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援兵!

作品:《仙狙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鸟人们还在疯狂地涌过来,疯狂地攻击着,尽管面对作战意志无比坚决的修士们,他们的疯狂进攻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而且逐渐被吸引到距离无尽血河越来越近的地方,战场的心,在他们不知不觉,已经悄然转移了。㈧Δ㈠Δ.ん⒈Zw.但是,鸟人们的数量实在太多,在不要命的攻击下,他们竟然成功地拖住了这支战斗力强大、却人数不多的小队的前进度。

    就在络腮胡现这点时,他们距离修士大队,已经隔了数千里的距离,周围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鸟人。鸟人们尖叫着,次又次向他们动集团冲击。更要命的是,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围在这只小小队伍周围的,已经没有两翼和四翼的低阶鸟人,数以百万计的鸟人,最低的也长着六只翅膀,另外还有数万只翼鸟人,上千十翼鸟人,甚至,目前见过的最高阶的十二翼鸟人,也出现了三只!

    根据往常的经验,六翼鸟人,战斗力已经有和真仙初期修士大致相当,翼鸟人则相当于天仙初期,十翼鸟人,已经能与金仙初期修士抗衡而不落下风,而那些长着十二只翅膀的鸟人,已经相当于介乎金仙巅峰、玄仙初期之间的实力。

    也就是说,这支千人左右的队伍,已经陷入数百万真仙、数万天仙、上千个金仙,以及三个金仙巅峰以上高手的重重包围之!

    鸟人们的战斗技能和招数有限,尤其是翼以下鸟人,基本没有什么灵智,只靠着本能战斗,和仙界大多数妖兽也差不多,就算有真仙天仙的实力,也并不特别难以对付,基本上个天仙修士,单独对阵,击杀上千只六翼鸟人完全不成问题,就算是对上百来个翼鸟人,也有战之力。

    但是,当数百万六翼以上鸟人铺天盖地地涌过来,展开他们不要命的集团攻击,就已经完全不能用单个战斗力来衡量了,那已经完全因量变引起了质变,远远过了修士们所能够承受的极限,更何况,还有上千只灵智已开、显露出几分狡猾的、实力堪比几年初期修士的十翼鸟人,以及三只十二翼鸟人,在边虎视眈眈!

    但是,没有人退缩,没有人显露出半分畏惧之意。看着黑压压连成片的鸟人,他们竟然和络腮胡老六样,露出没心没肺的笑容。

    “来吧,该死的鸟人们!”个年轻的修士叫起来,飞剑脱手飞出,在半空画出耀眼的彩虹,飞快地急刺着,大片大片的鸟人在飞剑的攻击下,尖叫着爆裂。

    这是整个队伍,修为最低、年纪最小的个修士,修为只有天仙后期,年龄也只有不到千岁。在仙界,这样的年龄、这样的修为,已经算得上惊才绝艳,但在老窝,尤其是在这支千人左右的队伍,他却是最不起眼的哪个。

    但现在,他怒吼着,本命飞剑在鸟人阵风驰电掣,肆意斩杀,手上的灵力攻击,波又波出去,千百只六翼翼鸟人,纷纷从空跌落。

    “来啊,来啊,你们这帮傻鸟!”只有天仙后期修为的他,从胸腔迸出阵阵怒吼,时间竟然成了整支队伍的先锋!

    半空的鸟人,出凄厉的尖叫,向他疯狂地攻击过来,数千道威力巨大的白色光剑,组成威力巨大的巨大光柱,从天而降,笔直地向他头顶罩落下来。

    面对这威力无俦的剑,这天仙竟然不闪不避,伸手指,飞剑冲着个十翼鸟人闪电般刺过去,身体却迎着耀眼的白光,正面顶上去。

    “妈的,想杀老子!”天仙大叫着,“老子弄死你!”

