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K小说网 >> 我是至尊最新章节目录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御书房的画【第五更!】

第一百四十四章 御书房的画【第五更!】

作者:风凌天下 | 加入书签
16K小说网欢迎您,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16kxsw.com,使用手机阅读请记住域名:http://m.16kxsw.com,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我是至尊最新章节...
    一连串的催促,一直到轿子快要接近皇宫,老元帅那急促的喘息,才终于有了一点平息。

    “小子,我最后问你一遍。这件事情,可是真的”秋剑寒严肃的看着云扬:“现在还没进皇宫,还来得及,尚有转圜余地。但一旦进了皇宫,若是有任何的纰漏你这条小命,可就无论如何也都是没有了”

    “小侄虽然纨绔,但这是是非非的大事,关系国运的大事,怎么会撒谎胡闹,此事断然不假。”云扬义正言辞。

    “别提纨绔”秋剑寒一脸头疼。

    一遇到什么事情,这货就将纨绔这两个字先扣在他自己头上,仿佛那是最佳凭仗一般。

    真真是够了

    纨绔就这么好使么

    你以为老夫看不出来你是装纨绔

    砰地一声在云扬屁股上踢一脚:“少废话跟老子进去”

    老元帅何等身份,他前来面君,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

    在通报之后,两人顺顺利利地来到了御书房。

    只看到皇帝陛下明黄色的身影,正站在玉唐帝国疆域图前,手中拿着一本奏折,眉头紧皱、气氛沉重。

    “老秋来了啊。”看到秋剑寒进来,皇帝陛下一如既往的没有什么架子,先是叹了一口气,直接开始诉苦道:“河东洪水肆虐,愈百万人口流离失所,老秋啊,看来情况”

    说到这里才看到云扬也跟着进来了,不由一怔,道:“你也来啦。”

    云扬闻言状似吓了一跳,做出极度意外的表情:“这玉伯伯呃陛下这个”

    老元帅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怒道:“还在装好好说话说人话”

    皇帝陛下哈哈的笑起来,一摆手,道:“都不是外人,何妨说些家常话,来人,赐座。”

    看到两人安稳的坐下,皇帝陛下自己却站了起来,皱着眉头:“这次河东大水当真是突如其来,实在是太突然了,无从应对啊”

    “老龙江突然间洪水肆虐,多半与前段时间的连场暴雨有关;水势一涨再涨,终于导致溃提,彼端三十六县受灾,诚为天灾”老元帅也是叹了口气:“然而对于帝国来说,这场天灾却是雪上加霜,帝国户部那边怎么说,可给出对应的章程了吗”

    “能有什么章程不外称国库已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罢了”

    皇帝陛下用手揉了揉眉心,深深叹息:“现在国库仅余三百万两银子,可是这些,原本是准备用来发放东疆将士的赏金这其中还包括了不少的军饷。甚至光是犒赏,便已远远不足,更遑论其他。”

    “户部提出,若是要迅速平息水患,稳定人心,就需先将这部分银两挪为赈灾之用。暂且不犒劳三军先来救助数百万灾民;然而即便如此,也是杯水车薪,远远不足”

    老元帅一双剑眉猛的皱了起来。忍不住说道:“陛下,此举万万不可,将士在前方流血厮杀,为国征战,百死一生;若是连基本的赏赐抚恤都没有,甚至连军饷都支付不足,岂不是寒了将士们的心彼时战场之上,谁肯尽力,又有谁肯卖命陛下还请三思。”

    皇帝陛下再次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道:“朕自然知道此节,只不过,现在委实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光户部那边这么说,朕也只能这么说”

    秋剑寒的眉头更紧,眼看着皇帝陛下,心下更加觉得不对劲。

    皇帝陛下向来都是铁腕手段,雷厉风行,以往遇到这种事,解决方式果决明快,总有手段令到满朝文武就范。

    但这一次的应对手段为何如此软弱

    甚至是力有未逮,徒叹奈何的款

    “朕也知道,如此强行征取,会令将士冷心,但事急从权,解决水患之事迫在眉睫或者,想个名目手段,却也不是什么难事。”皇帝陛下用手揉着眉心,倍显心烦意乱:“只不过,朕却又实在是不想那么做太麻烦了”

