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光环笼罩

作品:《正牌美女总裁

    死般的沉寂持续了约莫十分钟,克兰因冲秦素娥看了眼,意思是,要不你开口说几句呢?

    秦素娥轻咳声,走到李正阳身前,轻声道:“老大,纵然这样的话说出来可能让你无法接受,不过我还是要说,你是个幸福的人,你有群愿意为你赴汤蹈火的弟兄。”

    李正阳黑着脸,没好气的道:“知道劳资无法接受你还说?”

    秦素娥抿嘴笑:“既然木已成舟,我觉得你现在需要做的不是发脾气,而是好好想想应该具体怎么布置,别说莉莉丝,即便是我,现在要我退出战斗也绝不可能,对方都出刀了,我们没有理由不亮剑!”

    李正阳紧锁着眉头,坐在简陋的沙发上,无奈的翻起资料。

    克兰因咽了口唾沫,终于发声了:“尊敬的阁下,没有伤亡的战争永远是梦想,在敌人咄咄逼人的情况下,退却意味着灾难,您之所以如此愤慨让弟兄们撤离......”

    “闭嘴!”李正阳大手挥,从牙缝蹦出两个字来。

    克兰因哆嗦,头立马就耷拉下去。

    李正阳点燃根香烟,低头思索许久后,问道:“克兰因,告诉我,对方放在暗月总部的人手有多少?”

    克兰因想了想,沉声回道:“我们迎接的,至少是个半武门武者的强悍冲击。”

    “如果我不在这里,换句话说,在另个地方,对方会分散多少人马?”李正阳蹙着眉头问道。

    “至少半个武门!”克兰因无比笃定的道。

    “为什么?”李正阳很是不解,“劳资即便帅,他们也不能这么追星!”

    克兰因咽了口唾沫,小声道:“尊敬的阁下,端木家的靠山青剑门,跟你有深仇大恨,除了巨大的收益驱使,针对你的复仇也是他们愿意加入此次行动的理由。”

    李正阳眨巴着眼,很无辜的道:“什么青剑门,劳资压根就没听过,话说这仇恨的种子到底怎么种下的?”

    克兰因赶紧将后面的份资料抽出,在李正阳面前翻开:“尊敬的阁下,您不仅得罪了武门,还将武门得罪得死死的。”

    李正阳将资料翻开看,差点吐血:“你说这家伙是现任青剑门长老彭田的哥哥?”

    “是的,尊敬的阁下,彭源的弟弟在青剑门外门混的相当不错,根据种种情报推测,出现在通阳,就是在等彭田,想跟其他家族样,从武门获取支持,遗憾的是,彭田没去,而你,却到了。”

    李正阳面部肌肉阵颤抖,朝克兰因瞟了眼,很是受伤:“你的意思是说,公孙羽牛逼哄哄出现在通阳,最主要不是找我的麻烦?”

    “肯定不是,尊敬的阁下,您跟公孙羽交过手,应该清楚此人并不是那么简单。”克兰因偷偷瞟了李正阳眼,深觉首领实在太猛,十大家族后起之秀,公孙羽也应该算比较拔尖的,首先就被他灭了,之后西门家又出了个西门荣,挂了,独孤欢憋不住终于蹦跶出来,并且出场方式很惊艳,可是貌似下场......似乎也不会太好。

    “确实不简单,就是容易脑抽,我真没打算杀他,其实我是个老实本分的人,最讨厌的就是打打杀杀,这点,地球人都知道。”李正阳双手摊,很无辜的道。

    克兰因咽了口唾沫,没好意思接腔。

    这货也他吗太不要脸了,你没打算杀人家,难道人家还能自个儿抹脖子?你老实?你若老实了,公孙家抽筋了找你麻烦,欧阳家抽筋了跟你过不去,独孤家和端木家脑子山洪爆发了,要合着伙搞你?还讨厌打打杀杀,这场战斗结束,哪还有十大家族!秦素娥轻咳声,沉声道:“我觉得我们的话题应该围绕如何布防和反击,而不是探讨公孙羽的死你是否负责。”

    “显然布置战术绝非我的特长,当然我也不准备呆在这里,因为我已经报了京都国际赛车邀请赛。”李正阳见秦素娥和克兰因好像看外星生物般看着自己,耸耸肩膀,双手摊,笑道,“越是紧张的时候越要放松,你们可能不知道,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名地下赛车手,非常非常有名的地下赛车手,对于赛车,我有着非同寻常的热情。”

    你是赛车手?不,你是装逼惯犯!秦素娥俏脸阵通红,深觉李正阳真不是个东西,正色道:“你去参加京都国际赛车邀请赛?老天,难道要我们开着跑车跟你屁股后面保护?对不起,我的驾驶技术并不好,驾照还是花钱买的,我想暗月队员也没那个水准陪你这么玩儿。”

    克兰因唰的声站起来:“首领,你必须呆在这里,哪都不许去。”

    李正阳抬头瞟了眼克兰因:“个人觉得你将彭田以及部属的详细资料交给我,要比在这里强烈抗议有意义的多。”

    “首领,你这是自杀!”克兰因没莉莉丝那么牛逼,敢于公然违抗李正阳的命令,于是有些口不择言,“我要立即向莉莉丝阁下汇报。”

    不提这个李正阳还不生气,提他就火了,拍着桌子道:“他吗的,连你都要反?有本事你跟莉莉丝说去,不听我的话倒罢了,难道还要管住我?最近你们都吃了什么,是不是将豹子胆当糖豆咽了!”