    “小齐!”眼见巨大的光剑就要轰到这年轻天仙身上,络腮胡大喝声,手道乌光闪过,半空那个十翼鸟人顿时爆炸开来,而道无形的灵力在天仙身上转带,就将他生生扯到自己身边。

    就在同瞬间,队伍唯的玄仙高手冷哼声,澎湃的灵力直接迎上那巨大的光柱。

    “轰”声巨响,光柱瞬间消散,变成片光的碎片,联手出这击的数千只翼鸟人,在空轰然爆炸。但那道澎湃的灵力竟然完全没有收到阻拦般,直接冲向周围数百只十翼鸟人。

    连串霹雳般的轰鸣声响起,那数百只十翼鸟人躲闪不及,竟然同时凌空爆开,纷飞的羽毛化成片片光点,消失在虚空之。威力所及,那三个十二翼鸟人不敢直撄其锋,煽动长达百丈的十二只翅膀,飞快地闪到边。这股灵力直接冲到他们身后,直接在十翼鸟人群爆炸开来。

    轰声震天巨响,又是上百只十翼鸟人被彻底轰成碎片。

    直到这时候,玄仙出的灵力,才彻底在空消失。这番出手,尽有如斯威力!

    “妈的以后再不要命地瞎冲,看老子怎么收拾你!”络腮胡手乌光闪动,疯狂地收割着六翼翼鸟人的生命,嘴里大声对那个年轻修士叫嚷着,“想要多杀几个鸟人,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干好该你干的活儿,好好保住你的命!”

    对这劈头盖脸的训斥,那天仙修士丝毫没有感到没面子,大喊声:“知道了!”空飞剑轻轻转,冲进六翼鸟人阵,疯狂地刺击起来。

    “变二十星宿大阵!”玄仙期修士猛然出掌,将空鸟人群轰出大片空白,嘴里大叫着,“金仙以下,站央钧天位,其他人,按日常演练布阵!”

    刚才那掌轰出的大片空白,只是持续了不到息时间,就迅被疯狂地从虚空涌出的鸟人填满,但就是这不到息时间,近千修士眼花缭乱地阵交叉换位,二十星宿大阵瞬间成型。

    苍龙连蜷于左,白虎猛据于右,朱雀奋翼于前,灵龟蜷于后,四方四象各归其位,形成了个暗合周天星宿的圆形大阵,开始向外猛烈突击突击。

    这时候的玄仙修士,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居于队伍央,而是占据了柳土獐位,朱雀七宿的“鸟嘴”最突前位置。在他身边,是七个金仙巅峰修士,共同组成了个弯曲的鸟嘴。

    这个修为最高的修士,马当先,率领着整支队伍,向无尽血河方向奋勇冲杀。而修为还未达到金仙境界的修士,则被重重保护在间偏后的位置,他们周围,是个又个金仙纵横来去。

    “今日,就让这些鸟人好好见识见识仙界阵法的玄妙!”玄仙大叫声,队伍步步,向着既定目标,无比坚决地攻击前进。

    将近百个金仙联合在起,其威力就算称不上毁天灭地,也足以翻江倒海了,整支队伍缓缓旋转变化,法宝的光华变得愈灿烂,灵力的轰击变得越威猛起来。在当头玄仙的带领下,二十星宿大阵近千修士同时出手,每次出击,都有上万甚至数万、十万鸟人,凌空爆炸开来。时之间,这支队伍竟硬生生向前突进了上百里远,天空的鸟人群惊叫着躲避,空出大片大片的空白。

    个十二翼鸟人厉声尖叫起来,声音充满了愤怒。随着他的尖叫,越来越多的鸟人从周围源源不绝地冲过来,迎着修士们法宝的光华,不要命地攻击着,封堵着。

    这次,围过来的鸟人,竟然已经是以翼鸟人为主,数十万上百万的翼鸟人,每只的体型都将近百丈,光剑又粗又长,威力何止过那些六翼鸟人千倍!再加上越来越多的十翼鸟人,在他们的疯狂攻击下,这支千人队伍的压力陡然大增,前进的步伐不可避免地慢了下来。

    条条人影,在圆形的阵法纵横,团团白光在空爆炸,道道光华与巨大的白色光剑对撞,出惊天动地的轰鸣。

    修士的本命法宝尽管威力巨大,质地坚韧,但在次又次的轰然对撞,开始不可避免地出现损伤。这些法宝与他们的神识相连,就算点点丝般的裂痕,都让他们心神阵巨震,米粒大小的点缺口,都会让他们识海产生深入骨髓的剧痛。

    渐渐地,有人开始站立不稳,有人开始吐血,有人开始蜷缩成团,有人开始扑倒在地,再也无法站起来。

    半个时辰之内,在这条路上,已经倒下了十三位修士,三个金仙,是个天仙,流尽了他们最后滴鲜血。他们的鲜血洒在大地上,赭红色的地面上,开始变得深红,看上去,那么惊心动魄,那么痛入心扉。

