    不过九叔也不是不明是非之人。

    他知道个道士,如果变成了邪修有多可怕,可比僵尸、厉鬼都要歹毒!

    而像石坚这般修为高深的道士,若是为恶,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所以,要是石坚执迷不悟,他可不会迂腐到因为其身份,对他手下留情。

    这次是他给石坚最后的机会。

    若是石坚不肯悔改,他必然会痛下杀手!

    蔗姑闻言,想了想后,道:“好,就听师兄你的!你准备用什么办法来彻底破除石少坚的邪功?他这邪功我看着诡异,恐怕般的破邪东西,是不行的吧?”

    九叔想了会儿,说:“百宝汤!”

    “百宝汤?”

    才和秋生闻言,颇为好奇地道:“这是什么汤?感觉像是大补之物,很好喝的样子啊!用来对付石少坚,会不会有点浪费了?”

    张敬对这玩意儿有印象。

    听见这两人瓜皮的话语,笑眯眯地道:“觉得浪费吗?没关系,制作百宝汤的时候,会熬煮大锅,到时候你们可以人吃上几大碗,绝对管够!”

    ~

    出了命案,而且还是被吸干血而死,疑似是僵尸作案。

    不管这件事是否是石坚父子所为,张敬都要去看看。

    “尸体现在在哪里?”

    张敬问道。

    “衙门放着呢!”

    常威擦了把汗水。

    “走吧,去衙门看看!”

    张敬立即起身,和常威起朝着衙门赶去。

    然而等赶到的时候,发现九叔、蔗姑、才、秋生已经比张敬先步赶到了。

    因为这几具干尸是镇上居民在处偏僻的小巷子里发现的,所以已经在镇上造成了不小的轰动,搞得人心惶惶的,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甚至危机感意识强烈点的,现在都直奔米店、菜市场,开始抢购糯米、黑狗血之类预防僵尸的东西。

    九叔几人正在镇上逛街买东西,自然听到了消息。

    “师叔。”张敬上前打着招呼。

    “来了。”九叔点点头,随即看向阿威,问道:“队长,这些受害者的身份都是谁,你查清楚了没有?”

    “暂时还没有查清楚。这些人都不是咱们镇上的,没人认识。现在就在查,是不是从其他地方,路过咱们任家镇被僵尸害了。”常威解释道。

    “这些人不是被僵尸咬的。”九叔摇头道。

    “不是被僵尸咬的?难道还有人会吸食鲜血?”常威瞪大眼睛,十分震惊。

    九叔指了指几具尸体上的脑袋:“如果是僵尸咬人,你觉得它咬了后还会在尸体上画符咒吗?”

    “额……”常威被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几具尸体说起来的确是很古怪,死后他们竟然被画了脸的蓝色诡异符咒!

    常威他们开始也没多想,看见被吸血直接就想到了僵尸,没想太深。

    现在经过九叔这么提醒,才觉得事情不对劲。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