    老元帅与皇帝陛下在谈话。

    云扬则是从一开始进来,就自顾自地四下里打量着御书房。

    这间御书房,作为一个皇帝陛下批阅奏折乃至召集亲近大臣议事的所在来说,实在是太平常。

    几乎没有任何装饰。

    以至于云扬在刚刚进来的时候,一共就只看到了两幅画。

    一幅画在皇帝陛下椅子左侧墙壁上,那是一副风云雷电水火奔涌大地翻腾的景象;看起来,似乎是氛围怪异,天地气象异状一股脑的同步出现,宛如世界末日。

    但云扬知道,这幅画,代表的乃是九尊,真实喻义不外是九尊降世,聚首玉唐而已。

    皇帝陛下竟然将九尊的画像放在了这里

    这不禁让云扬心下陡然一震。

    至于另外一幅画,则是在皇帝陛下座椅身后,可是这幅画,让云扬久久的凝视,几乎不愿意移开眼睛。

    画上景象,明显就是在这御书房之中,一个青年长身玉立,双手负后,微微抬头,眼睛凝视远方。

    此人一身明黄色的衣袍,上面还绣有几条张牙舞爪的金龙。

    令到那画面中的青年更平添了几分尊贵之气。

    青年的脸庞线条柔和中带着刚强,眼神深邃,有些沉思的忧虑,似乎看到了天下苍生的苦楚,流溢着清晰的怜悯之意。

    明黄色袍服、犹有金龙探爪,这分明是太子服色

    画中之人是当今太子

    但画像上的人,却又分明不是太子,太子自己是见过的,云扬可以断言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但也不知道怎地,明明就没有见过这个人的云扬,却莫名的感觉到,这个人与自己,意外的熟悉似乎,有一种融入血脉一般的亲切感觉

    尤其是那双眼睛。

    似乎看进了自己心里。

    云扬看着看着,只感觉自己心跳越来越是加速,眼前,不自觉的泛起几许朦胧,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油然升起。

    脑海中,蓦然一道闪电劈闪而过。

    云扬突然想起来,那一日,自己重伤垂死之际

    却在昏迷中,似乎在一条路上,看到了几个哥哥。

    其中为首的,正是老大土尊。

    当时他没有戴面具。

    他就那么看着自己,满眼尽是怜爱和悲悯,以及,对兄弟的宠溺信任,然后,就是一脚踢在自己身上,骂道:“滚回去以后永远也不要来”

    他的脸庞,他的神韵,他的目光,表情,竟与这张画上所绘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老大”云扬心中一阵翻腾,两个字,从心中冒了出来。

    只感觉瞬间心痛如绞,突然间喉头一甜,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老元帅与皇帝陛下正在皱着眉头谈事情,蓦然听见身边哇的一声乍响,循声看去,却是云扬的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两人见状自然是齐齐大吃一惊,定睛细一看之下,只见云扬一张脸恍如金纸,身子摇摇欲坠。

    老元帅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扶住,皇帝陛下也是吃了一惊,道:“这孩子这是怎么了”

    秋剑寒叹了口气:“这小家伙,前些日子不知道怎么地,练功走火入魔;差点儿就过去了,接连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不省人事,这是刚能动了没几天,想必还没好利索,又牵动了之前的旧疾”

    皇帝陛下关切道:“没事吧”

    “我没事。”云扬换过一口气,苦笑了一下,运功恢复片刻,道:“陛下不必担心,刚才只不过是偶然引动了经脉失调,触动了宿疾积蓄于体内的淤血,一时间没有忍住,污了陛下书房,还请陛下恕罪。”

    “哎,有伤在身,何罪之有。”皇帝陛下不以为意的摆摆手:“不过你这孩子也真是的,这么重的伤不好好在家里休养,还到处跑干什么等下我传御医给你仔细瞧瞧,可别落下病根”

    云扬咧嘴笑了笑:“性子就是坐不住,呵呵”

    翻腾的气血此际已经压了下去,不好看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血色;唯有心底的惊涛骇浪,却始终没有平复。

    那是老大的画像

    那是土尊的画像

    但是土尊的画像,又怎么会挂在这里更有甚者,大哥怎么会穿着太子的袍服

    云扬只感觉脑海中好似宇宙爆炸一般,心中隐隐的猜到了几分,却是说什么也感觉不对。

    看着皇帝陛下与画像上八成相似的面容

    云扬心中一片激流涌动,再难以平息。

    老元帅奇怪地看了一眼云扬,看到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咳嗽一声。

    今天进宫,本来就是因为这家伙提供的情报,正指望他自己开口说话打破谜团呢,结果进到皇宫关键时刻居然哑巴了

    老子废了这么大的劲带你进皇宫,这裤子都脱了,你就让老子看这个

    云扬咳嗽一声,勉强收回思绪,看了一眼秋剑寒,眼神示意。

    秋剑寒只感觉自己的肚子在他这一眼看过来之后险险没气爆炸了。

    敢情这混蛋之前的话一句竟是什么都没听见

    老夫在这里扯皮半天,就只是浪费了几口唾沫

    此际若不是在御书房,秋老元帅感觉自己绝对会把这小子直接按住,扒下裤子,狠狠地打一顿屁股打不烂屁股,那都是断断无法出气的。

    apt第六更现在有五百多字,我抓紧时间写哈。apgt

    欢迎来到16K小说网!您要是看累了《我是至尊》就请:[ 加入书签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