    原来越多的高阶鸟人,扇动着他们巨大的光翼,向这个方向蜂拥而来,队伍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了。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人叫声疼,没有任何个人出惨烈的呼叫,更没有个人退缩哪怕步。从他们嘴里出来的,永远是响彻云霄的喊杀声,从他们手里出的,永远是全力的攻击,他们的脚步,还是那样坚定,哪怕是只能前进寸,这寸的方向,也是永远向前,朝着无尽血河的方向,攻击,再攻击!

    “敬长老,我们去接应他们吧!”面白无须的“老七”飞剑在空攒刺,大片大片鸟人从空跌落,爆炸。但他完全顾不上观看点算自己的战果,嘴里大声叫着,脸上片焦急,目光直停留远方数千里外。

    那里,就算是金仙后期的修为,也已经无法用肉眼看到。但他知道,那里有他的兄弟,还有数不清的金仙级高手。他能看得到,越来越多的高等级鸟人,正在拼命地向那个方向扑过去,他的神识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带正爆着无比惨烈的战斗,那直冲霄汉的呐喊声,那不断爆出来的巨大灵力波动,那不停闪过的耀眼刺目的白光,就算隔了几千里,也让他感到强烈的震撼。

    敬秋阳沉吟着。

    他的修为不知道比老七高了多少倍,他的感知能力也不知道比老七强了多少倍,他清楚地知道,那里究竟在生着什么。而自己的周围,甚至整个战场上,都在生着什么。

    他已经清楚地感觉到,随着越来越多的翼、乃至十翼鸟人向那个方向扑过去,其他方向上的高等级鸟人,已经明显减少,面临的鸟人数量虽然依旧无穷无尽,但压力其实已经有所减少,各个修士集团的前进度,无形加快了不少,至少有过十万修士,已经抵达了无尽血河点的平原地区,还有更多的修士,正在加快脚步,从两侧向无尽血河突进。

    而在上百万修士的队伍,最后的那片区域,高等级鸟人正越来越多,攻击的威力正变得越来越强,那只不到千人的队伍,就仿佛汪洋大海的叶独木小舟,在惊涛骇浪漂浮着,冲击着,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如果这时候派更多人返回去救援,无疑会使这些人重新陷入重围之,踏进更加严酷的战斗之,带来更多的损失。更重要的是,如果这样做,会不会坏了雷动的计划?

    虽然不知道雷动为什么要让所有人都向无尽血河集,但敬秋阳却有种本能的直觉:雷动定会有办法,在那个地方彻底解决掉眼前的困难。

    但是,就这么任那些人独立突围,却不加以救援?要知道,那可是将近百个金仙,是自己这边的顶尖战力,就算是实力雄厚、高手众多的老窝,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损失!而他们现在已经深陷重围,濒临绝境,随时都有支撑不住的危险!

    救,还是不救?

    巨大的问题,撑得敬秋阳的脑袋都要炸开了。

    但就在这时候,阵爆豆般的脆响连成片,突然传进了敬秋阳的耳朵。那响声很陌生,也并不特别大,却密集得听不出点儿,随着着密集的声音,波又波只有三寸长短的黑色物体,像乌云,像惊涛,疯狂地钻进半空的鸟人群。

    “轰轰轰”阵连成片的巨响,鸟人们的身体纷纷炸开,连尖叫都来不及出声,就炸得粉碎,变成片片白光。

    敬秋阳霍然回头,身后,左右三个方向上,分别冲过来支小小的队伍。

    这些队伍每支都只有百人左右,他们穿着古怪的衣服,怀里抱着几尺长的棍子样的武器。那武器口上,正疯狂地喷吐着团团的火舌。那爆豆般的脆响,就是这从来没有见过的“法宝”出来的。而随着这团团火焰闪过,鸟人们成群成群地爆炸消失,遮天蔽日的鸟人阵,瞬间就出现了几片触目惊心的巨大空白。

    “这是什么?”敬秋阳又是惊喜又是疑惑的表情,阵惊天的欢呼猛然爆,在整个战场上冲天而起,直冲云霄,震耳欲聋——

    “援兵到了!”(。)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