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一更)

作品:《剑中仙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第百九十三章 波未平,波又起(第更)

    “住手!”

    其他几人,此刻才喝出声来o

    蹉跎道人身影微闪了两下,将宋舍得和方骏眉接住o

    顾惜今则是以个飞快的速度,掠了出去,掌拍出,金芒爆闪而起o

    砰!

    声闷响之后,令狐进酒长剑脱手而去,自己也重重声,砸在了大殿外的广场上o

    ……

    “令狐进酒,事情尚未搞清楚,你怎可就出手,况且就算方骏眉真的杀了任平生,也自有门规处置o”

    顾惜今掌击退令狐进酒之后,背负着双手,神色从容平静的说道o

    令狐进酒倒在地上,嘴角有丝鲜血逸出,目光阴森森的看了顾惜今眼,又狠狠盯向方骏眉,仿佛要把他吞了般o

    那眼神,看的所有人又是楞,完全想不出来令狐进酒对方骏眉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恨意o

    “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可说的o”

    令狐进酒站直身子,声音阴沉沉的道了句,朝殿走来,与顾惜今擦肩而过的时候,连顾惜今都感觉到阴风扫过o

    唰!

    范兰舟此刻,也到了殿门口,目光穿过殿门,与方骏眉对视了眼,无法言语的复杂o

    与顾惜今微微点头之后,二人走进殿o

    破空之声,从其他不同的方向里响起o

    很快,陆陆续续又有人来,是其他几峰的峰主,和些内门弟子,大殿很快就站了二三十人o

    ……

    “说吧,先告诉我们,任平生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天河道人没有直等下去,很快又凝视着方骏眉,目光锐利如剑的问道,似乎要洞穿进他的灵魂,说完又道:“勿要跟我玩花样,我想你该听说了,有人亲眼看到你杀了任平生o”

    众人目光,再次齐唰唰的落在方骏眉的身上o

    大殿之,寂静如死o

    方骏眉吁了口气,声音明明极轻,但落在所有人的耳朵里,却仿佛狂风啸过般的清晰o所有人都听的出来,这件事情,不是空穴来风o

    “是我杀的o”

    方骏眉淡淡说道o

    此言出,殿片抽凉气的声音,个个看向方骏眉的目光,复杂起来o

    桃源剑派里,或许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师兄弟之间残杀的事情,但像方骏眉这样,被人抓了个现行,又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恐怕就是数千年来的头遭了o

    蹉跎道人和范兰舟,步调极其致的闭了闭眼睛,面上血色,退去了大层o而令狐进酒眼,已经又是片爆怒之色翻滚了起来,气息浮荡o

    唰!

    还是顾惜今反应最快,唰的下,就来到了他的身边,把按住肩膀之后,手指飞点,封锁他的元神法力o

    但这拦不住令狐进酒,猛的挣扎了下,此人直接冲了出去o

    砰——

    重重脚,踹在方骏眉的肋上,将他踹倒在地o

    呼——

    野兽般的喘息声起,令狐进酒骑到方骏眉的身上,拳头仿佛雨点样砸了下来o

    “方骏眉,你他妈的混蛋,你竟然杀了平生!”

    令狐进酒边打,边已经泪流满面,泪水几乎是决堤样汹涌而出o

    个大男人,哭的像孩子样,样子也颇令人动容,所有人都看的出来,他和任平生的关系定极好,也是真的为他的死伤心o

    这刻,竟没有谁在上去拦阻o

    知道内情的宋舍得,自然是要冲上来拉住令狐进酒,不过他才动,就发现不知是谁释放出来的威压,已经死死的落在他的身上,将他镇压住,令他无法动弹o

    “住手,住手,骏眉是有苦衷的,而且那根本就是个误杀o”

    宋舍得大喊起来o

    可惜无人理会,或许在此刻,不少人也觉得,是该给方骏眉些苦头吃吃的o

    “你知不知道,我把平生当亲弟弟样看,指点他修炼,教导他做人,带他出去历练,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为什么?”

    令狐进酒仿佛失了孤的疯虎,拳接着拳的打向方骏眉,没会的功夫,就把方骏眉打的鼻青脸肿,耳鼻出血o

    他并非是逆来顺受的懦弱性子,但看着令狐进酒那老泪纵横的样子,心大概也能体会到他的悲痛,便没有反抗,打便打几下吧o

    不过即使如此,还是有愤懑之情,涌起堵塞在他的心里o

    谁又知道,他为了追踪唐杞,找到任平生,连炎公的机缘都舍弃了,甚至连秦衣仙都可能已经被杀了o

    而这切,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

    拳拳之声,怒问之声,在大殿传荡o

    这刻,似乎是所有人,都站在了令狐进酒这边o连蹉跎道人和范兰舟,也没有说什么o

    令狐进酒的性子或许偏激o

    但他对任平生的的情感是真挚的o

    若是杨小慢在,看到方骏眉被令狐进酒这样暴打,恐怕是要哭的稀里哗啦,又左右为难的o

    可惜她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到现在还没有回来o

    ……

    “够了!”