    克兰因浑身哆嗦,急声道:“首领,这些武者过来,就是专门针对你,你单独行动,太危险了。”

    “废话,不针对我,还能是针对你的,你有那么大份量?”李正阳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去,别他吗的啰嗦,以最快的速度将彭田那边的资料整理过来。”

    克兰因很是为难的看了看秦素娥。

    秦素娥自然明白李正阳的意思,不过......李正阳这个想法让她眼睛旋即亮,于是很认真的问道:“李正阳,告诉我你的具体实力。”

    “内力没你深厚,不过悄悄干掉你,问题不大。”李正阳摸着下巴,笑道,“这个答案满意吗?”

    “我没跟你开玩笑!”秦素娥俏脸红,咬着银牙,很是傲娇的道,“我是小仙级阶巅峰武者!”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我的内力也到了小仙级,考虑到我逆天的招数,光明磊落的做事风范以及强悍的战斗欲望,你真不是我的对手!”李正阳从背后抽出弑神,得意洋洋的把玩着,“忘了告诉你,炼制紫玉丹成功后,其实劳资升级了。”

    秦素娥点点头,扭头对有些发呆的克兰因道:“找我调过来的兄弟,将青剑门的武者重点关注,五个小时后,资料整理出来。”

    克兰因犹豫了下,还是有些不放心,嘴巴还没张开,就听李正阳怒气冲冲的道:“再不赶紧滚蛋,脚踹你屁股上,滚蛋!”

    克兰因哦了声,转身刚走,就听李正阳冷冷言道:“京都的战术尽量瞒着莉莉丝,否则劳资剥了你的皮!”

    “我知道了,尊敬的首领。”克兰因点点头,急急忙忙出了别墅。

    秦素娥蹙着眉头,疑惑的看了李正阳许久,无奈的叹了口气:“纵然情感告诉我,你刚才是吹牛皮,可理智告诉我这定是事实,毕竟你以牺牲自己为代价,创造让我各个击破的可能性真没有,那不是高尚,那是傻逼,而你,不可能是傻逼。”

    “知道我的想法就好,只要彭田那边的实力不是太变态,我牵制他们段时间问题不大。”李正阳沉下脸色,无比认真的道,“你要以最快的时间消灭掉这边的敌人,能有多快就有多快,我们真的是跟生命赛跑。”

    秦素娥想了想,问道:“如果对方齐聚全部力量对付你,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跑啊!”李正阳翻了个白眼,对秦素娥道,“我旁边如果有战友,被人围剿做掉的可能性很大,如果孤军奋战,围歼我基本就不可能,话说当年劳资在三个团的围追堵截下还能脱身而出,就青剑门那点战术素养要想抓住劳资干掉劳资,难度不是般的大。”

    “你确定?”秦素娥还是有些担心。

    “当然。”李正阳指着自己的脑袋,牛逼哄哄的道,“你难道没发现我头上老有光环罩着吗?”

    秦素娥摇摇头,不懂李正阳的意思:“从没看见过。”

    “那是你缺少双发现的眼睛,告诉你,我是主角,你见过影视剧主角有几个半路挂掉的?除非编剧和导演都不想活了,人民群众的板砖绝不是吃素的!”李正阳伸了个懒腰,对秦素娥道,“好了,基本作战计划已经拟定,忙活去吧,我洗洗澡休息,多少年没跟国际流的赛车手较量过了,现在想想,周身上下热血沸腾。”

    秦素娥嘴角抖,很认真的道:“如果你真准备牵制他们,要考虑的不是赛车,而是逃跑。”

    “有了车,劳资就是如鱼得水,不想这个想什么?劳资就不信四个轮子还能被两条腿追到。”李正阳抬抬眼皮,脸的傲娇。

    “四个轮子点儿都不可怕,战斗机还能被*打下来呢。”秦素娥毫不客气的朝李正阳头上泼了盆凉水。

    “你的意思是说青剑门有可能用重武器?”李正阳笑得有些尴尬,“他们可是武者啊,用那玩意儿不合适吧?”

    秦素娥白了李正阳眼:“你都准备用大烟花了,别人用用飞弹也不过分啊,我不排除他们不走寻常路的可能性。”

    李正阳叹了口气,摆摆手道:“秦阿姨,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彭田的最终目的不是将我用*干掉,那太不过瘾,复仇嘛,要的就是心理的极度满足,将我玩残废,然后在哥哥的坟前大卸块才过瘾,GUANG的声,渣渣都没了,没意思。”

    “说的也有道理,不过如果我是彭田,定不会那么做,因为对付你这样的人,最好的方式就是用最猛烈的方式彻底消灭,可以用核弹,坚决不用*,可以用*,坚决不用炮弹,否则就是后患无穷,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跟你对敌,多说句话就多分危险。”秦素娥盯着李正阳不住颤抖的老脸,很认真的道,“请不要用如此愤慨的眼神看我,我在陈述个事实,无可辩驳的事实。”

    最毒妇人心啊!李正阳黑着脸道:“你与其思考如何干掉劳资,不如琢磨怎么去更利索的干掉对手,毕竟我不是你的敌人,以后你还得在劳资手底下混日子。”

    秦素娥嫣然笑,转身出了房间。

    “什么东西!”李正阳在秦素娥走后,忿忿然来了句,刚转身,就听秦素娥道,“其实通阳那边的问题,不定有你设想的那么严重,你师娘可是军方的人,得到消息就去了,想必很快就有结果了吧。”