    眼看着方骏眉渐渐被打的有些不成人形,满面满身的鲜血,天河道人终于喊停o

    顾惜今上前,把二人分了开来o

    令狐进酒已经喘的不像样子,长发散乱,看向方骏眉的目光里,依旧有仇恨之色o

    至于方骏眉,则是抱着小腹,蜷缩在地上,鲜血溅红了白衣,面上青块紫块,也是血迹斑斑o

    “骏眉,你怎么样?”

    宋舍得此刻,感觉到落在身上的威压,散而空,连忙掠了出去,喂了几粒丹药给他,又为他输入法力疗伤o

    这个老家伙,竟然也是眼眶里有泪花打转,神色悲愤,当然不是为任平生o

    说起来也是奇怪,此时此刻,宋舍得这个家伙,表现的竟比不动峰的几人,更像是嫡系的师兄,或许当年,方骏眉该拜入的,就不是不动峰,而是药王峰o

    令狐进酒看着他们二人的样子,不知道想到什么,目光里闪过阴冷之色o

    ……

    “无妨o”

    方骏眉咬牙切齿,抽着凉气的道了句o

    虽然令狐进酒已经被封锁了法力,但方骏眉法力同样被封锁,便如同两个凡人汉子打架,个被另个狠揍,也是能够打到重伤甚至死人的o

    挣扎着站了起来,歪歪倒倒o

    “师兄先回去吧,此事我自己来处理o”

    方骏眉不欲连累宋舍得,轻声道了句o

    宋舍得想了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回自己的位置上o

    “方骏眉,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并说出来吧,若是没有,休怪我拿门规来处置你了o”

    天河道人看着他道o

    方骏眉抹了把嘴角的鲜血,顶着众人的目光,将任平生和唐杞勾结,掳掠凡人,取其骸骨之精炼丹的事情道来o

    才说了半,令狐进酒已经怒喝起来o

    “你胡说!平生的性子,我最了解,他是那么嫉恶如仇,怎么可能跟魔道的修士勾结在起,做出这种事情来?”

    令狐进酒万个不会相信,若非顾惜今拦着,保管又是上来将方骏眉顿暴揍o

    但蹉跎道人和范兰舟,却在此刻交换了记眼色,沉思起来,若是任平生没有堕落,那么他是如何从那个魔道修士的手里逃脱性命,就又成了个疑问了o

    其他修士,则是半信半疑o

    “方骏眉,接着说o”

    天河道人再道,声音平静起来o

    方骏眉继续道来,没有提秦衣仙的名字,只说得到位道友路相助,追进了极寒之地里o

    说到最后,任平生和那唐杞丹成逃走,自己从风雪狂鹫的手里,救下任平生,他却又逃了,令狐进酒又次怒斥起来o

    “放你的狗屁,你自己跟乱世家族的小魔头勾结在起,还敢冤枉平生?”

    令狐进酒开始捅旧事,但这桩旧事,认真论起来,顾惜今不光知道,甚至也算起勾结过,说不定天河道人早已经知道,方骏眉才没有什么可担心的o

    转过头来,凝视着对方,方骏眉道:“令狐师兄,平生的性子,你该比我更清楚,他原本就有些偏激,在你的教导下,恐怕早就变成更加的不问是非,只问道魔出身,这样的人,旦走上歧路,作起恶来,比任何人都更加可怕o”

    声音铮铮如铁,目光里正气凛然o

    话说的虽然是任平生,但又何尝不是令狐进酒o

    ……

    蹉跎道人和范兰舟,望向这对师兄弟的目光,无限复杂起来,范兰舟是首次知道,方骏眉和令狐进酒,已经闹翻到了如此地步o

    令狐进酒被他这样当面挑穿,顿时有种被戳什么般的感觉,瞳孔急凝,面色阵青阵白o

    “……好好好,你倒是分的清正邪是非,那我来问你,你当年把萧**杀了,这桩事情,是正是邪,是是是非?你以为你自己作下的恶事,就没人知道吗?”

    令狐进酒指着方骏眉的鼻子喝问o

    众人闻言,又是震o

    任平生的事情还没搞清楚,又是桩旧事被翻了出来,当年的萧**,难道竟然也是方骏眉杀的?

    这真是波未平,波又起o

    大殿之,死寂到只有令狐进酒的喘息之声o

    ……

    方骏眉和宋舍得,全都听的目瞪口呆,混身冰凉,当年那桩事情,竟然被令狐进酒看见了?

    l;kg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